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110年監禁 山姆-班克曼-弗裏德百餘次回答”想不起來”他在FTX做了什麼

2023-12-9 43 12/9

昨天,山姆-班克曼-弗裏德(Sam Bankman-Fried)在他的刑事欺詐審判中面對盤問時反覆作證說,他不記得自己在經營加密貨幣交易所
FTX 時的言行細節。據庭審新聞報道,班克曼-弗裏德對美國檢察官丹妮爾-沙遜(Danielle
Sassoon)的許多問題都回答"我不確定"或"我想不起來"。

面對110年監禁 山姆-班克曼-弗裏德百餘次回答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說,沙遜"質問班克曼-弗裏德,他的公開聲明與他在 11 月其加密貨幣帝國轟然倒塌之前的經營方式之間存在不一致之處"。班克曼-弗裏德"堅稱,他記不起自己公開說過的很多話",並"補充說,他並沒有大量參與自己創立的對衝基金阿拉米達研究公司(Alameda Research)"。

班克曼-弗裏德週一以"我不記得了"的變體回答了 100 多次。但沙遜"向陪審員出示了大量推文、電子郵件和播客片段,顯示這位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生確實說了數十件他聲稱不記得的事情"。

在多方追問下,班克曼-弗裏德最終證實了檢方龐雜的欺詐和共謀案件中的一個方面--他的對衝基金阿拉米達公司(Alameda)通過一項聞所未聞的安排,利用近乎無限的信貸額度從 FTX 公司提取了數十億美元的非自有資金。據報道,班克曼-弗裏德說:"我不否認這一點。"但幾小時後,當被問及 Alameda 是否被允許超出正常借款限額時,他似乎又反悔了,說"我不確定"。

據報道,當被告要求沙遜"重新組織措辭"以回答某些問題時,班克曼-弗裏德招致了劉易斯-卡普蘭法官的斥責。"你能不能直接回答問題,而不是試圖問提問者她指的是什麼?"

當被問及他是否'參與'了阿拉米達(Alameda)的交易--他擁有這家對衝基金 90% 的股份--時,班克曼-弗裏德回答說:"那要看你說的交易是什麼意思了"。沙遜隨後向陪審員展示了班克曼-弗裏德命令副手在阿拉米達進行交易的幾個例子。

FTX 與阿拉米達的關係受到調查

在這次審判中,班克曼-弗裏德面臨六項指控,罪名是欺詐 FTX 和 Alameda 的客戶和投資者,還有一項指控是共謀洗錢。七項指控的最高刑期加起來爲 110 年。在定於 2024 年 4 月進行的另一場審判中,他還將面臨另外五項刑事指控。

曾與班克曼-弗裏德交往的阿拉米達研究公司前首席執行官卡羅琳-埃裏森(Caroline Ellison)早些時候作證說,班克曼-弗裏德指使她犯罪,"我最終總是聽從山姆"。她說,班克曼-弗裏德有一種"功利主義"哲學,"不撒謊"和"不偷竊"等規則不符合他的道德框架。

埃裏森向陪審團講述了阿拉米達公司使用 FTX 客戶資金的情況,她作證說,班克曼-弗裏德"說 FTX 是一個很好的資金來源,他建立了一個允許阿拉米達公司向 FTX 借款的系統"。她還說,班克曼-弗裏德指示她編制一份誤導性的資產負債表 這樣公司就能獲得更多貸款。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稱,在昨天的盤問中,班克曼-弗裏德說,他不記得自己公開發表過關於 FTX 和 Alameda 之間關係的聲明:

沙遜向班克曼-弗裏德追問了這兩個實體之間的關係,包括檢察官指控的阿拉米達向 FTX 無限制借款的祕密和獨特特權。

"今天坐在這裏,你不記得向客戶保證過 Alameda 與 FTX 的其他客戶遵守同樣的規則嗎?"沙遜問道。"班克曼-弗裏德說:"我不確定。"

審判在紐約市美國地區法院進行。

花掉 80 億美元客戶存款

班克曼-弗裏德此前在作證時由自己的律師提問。當被問及 Alameda 向 FTX 借款的問題時,他說他相信 FTX 的服務條款允許借款。但他承認自己只是"略讀"了部分條款。

《華盛頓郵報》寫道,週五,被告"對辯護律師馬克-科恩(Mark Cohen)提出的問題作了冗長、漫無邊際的回答"。卡普蘭多次要求他停止說話。還有幾次,卡普蘭對科恩的問題進行了重新措辭,以誘導班克曼-弗裏德做出更直接的回答"。

沙遜對班克曼-弗裏德的盤問在今天上午的一輪簡短提問後結束。今天的部分證詞涉及阿拉米達花費了價值 80 億美元的 FTX 客戶資金,班克曼-弗裏德說他直到交易所倒閉前兩個月才知道此事。

"你有沒有因爲花費了 80 億美元的客戶存款而解僱任何人?"根據《華爾街日報》對庭審的現場報道,沙遜今天問道。班克曼-弗裏德回答說:"沒有。"

法官仍對閃爍其詞的回答感到惱火

《華爾街日報》的另一篇文章說,今天在討論 80 億美元窟窿時,班克曼-弗裏德支支吾吾的回答繼續讓卡普蘭感到惱火。當時,班克曼-弗裏德被問及前 FTX 軟件開發人員亞當-耶迪迪亞(Adam Yedidia)的證詞,他描述了一個會計軟件錯誤,導致阿拉米達公司欠 FTX 的金額出錯。該軟件錯誤地顯示了 160 億美元的空賬,直到錯誤被修復後,才發現赤字仍高達 80 億美元。

當被問及耶迪迪亞曾警告 Alameda 欠 FTX 80 億美元時,班克曼-弗裏德回答說:"我不記得他這麼說過。"《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將今天剩下的來回對話敘述如下:

"班克曼-弗裏德先生,在漏洞修復後,他是否用言語或實質內容告訴過你,阿拉米達公司仍欠你 80 億美元?"卡普蘭插話說。

班克曼-弗裏德回答說:"我不記得是在那天或前後用言語或實質內容說過。"

"我沒有問你那天的情況,"卡普蘭說。

"哦,我道歉。最終,是的。"

今天的交叉詢問結束後,證詞繼續進行,科恩在重新詢問中向他的當事人提問。《華爾街日報》寫道,班克曼-弗裏德試圖解釋他爲什麼"不記得與記者的許多對話以及在國會的許多證詞"。被告告訴陪審員,在 FTX 倒閉後的一個月裏,他與大約 50 名記者進行了談話。其中許多采訪和文章他都不記得了。他還說,他曾三次在國會作證,他的證詞是在其他 FTX 高管的幫助下準備的。

班克曼-弗裏德還作證說,他沒有參與阿拉米達公司的日常交易決策,他也沒有把重點放在對 80 億美元窟窿的指責上。據報道,他說:"我不知道這是對是錯,也不知道是好是壞,我並沒有特別想爲此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