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12月FOMC前瞻:預計維持利率不變 美聯儲或反駁明年降息的寬鬆預期

2023-12-11 43 12/11

中金12月FOMC前瞻:预计维持利率不变 美联储或反驳明年降息的宽松预期

智通財經APP獲悉,中金髮布研究報告稱,本週四美聯儲將公佈12月利率決議,預計聯儲將按兵不動,維持利率不變。官員們或小幅上調2023年底GDP增長預測,小幅下調總體和核心PCE通脹預測。點陣圖方面,美聯儲或繼續暗示明年降息兩次,至明年底的利率中值預測或將下移至4.8%(9月爲5.1%),鮑威爾或反駁市場對於明年降息的激進預期,並稱目前討論降息時機尚不成熟。當下美聯儲貨幣政策處於“舒適區”,最優策略是耐心等待更多數據,而非急着暗示轉向寬鬆。

另外當前市場已經計入了非常多樂觀的降息預期,且資本市場已“狂歡”一月有餘,如果釋放更多的鴿派信號,或將導致金融條件進一步寬鬆,經濟“不着陸”和二次通脹風險加劇,這些都是美聯儲不願看到的。

中金主要觀點如下:

自上次11月FOMC會議以來,美國經濟數據相對三季度的強勁走勢有所趨緩,但整體仍有韌性。

10月以來數據偏弱更多反映了美債利率衝高、汽車工人罷工、以及地緣衝突事件等衝擊的擾動,體現在對於消費者情緒、製造業PMI等“軟數據”以及製造業生產和就業等“硬數據”的負面影響。但從最新情況來看,這些衝擊的影響大多漸弱,美債利率大幅回落、金融條件邊際轉鬆,罷工告一段落,地緣衝突也未導致能源價格大幅上漲。

而根據最新公佈的非農數據,勞動力市場仍然穩健且很健康。

11月新增就業人數爲19.9萬人,好於市場預期,也較上月的15萬人回升。過去3個月平均新增非農就業20.4萬人,高於2010-19年平均18萬人。失業率回落至3.7%(前值3.9%),時薪環比增速反彈至0.4%(前值0.2%),同比增速維持在4%的高位。可以說,這是一份非常不錯的非農報告。儘管此前公佈的10月職位空缺數顯著回落,但這並未帶來失業率上升,從貝弗裏奇曲線的角度看,美國經濟仍在有望實現“軟着陸”的道路上前進。

通脹方面,自上次議息會議以來,全球油價持續下跌,帶動美國汽油及能源商品價格持續下滑。

受核心商品、酒店、機票等價格疲軟影響,10月核心CPI和PCE通脹進一步放緩,這也使得通脹放緩的速度快於此前的預期。但隨着12月聖誕季的到來,消費者對於服務消費的支出或將增加,這將增加服務通脹的韌性,並使11、12月通脹放緩的速度較此前減慢。該行預計11月美國CPI季調環比零增長,與上月持平,同比增速從3.2%下降至3.0%,低於市場預期的3.1%。核心CPI季調環比增長0.3%,較上月的0.2%反彈,同比增速從4.0%小幅回升至4.1%,高於市場預期的4.0%。

基於上述變化,該行預計美聯儲將對經濟預測做如下調整:
1)小幅上調今年四季度實際GDP同比增速預測至2.3%(前值2.1%),小幅下調明年四季度實際GDP同比預測至1.3%(前值1.5%);2)維持對今年底失業率3.8%的預測不變;3)小幅下調今年四季度總體PCE通脹率預測至3.0%(前值3.3%),小幅下調核心PCE通脹率預測至3.5%(前值3.7%)。

點陣圖方面,該行預計美聯儲將繼續暗示明年降息兩次,但由於今年12月不再加息,至明年底的利率中值預測或將下移至4.8%(9月爲5.1%),鮑威爾或反駁市場對於美聯儲需要很快降息的觀點,並稱目前討論降息時機尚不成熟(premature)。
在降息次數方面,12月的點陣圖或顯示美聯儲與市場有較大分歧,市場預計明年降息5次,遠比美聯儲更爲激進。事實上這也不是市場第一次與美聯儲作對,過去兩年市場曾6次預測降息,但最終都未實現。在預測降息方面,市場一直都表現得非常超前和激進。

爲何美聯儲或不會很快降息?

一個原因是鮑威爾在11月FOMC會議講話中提到的兩個前提條件——供給持續恢復帶來通脹放緩以及金融條件持續緊縮壓制需求,目前都具有不確定性。一方面,過去一年美國通脹放緩更多來自供給復甦,如供應鏈的修復、勞動力參與率的提高、能源價格的下降,尚不清楚這些因素還有多大修復空間、對後續通脹的降低作用能否像過去一年那麼大。事實上,最近紐約聯儲的供應鏈壓力指數連續回升,而勞動參與率的回升似乎也接近尾聲,這些都是可能是供給復甦放緩的信號。

另一方面,隨着數據偏弱、通脹回落,以及聯儲鴿派發言,目前金融條件已較11月FOMC會議時大幅放鬆。如果金融條件放鬆導致美國經濟再度加速走強,形成“不着陸”的情形,這將是美聯儲不願意看到的。因此該行判斷,美聯儲雖然在行動上會更加謹慎,不會輕易重啓加息,但在態度上會相對偏鷹,在沒有預計經濟會快速下滑、再通脹風險仍未完全解除之時,不會對明年降息有太多的指引和暗示。

當前美聯儲貨幣政策處於“舒適區”,最優的策略是耐心等待更多數據,而非急着暗示轉向寬鬆。

其一,正如美聯儲理事沃勒在兩週前的講話中所說,美聯儲貨幣政策處在很好的狀態(well-positioned),數據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經濟軟着陸的概率在上升。這種情況下,該行認爲美聯儲沒有必要急於討論降息,而且目前美國經濟還相對穩固,前期罷工、金融條件收緊等短期衝擊已有所緩解,討論降息的必要性在短期來看並不大。

其二,如果新的點陣圖顯示明年降息次數明顯多於兩次,市場可能會將其解讀爲鴿派信號,該行認爲在市場已經計入了非常多樂觀的降息預期、且資本市場“狂歡”一月有餘之後,釋放更多的鴿派信號會起到“火上澆油”的作用,金融條件會進一步寬鬆,這是美聯儲不願看到的。因此,鮑威爾可能會在某個時刻繼續強調聯儲要平衡雙向風險,暗示即便不再加息,政策利率也將在高位停留較久,在一定程度上“打擊”市場激進的降息預期。從與市場博弈的角度看,美聯儲希望市場“乖乖聽話”,不要與其作對。美聯儲不想看到資產價格大上大下,更不想因爲自己的行爲而加大市場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