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模型引發的 AI 大戰始於 8 年前而不是1年前!現在是AI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2023-12-12 47 12/12
大模型引發的 AI 大戰始於 8 年前而不是1年前!現在是AI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ADVERTISEMENT

1919 年 6 月,《凡爾賽條約》簽訂似乎證明了慘絕人寰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宣告結束,而長久的和平即將到來。只有法國的費迪南·福煦元帥預言:這不是和平,而是二十年休戰。元帥一語成讖,1939 年,德國閃擊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打響。 

將這段戰爭史移到現在火熱的 AI 大戰之中,能夠發現二者驚人的相似之處。看起來 OpenAI 帶起的 AI+大模型浪潮始於去年,但其實「戰爭」的種子,在 8 年之前馬斯克與谷歌創始人賴利·佩吉的「AI 論戰」之中已經埋下。 

8 年的時間裡,馬斯克、彼德·泰爾、山姆·阿特曼、賴利·佩吉、傑米斯·哈薩比斯、蓋茲、薩蒂亞·納德拉,這些和現在當紅 AI 公司 OpenAI、Anthropic、微軟、DeepMind 緊密捆綁的人物,他們之間的合縱連橫,最終催生了 2016 年前後第一次人工智慧大戰,和 2022 年的大模型之戰,重塑了人工智慧之戰的圖景。而在其背後驅動的,是恐懼、自我和金錢。 

2015 年 7 月,伊隆·馬斯克慶祝了自己的 44 歲生日,他的妻子在加利福尼亞州一個滿是小木屋的葡萄酒鄉村度假村舉辦了一場為期三天的派對。只有家人和朋友,孩子們在納帕谷的高級住宅周圍奔跑。 

那是 Twitter 成為 X 之前的幾年,特斯拉也迎來了盈利的一年。馬斯克和他的妻子塔露拉·萊利——一位女演員,在 HBO 的科幻連續劇《西方極樂園》中扮演了一個美麗但危險的機器人——距離他們的第二次婚姻認輸還有一年。派對嘉賓賴利·佩吉仍然是Google的首席執行長。人工智慧在幾年前才引起了公眾的注意,當時它被用來辨識 YouTube 上的貓——準確率達到 16%。 

第一晚晚飯後,當馬斯克和佩吉坐在游泳池邊的火坑旁時,人工智慧成為了談話的一大話題。這兩位億萬富翁已經是十多年的朋友了,馬斯克有時會開玩笑說,他偶爾會在玩了一晚上的電子遊戲後倒在佩吉的沙發上。 

但那個晴朗的夜晚很快就變得充滿爭議,因為兩人爭論人工智慧最終會提升人類還是毀滅人類。 

隨著討論持續到寒冷的時間,討論變得越來越激烈,30 多名聚會者中的一些人湊近了聽。佩吉先生十多年來一直受到聲帶異常疾病的困擾,他低聲描述了他對數位烏托邦的願景。他說,人類最終將與人工智慧機器融合。有一天,將會有多種智能爭奪資源,最優秀的將會獲勝。 

馬斯克說,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就完蛋了。機器將毀滅人類。 

帶著沮喪的聲音,佩吉先生堅持要追求他的烏托邦。最後,他稱馬斯克為「物種主義者」,是一個偏愛人類而非未來數位生命形式的人。 

馬斯克後來說,這種侮辱是「最後一根稻草」。 

當晚散去時,人群中的許多人似乎都目瞪口呆,甚至有些好笑,並認為這只是矽谷派對上經常爆發的深奧辯論中的又一場。 

但八年後,兩人之間的爭論似乎有先見之明。人工智慧究竟會提升世界還是毀滅世界——或者至少造成嚴重損害——這一問題引發了矽谷創始人、聊天機器人使用者、學者、立法者和監管機構之間關於該技術是否應該受到控制或釋放的持續爭論。 

這場爭論讓世界上一些最富有的人相互對立:馬斯克、佩吉、Meta 的馬克·祖克柏、科技投資者彼得·泰爾、微軟的薩蒂亞·納德拉和 OpenAI 的山姆·阿特曼。所有人都在爭奪這一業務的占有率(有一天,該業務可能價值數兆美元)以及塑造它的權力。 

這場競爭的核心是一個令人費腦筋的悖論。那些自稱最擔心人工智慧的人,是最有決心創造人工智慧並享受人工智慧財富的人。他們堅信,只有他們才能阻止人工智慧危及地球,進而證明了自己的雄心壯志。 

那年夏天的聚會結束後不久,馬斯克和佩吉就不再說話了。幾周後,馬斯克與當時經營一家科技孵化器的阿特曼以及幾名研究人員,在加利福尼亞州門洛派克瑰麗酒店的一間私人房間裡共進晚餐,該酒店是靠近該合資企業的熱門交易地點沙山路的首都辦事處。 

那次晚宴促成了一家名為 OpenAI 的初創公司在當年晚些時候的成立。在馬斯克和其他資助者的數億美元支持下,該實驗室承諾保護世界免受佩吉願景的影響。 

憑藉其 ChatGPT 聊天機器人,OpenAI 從根本上改變了科技行業,並向世界介紹了人工智慧的風險和潛力。據兩位熟悉該公司最新一輪融資的人士透露,OpenAI 的估值超過 800 億美元,不過馬斯克和阿特曼的合作並未成功。兩人從此不再說話。 

「存在分歧、不信任和自負,」阿特曼 說。「人們越接近同一方向,分歧就越有爭議。你可以在教派和宗教團體中看到這一點。最親近的人之間也會發生激烈的爭吵。」 

上個月,這場內訌來到了 OpenAI 的董事會。Rebel 董事會成員試圖驅逐阿特曼,因為他們認為,他們不能再相信他能夠構建造福人類的人工智慧。在混亂的五天裡, OpenAI 看起來似乎要崩潰了,直到董事會在巨額投資者和威脅要追隨阿特曼離開的員工的壓力下做出了讓步。 

OpenAI 內部的戲劇讓世界第一次看到那些將決定人工智慧未來的人之間的激烈爭鬥。

但在 OpenAI 瀕臨崩潰的幾年前,矽谷就發生了一場鮮為人知但激烈的爭奪技術控制權的競爭,這些技術現在正在迅速重塑世界,從如何教育兒童到如何進行戰爭。New York Times 採訪了 80 多名高階主管、科學家和企業家,其中包括 2015 年參加馬斯克生日派對的兩人,講述了這個關於野心、恐懼和金錢的故事。 

  • 延伸閱讀:被開除是因為阿特曼花OpenAI十六億台幣,購買自己投資的初創公司晶片?

DeepMind 的誕生

納帕谷派對的五年前,也就是貓在 YouTube 上取得突破的兩年前,34 歲的神經科學家傑米斯·哈薩比斯走進彼得·泰爾在舊金山聯排別墅舉行的雞尾酒會,意識到自己賺到了大錢。泰爾的客廳裡有一個棋盤,俯瞰著這座城市的美術宮和天鵝池。哈薩比斯博士曾是 14 歲以下組世界第二好的球員。 

「我為這次會議準備了一年,」哈薩比斯博士說。「我認為這將是我獨特的魅力:我知道他喜歡西洋棋。」 

2010 年,哈薩比斯博士和兩名住在英國的同事正在尋找資金來開始建造「通用人工智慧」(AGI),這是一種可以做大腦能做的任何事情的機器。當時很少有人對人工智慧感興趣。經過半個世紀的研究,人工智慧領域未能提供任何與人類大腦相距甚遠的東西。 

儘管如此,一些科學家和思想家仍然關注人工智慧的缺點。許多人,比如這三個來自英國的年輕人,與網路哲學家和自學成才的人工智慧研究員伊萊澤·尤德科斯基有聯繫。尤德科夫斯基先生是一群自稱為理性主義者或後來稱為有效利他主義者的群體中的領導者。 

他們相信人工智慧可以找到治療癌症或解決氣候變化的方法,但他們擔心人工智慧機器人可能會做他們的創造者沒有想到的事情。理性主義者認為,如果機器變得比人類更聰明,機器就會背叛它們的創造者。 

泰爾透過對 Facebook 的早期投資以及在 PayPal 早期與馬斯克的合作而變得非常富有。他對奇點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奇點是科幻小說中的一個比喻,描述智慧技術不再受人類控制的時刻。 

在泰爾先生的資助下,尤德科斯基先生擴大了他的人工智慧實驗室,並舉辦了關於奇點的年度會議。幾年前,哈薩比斯博士的兩名同事中的一位見過尤德科斯基先生,他為他們贏得了在會議上發言的機會,確保他們會被邀請參加泰爾先生的聚會。 

尤德科斯基 先生向泰爾先生介紹了哈薩比斯博士。哈薩比斯博士聚會上的很多人都會試圖向主人榨取金錢。他的策略是安排另一次會議。他告訴泰爾先生,主教和騎士之間存在著深深的緊張關係。這兩件棋子的價值相同,但最優秀的玩家都知道,他們的實力相差甚遠。 

有效。第二天,泰爾先生被迷住了,邀請大家回來,他們聚集在廚房裡。他們的主人剛剛結束早晨的鍛煉,穿著閃亮的運動服,還在大汗淋漓。管家遞給他一杯健怡可樂。三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很快泰爾先生和他的風險投資公司同意向他們的初創企業投入 140 萬英鎊(約合 225 萬美元)。他是他們的第一位主要投資者。 

他們將公司命名為 DeepMind,這是對「深度學習」的認可,「深度學習」是人工智慧系統透過分析大量資料來學習技能的一種方式;神經科學;以及科幻小說《銀河系漫遊指南》中的 Deep Thought 超級電腦。到 2010 年秋天,他們開始建造自己的夢想機器。他們全心全意地相信,因為他們瞭解風險,所以他們在保護世界方面處於獨特的地位。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矛盾的立場,」DeepMind 三位創始人之一穆斯塔法·蘇萊曼說。「這些技術可以帶來巨大的好處。我們的目標不是消除它們或暫停它們的發展。我們的目標是減輕不利因素。」 

在贏得泰爾先生的青睞後,哈薩比斯博士努力進入馬斯克先生的軌道。大約兩年後,他們在泰爾投資基金組織的一次會議上見面,該基金也向馬斯克的公司 SpaceX 投資了資金。哈薩比斯博士帶領大家參觀了 SpaceX 總部。隨後,火箭外殼懸掛在天花板上,兩人在自助餐廳共進午餐並交談。 

馬斯克解釋說,他的計畫是殖民火星,以逃避地球上的人口過剩和其他危險。哈薩比斯博士回答說,只要超級智慧型機器不跟蹤並摧毀火星上的人類,這個計畫就會奏效。 

馬斯克先生無語了。他沒有想到那種特殊的危險。馬斯克先生很快與泰爾先生一起投資了 DeepMind,這樣他就可以更接近這項技術的創造。 

DeepMind 資金充裕,聘請了專門研究神經網路和根據人腦圖像創建的複雜演算法的研究人員。神經網路本質上是一個巨大的數學系統,它花費數天、數周甚至數月的時間來辨識大量數位資料中的模式。這些系統首次開發於 20 世紀 50 年代,可以學習自行處理任務。例如,在分析了數百個信封上潦草的姓名和地址後,他們可以閱讀手寫文本。 

DeepMind 進一步發展了這個概念。它構建了一個系統,可以學習玩經典的雅達利遊戲,如《太空入侵者》、《Pong》和《Breakout》,以展示什麼是可能的。 

這引起了另一家矽谷巨頭谷歌的注意,特別是賴利·佩吉。他看到了 Deep Mind 機器玩雅達利遊戲的示範。他想進去。

  • 延伸閱讀:OpenAI 董事會意外的一日政變推翻了CEO Altman 阿特曼,當天到底發生甚麼事、完整細節還原

人才拍賣會

2012 年秋天,多倫多大學 64 歲的教授傑佛瑞·辛頓和兩名研究生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向世界展示了人工智慧的能力。他們訓練了一個神經網路來辨識花、狗和汽車等常見物體。 

科學家們對辛頓博士和他的學生開發的技術的準確性感到驚訝。據三名知情人士透露,中國網路巨頭向辛頓博士和他的學生提供了 1200 萬美元的入職條件,讓他們加入公司。 

辛頓博士拒絕了,但這筆錢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位在劍橋接受過教育的英國僑民除了偶爾在微軟和Google工作外,他的大部分職業生涯都在學術界度過,他並不是特別受金錢驅動。但他有一個神經分歧的孩子,這筆錢意味著經濟安全。 

「我們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錢,」辛頓博士說。他諮詢了有關收購的律師和專家,並提出了一個計畫:「我們將組織一次拍賣,然後我們將自己出售。」此次拍賣將在太浩湖Harrah's酒店和賭場舉行的年度人工智慧會議期間舉行。 

大型科技公司注意到了這一點。Google、微軟、百度和其他公司開始相信,神經網路是一條通向機器的道路,機器不僅可以看,還可以聽、寫、說,並最終思考。 

佩吉先生在他公司的人工智慧實驗室Google大腦中看到了類似的技術,他認為辛頓博士的研究可以提升他的科學家的工作水準。他給了Google工程高級副總裁艾倫·尤斯塔斯(Alan Eustace)一張相當於一張空白支票,可以雇傭他需要的任何人工智慧專家。 

拍賣前一天晚上,大腦實驗室的負責人尤斯塔斯先生和傑夫·迪恩飛往太浩湖,帶辛頓博士和他的學生到酒店內的一家牛排館吃晚飯。迪恩博士回憶說,舊香煙的氣味太濃了。他們提出了來Google工作的理由。 

第二天,辛頓博士在他的酒店房間裡進行了拍賣。由於背部有舊傷,他很少坐下來。他把一個垃圾桶倒過來放在桌子上,把筆記型電腦放在上面,看著接下來兩天的出價滾滾而來。 

Google提出了報價。微軟也是如此。隨著價格的上漲,DeepMind很快就退出了。根據拍賣的詳細文件,行業巨頭將出價提高到 2000 萬美元,然後是 2500 萬美元。當價格超過 3000 萬美元時,微軟退出,但以 3700 萬美元的價格重新加入競標。 

「我們感覺就像在看電影,」辛頓博士說。 

然後微軟第二次退出。只剩下百度和Google了,他們把競價推到了 4200 萬美元、4300 萬美元。最後,辛頓博士和他的學生以 4400 萬美元停止了拍賣。出價仍在攀升,但他們想為Google工作。而且錢是驚人的。 

這是一個明確的跡象,表明財力雄厚的公司決心收購最有才華的人工智慧研究人員——DeepMind 的哈薩比斯博士也沒有忽視這一點。他一直告訴員工,DeepMind 將仍然是一家獨立的公司。他相信,這是確保其技術不會變成危險事物的最佳方法。 

但隨著大型科技公司進入人才競賽,他認為自己別無選擇:是時候出售了。 

據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到 2012 年底,Google和 Facebook正在考慮收購倫敦實驗室。哈薩比斯博士和他的聯合創始人堅持兩個條件:DeepMind 技術不能用於軍事目的,其 AGI 技術必須由技術專家和倫理學家組成的獨立委員會監督。 

Google出價 6.5 億美元。Facebook 的馬克·祖克柏向 DeepMind 的創始人提出了更高的報酬,但他不同意這些條件。DeepMind 賣給了Google。 

祖克柏先生決心建立一個自己的人工智慧實驗室。他聘請了法國電腦科學家楊立昆來營運該專案,他也做過開創性的人工智慧研究。辛頓 博士拍賣一年後,祖克柏和楊立昆博士飛往太浩湖參加同一次人工智慧會議。當祖克柏穿著襪子在哈拉斯賭場的套房裡走來走去時,他親自採訪了頂尖研究人員,他們很快就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薪水和股票。 

AI 一度被嘲笑。現在,矽谷最富有的人正在斥資數十億美元,以免被拋在後面。 

  • 延伸閱讀:回顧OpenAI的「第一場內鬥」:當年馬斯克差點就接管OpenAI,後來卻為何失敗?

失落的道德委員會

當馬斯克投資 DeepMind 時,他打破了自己的非正式規則——他不會投資任何不是他自己經營的公司。他的決定的缺點已經很明顯了,在他生日後與佩吉先生發生口角僅一個月左右,他就再次與他的前朋友兼億萬富翁同行面對面。 

這次會議是 2015 年 8 月 14 日,DeepMind 道德委員會的第一次會議。該委員會是在這家初創公司創始人的堅持下成立的,目的是確保他們的技術在出售後不會造成任何損害。據三名知情人士透露,成員們在 SpaceX 馬斯克辦公室外的一間會議室舉行會議,從一扇窗戶可以看到他的火箭工廠。 

但這就是馬斯克先生控制權的終結。當谷歌收購 DeepMind 時,它收購了整個公司。馬斯克先生出去了。在經濟上他已經領先了,但他並不高興。 

目前牢牢控制 DeepMind 的三名谷歌高階主管也在場:佩吉先生、謝爾蓋·布林,谷歌聯合創始人、特斯拉投資者;以及前谷歌董事長艾瑞克·施密特。其他與會者包括 PayPal 的另一位創始人里德·霍夫曼和研究「存在風險」的澳大利亞哲學家托比·奧德。 

DeepMind 創始人報告說,他們正在推進他們的工作,但他們意識到這項技術存在嚴重風險。 

DeepMind 聯合創始人蘇萊曼先生發表了題為「The Pitchforkers Are Coming」的演講。他告訴董事會,人工智慧可能會導致虛假資訊激增。他擔心,隨著這項技術在未來幾年取代無數工作職務,公眾會指責Google竊取了他們的生計。他認為,Google需要與數百萬無法再找到工作的人分享其財富,並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馬斯克先生同意了。但很明顯,他的谷歌客人並不準備開始(他們的)財富的重新分配。施密特先生說,他認為這種擔憂完全是多餘的。佩吉先生用他一貫的低語表示同意。他認為,人工智慧創造的就業機會將多於它奪走的就業機會。 

八個月後,DeepMind 取得了震驚人工智慧界和全世界的突破。一台名為 AlphaGo 的 DeepMind 機器在古老的圍棋遊戲中擊敗了世界上最好的棋手之一。這場比賽透過網路直播,全球有 2 億人觀看。大多數研究人員認為人工智慧還需要 10 年的時間才能發揮聰明才智來做到這一點。 

理性主義者、有效的利他主義者和其他擔心人工智慧風險的人聲稱電腦的勝利證實了他們的恐懼。 

「這再次表明人工智慧的發展速度比許多專家預期的還要快,」即將加入 DeepMind 擔任「人工智慧安全」研究員的維多利亞·克拉科夫納 (Victoria Krakovna) 在一篇部落客文章中寫道。 

DeepMind 的創始人越來越擔心谷歌將如何處理他們的發明。2017 年,他們試圖脫離公司。谷歌的回應是增加 DeepMind 創始人及其員工的工資和股票獎勵。他們留在原地。 

道德委員會從未召開過第二次會議。 

分手

馬斯克確信佩吉對人工智慧的樂觀看法是完全錯誤的,並對失去 DeepMind 感到憤怒,因此建立了自己的實驗室。 

OpenAI 成立於 2015 年底,就在他在矽谷瑰麗酒店與山姆·阿特曼會面幾個月後。馬斯克向實驗室注入了大量資金,他在 PayPal 的前好友霍夫曼和泰爾也加入其中。三人和其他人承諾向該專案投入10億美元,當時 30 歲的阿特曼將幫助營運該項目。為了讓他們開始,他們從Google挖來了 伊爾亞‧蘇茲克維。(蘇茲克維博士是 Google 在辛頓博士的拍賣中「購買」的研究生之一。) 

最初,馬斯克希望將 OpenAI 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來營運,不受Google和其他公司的經濟激勵措施的影響。但當Google以其 AlphaGo 特技讓科技界驚歎不已時,馬斯克已經改變了他對公司營運方式的看法。他迫切希望 OpenAI 發明一些能夠激發世界想像力並縮小與Google差距的東西,但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它並沒有完成這項工作。 

據四位知情人士透露,2017 年底,他制定了一項計畫,從阿特曼和其他創始人手中奪取該實驗室的控制權,並將其轉變為商業營運,與特斯拉聯手,並依賴該汽車公司正在開發的超級電腦。與此事有關。 

當 阿特曼 和其他人進行反擊時,馬斯克辭職了,並表示他將專注於自己在特斯拉的人工智慧工作。三名參加會議的人士稱,2018 年 2 月,他在一家改裝卡車工廠的初創公司辦公室頂層向 OpenAI 的員工宣布離職。當他說 OpenAI 需要加快步伐時,一位研究人員在會議上反駁說馬斯克先生太魯莽了。 

馬斯克稱這位研究人員為「混蛋」,然後帶著豐厚的財力憤然離去。 

OpenAI 突然急需新的融資。阿特曼飛往太陽谷參加會議,並遇到了微軟首席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 Satya Nadella。合作似乎很自然。阿特曼 先生認識微軟首席技術官凱文·史考特。微軟從 OpenAI 董事會成員霍夫曼手中收購了 LinkedIn。納德拉先生告訴史考特先生去完成它。該交易於 2019 年完成。 

阿特曼 先生和 OpenAI 在原來的非營利組織下組建了一家營利性公司,他們擁有 10 億美元的新資本,微軟也有一種新方法將人工智慧構建到其龐大的雲端運算服務中。 

並非 OpenAI 內部的每個人都感到高興。 

OpenAI 誕生時,達里奧·阿莫迪是一位與高效利他主義社群有聯繫的研究員,他就在瑰麗酒店。阿莫代博士在講話時不停地用手指扭動自己的捲髮,他正在領導實驗室努力構建一種稱為大型語言模型的神經網路,該網路可以從大量數位文本中學習。透過分析無數的維基百科文章、數位圖書和留言板,它可以自行撰寫文本。它也有編造事情的不幸習慣。它被稱為 GPT-3,於 2020 年夏天發表。 

OpenAI、Google和其他公司的研究人員認為,這種快速改進的技術可能是通向 AGI 的道路 

但 Amodei 博士對微軟的交易並不滿意,因為他認為這將 OpenAI 引向真正的商業方向。據五位知情人士透露,他和其他研究人員前往董事會,試圖將阿特曼趕下臺。失敗後,他們就離開了。就像 DeepMind 的創始人一樣,他們擔心新的企業霸主會優先考慮商業利益而不是安全。 

2021 年,這個由約 15 名工程師和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創建了一個名為 Anthropic 的新實驗室。該計畫是按照有效的利他主義者認為應該做的方式構建人工智慧——並進行非常嚴格的控制。 

「Anthropic 的聯合創始人並沒有試圖將 山姆·阿特曼 從 OpenAI 中剔除,」Anthropic 發言人 Sally Aldous 表示。「聯合創始人自己得出的結論是,他們希望離開 OpenAI 創辦自己的公司,並向 OpenAI 的領導層通報了這一點,並在幾周內就雙方同意的條款進行了退出談判。」 

Anthropic 接受了亞馬遜 40 億美元的投資,兩年後又接受了Google 20 億美元的投資。 

揭曉

在 OpenAI 又從微軟獲得 20 億美元後,阿特曼 和另一位高階主管葛列格·布羅克曼拜訪了比爾·蓋茲,他位於西雅圖郊外華盛頓湖畔的豪宅。這位微軟創始人不再參與公司的日常事務,但與公司高階主管保持定期聯繫。 

晚餐時,蓋茲先生告訴他們,他懷疑大型語言模型能否發揮作用。他說,他會保持懷疑態度,直到該技術完成一項需要批判性思維的任務——例如通過 AP 生物學測試。 

五個月後,即 2022 年 8 月 24 日,阿特曼 先生和 Brockman 先生回來了,並帶來了一位名叫 雀兒喜·沃斯的 OpenAI 研究員。沃斯女士在高中時曾獲得過國際生物奧林匹克競賽的獎牌。納德拉和其他微軟高階主管也出席了會議。 

在蓋茲先生客廳外的巨大數位顯示螢幕上,OpenAI 團隊展示了一項名為 GPT-4 的技術。 

布羅克曼先生對系統進行了多項選擇的高級生物學測試,沃斯女士對答案進行了評分。第一個問題涉及極性分子,即一端帶正電荷、另一端帶負電荷的原子團。系統回答正確並解釋了它的選擇。「它只是經過訓練來提供答案,」布羅克曼先生說。「談話的本質幾乎神奇地消失了。」換句話說,它正在做一些他們並沒有真正設計它做的事情。 

有 60 個問題。GPT-4 只有一個答案錯誤。 

蓋茲先生從椅子上坐起來,睜大了眼睛。1980 年,當研究人員向他展示成為現代個人電腦基礎的圖形化使用者介面時,他也有類似的反應。他認為 GPT 就是革命性的。 

到 10 月,微軟在其線上服務中添加了該技術,包括 Bing 搜尋引擎。兩個月後,OpenAI 發表了 ChatGPT 聊天機器人,目前每週有 1 億人使用該機器人。 

OpenAI 擊敗了 Anthropic 的高效利他主義者。佩吉在谷歌的樂觀派急忙發表了他們自己的聊天機器人 Bard,但人們普遍認為他們在與 OpenAI 的競爭中失敗了。ChatGPT 發表三個月後,Google股價下跌了 11%。馬斯克先生無處可尋。 

但這只是開始。

資料來源:

  • Ego, Fear and Money: How the A.I. Fuse Was L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