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員工自曝:根本不想去微軟,聯名辭職逼宮只是最後手段

2023-12-9 32 12/9

另一邊,奧特曼的動作也沒停下,在公開活動上表示,OpenAI正在重新思考公司結構,以“”
修復bug

與此同時,OpenAI員工還給這場吃瓜添磚加瓦,爆料說當時用集體辭職逼宮都是虛張聲勢。

我們纔沒興趣去微軟上班呢。

在他們眼中,微軟是傳統公司,而自己作爲OpenAI員工纔是真正改變世界的創新者。

不得不說,OpenAI這場內鬥是徹底把內部各種暗潮洶涌都掀開了。

那咱們就繼續坐好吃瓜位吧~

解僱奧特曼是爲了OpenAI好

先來看海倫·託納(Helen Toner)最新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放出的內幕。

她是這次內鬥中被解僱的四位董事之一。

她首先回應了當時董事會解僱奧特曼的目的。

爲了加強OpenAI,使其更有能力完成使命。

作爲一個非營利組織,OpenAI的使命是確保人工通用智能(AGI)造福全人類。

她認爲這是最首要的部分。甚至相對而言,OpenAI這個組織是否始終存在都沒那麼重要。

在激烈談判中,OpenAI的一位律師曾表示,董事會解僱奧特曼的決定可能導致公司破產。

海倫回答:這實際上和我們的使命一致。當時這個回答讓在場很多高管大吃一驚。

但是海倫在採訪中透露,自己的辭職也和OpenAI是否瓦解有關。

她說在OpenAI員工開始抗議時,OpenAI一位律師表示,如果董事會解僱奧特曼導致公司分崩離析,那麼董事會成員就違反了自己的職責。

在這些因素影響下,董事會幾位成員最終選擇了辭職。

OpenAI员工自曝:根本不想去微软,联名辞职逼宫只是最后手段

此外海倫還補充說,董事會解僱奧特曼並不是因爲安全問題,而是因爲缺乏信任。

這似乎和前幾天《紐約客》的爆料有呼應。

今年10月海倫參與了一篇關於AI安全的論文,論文表示ChatGPT的推出引發了科技巨頭的緊迫感,導致它們加速推出AI產品。

論文發佈後,奧特曼質問了海倫,說她公開批評OpenAI、損害了OpenAI的利益。

知情人士透露,奧特曼之後揹着海倫聯繫了其他幾位董事會成員,試圖說服他們解僱海倫。

然而幾位董事會成員就談話內容交換彼此意見時,有人發現奧特曼似乎(不知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歪曲地傳達了他們的想法
,說他們都支持罷免Helen。

知情人士透露,奧特曼在復職前曾爲自己針對海倫論文的事情表示歉意。

OpenAI员工自曝:根本不想去微软,联名辞职逼宫只是最后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次最新爆料中還提到,前董事會對於當時OpenAI員工及管理層一邊倒支持奧特曼,感到非常震驚。

而最新消息顯示,這也是一場精心的策劃。

前情回顧,鈕祜祿·奧特曼在首次試圖重返OpenAI失敗,但是這讓員工們不幹了,數百人在公開信上簽名,要求奧特曼復職、董事會辭職。

他們提出,如果董事會不答應,就集體辭職,一起加入微軟,在內部新開一個部門。

據微軟一些內部人士透露,這操作其實他們最後的手段,“是一種最終奏效了的虛張聲勢”。

一位OpenAI在職員工也爆料,儘管大家都簽名要追隨奧特曼離開,
但是沒人真的想去微軟

他表示,“微軟是目前所有科技巨頭中規模最大、速度最慢的公司”,這和OpenAI員工的創業理念有悖。

據瞭解,這封聯名信是一些資深員工起草的,並且在那個週日晚上開始給其他員工打電話,催促他們簽字。

這位員工還說,即便他們最終確實和奧特曼一起加入微軟,
很多人可能也會在第一時間離職
,加入其他AI初創公司比如Hugging Face、Cohere,包括OpenAI的主要競對Anthropic。

實際上有OpenAI前員工表示,他們內部確實很看不上那些傳統大公司,並且將自己視爲能從根本上改變世界的創新者。

不過鑑於微軟承諾要給OpenAI員工提供同等薪水,並且支付股權,所以很多員工在金錢作用下還是願意在公開信上簽字的。

這麼看,OpenAI員工似乎怎麼都不虧?

但另一頭,微軟一些員工對此感到憤怒。

要知道,微軟在之前一段時間剛解僱了1萬名員工,還削減了今年的獎金和股票獎勵。

奧特曼想要調整公司架構

在經歷了這樣一場大戲之後,奧特曼接下來會做什麼,更加備受關注。

這不,奧特曼最近放出口風,想要調整公司架構。

OpenAI员工自曝:根本不想去微软,联名辞职逼宫只是最后手段

這種結構顯然存在一些缺陷,我們的新董事會正在仔細考慮,基於我們的使命應該採用怎樣的公司架構最爲合理。

他表示,OpenAI經歷了一個“瘋狂”時期,包括從非營利組織向營利組織的轉變,以及ChatGPT帶來的飆升。

2019年時,奧特曼爲OpenAI設計了一個具有開創性的組織架構:從非營利組織轉變爲有“利潤上限”模式。

OpenAI變成由OpenAI非營利性組織和營利性子公司OpenAI Global LLC組成。後者負責商業抱負,可以接受投資並設定回報率,但可以賺取的利潤金額被設置了限制或上限。

後者要在前者的治理下展開運作。

今年的OpenAI內鬥大亂,一部分也是因爲這個架構導致。

所以奧特曼想要調整,也很正常。

但具體如何調整?調整會給OpenAI帶來哪些影響?還要看後續了……

參考鏈接:

[1]https://asia.nikkei.com/Business/Technology/OpenAI-rethinking-its-corporate-structure-to-fix-bugs-Sam-Altman-says

[2]https://www.wsj.com/tech/ai/helen-toner-openai-board-2e4031ef?mod=followamazon

[3]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openai-employees-did-not-want-to-work-for-microsoft-20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