減產大法未能提振油價 歐佩克+還有後手嗎?

2023-12-8 67 12/8

减产大法未能提振油价 欧佩克+还有后手吗?

歐佩克+聯盟對全球石油市場的控制看起來越來越不安全。

智通財經APP注意到,原油交易商對沙特及其盟友11月30日承諾的每日進一步減產90萬桶不以爲然,對其執行情況仍持懷疑態度。儘管該集團在過去一週多次試圖提振市場人氣,但油價已下跌11%,至五個月低點。

石油界一些最具影響力的人物,如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長和俄羅斯副總理,已公開保證,供應限制可能會延續到明年3月以後。俄羅斯總統普京罕見地訪問了利雅得和阿布扎比,以顯示產油國的團結。

交易員們對歐佩克及其盟友能否拿出足夠的減產措施來控制即將出現的過剩表示懷疑。燃料需求增長正在放緩,而競爭對手的供應正在攀升——尤其是來自歐佩克的宿敵——美國頁岩油開採商。

花旗集團大宗商品研究主管Max
Layton表示:“事實證明,市場對歐佩克+的措施非常失望。”這些措施“不足以阻止明年石油平衡的逐漸惡化”。

11月30日宣佈的額外減產要到明年1月纔會生效,歐佩克的行動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影響油價,這是有先例的。今年6月,沙特首次宣佈單方面減產100萬桶/日,但直到7月,油價纔開始持續上漲。

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減少供應並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自三個月前布倫特原油接近每桶100美元以來,油價已暴跌近25%。儘管在經歷了多年的通貨膨脹後,此舉讓消費者和各國央行鬆了一口氣,但它對歐佩克+聯盟的23個國家構成了經濟威脅。週四,紐約原油期貨交易價格接近每桶70美元。

國際能源署(IEA)表示,全球市場明年似乎將進一步疲軟,原因是亞洲的需求受到金融困難的抑制,而世界各地的供應卻在增加。美國原油產量飆升至1300萬桶/天以上的創紀錄水平,今年早些時候歐佩克+對油價的支持使頁岩勘探者重新煥發活力。

桑基研究有限責任公司的創始人Paul Sankey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每個人都開始看空石油,尤其是因爲美國今年的石油產量加快了。”

減產措施混亂

上週,暗淡的前景刺激了歐佩克+集團再次干預,該集團在過去一年中已經將數百萬桶原油排除在市場之外以支撐價格。

然而,最初的價格上漲很快就失敗了,因爲該組織的新產量水平是通過歐佩克+成員國的一系列聲明出現的,沒有通常的正式配額表或總結新聞發佈會來澄清細節。

雖然利雅得承諾將每日減產100萬桶的協議延長至明年3月,但該國沒有提出任何新措施,該國龐大的產能一直是此前協議的基石。相反,大量原油來自伊拉克等國,這些國家在遵守配額方面的記錄參差不齊。

與此同時,俄羅斯繼續掩蓋其確切的義務,稱其供應限制現在將包括減少原油或成品油的出口,後者通常不受歐佩克+的限制。安哥拉在經過幾天的激烈辯論後,完全拒絕了新的配額,並堅稱將盡其所能。

分析師給出了嚴厲的結論。諮詢公司Vanda Insights將該協議稱爲“令人困惑、糾纏不清的爛攤子”,而瑞士寶盛銀行則表示,該協議的“模糊性”可能會將油價拖至70美元。

負面影響

諮詢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總裁、前白宮官員Bob
McNally表示:“這次歐佩克+會議的沉悶景象將在新年前加劇市場的負面情緒。”

這與之前的歐佩克+行動形成鮮明對比,比如創紀錄的每天1000萬桶的供應削減,使價格從歷史性的崩盤中復甦,並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需求崩潰時拯救了石油行業。

當歐佩克+宣佈已成功將快速增長的生產國巴西納入其章程時,市場情緒並沒有改善,只是總統路易斯·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迅速解釋說,他的加入是爲了加速該組織對化石燃料的退出。

在隨後的幾天裏,北約的高級官員努力扭轉局勢。

沙特能源部長阿卜杜勒阿齊茲·本·薩勒曼王子週一表示,由23個國家組成的聯盟“絕對”可以將這些措施延長到明年第一季度之後。他說,承諾的限制措施“將全面實施”,並防止下季度庫存上升,證明該協議的批評者“絕對錯誤”。

在王子發表聲明後,價格最初有所回升,但很快又開始下跌。一天後,俄羅斯副總理亞歷山大·諾瓦克(Alexander
Novak)和阿爾及利亞能源與礦業部長穆罕默德·阿爾卡布(Mohamed Arkab)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但都無濟於事。

蕭條的市場

瑞士寶盛銀行經濟學主管Norbert Ruecker表示:“市場似乎對石油國家信心不大。”由此產生的情緒是“異常沮喪”。

該聯盟計劃在6月份之前不會再次召開會議,而且還沒有確定負責監督削減的有影響力的部長級委員會下次會議的日期。此類會議通常每兩個月舉行一次。

爲了重振萎靡不振的市場,花旗集團推測,歐佩克+可能會在今年年底前召開另一次緊急會議。其他人則在思考它是否會完全改變方向。

Merchant Commodity Fund首席投資官Doug King表示,“歐佩克的戰略看起來很脆弱”,因爲支持油價只是在爲美國頁岩油的熱潮提供資金。Sankey表示,沙特還把客戶讓給了政治對手伊朗,伊朗繞過美國的制裁,將石油產量恢復到五年來的最高水平。

King表示,對該集團來說,一個“更合理的計劃”是打開水龍頭,讓油價像2014年那樣暴跌。他說,這將增加需求,並“有意義地重置頁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