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迎來2023年謝幕演出:今晚全球目光將緊盯這張圖!

2023-12-13 19 12/13

美联储迎来2023年谢幕演出:今晚全球目光将紧盯这张图!

財聯社12月13日訊(編輯 瀟湘)
按照日程安排,美聯儲將於北京時間週四凌晨3:00公佈最新利率決議與季度展望報告(SEP),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則將於3:30舉行例行的會後新聞發佈會。

對於全球市場的投資者而言,這場美聯儲年內的“謝幕演出”,無疑將成爲所有人的焦點所在。而對於過去兩年一直在與高通脹作鬥爭的美聯儲政策制定者來說,今晚的會議也可能標誌着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

回首過往,美聯儲上一次加息還要追溯到今年7月份
——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擡升至了5.25%-5.50%的22年高位。這也是美聯儲在本輪緊縮週期中的第11次加息行動。不過自那以來,穩步回落的美國通脹數據和呈現降溫跡象的勞動力市場指標,一直沒有再給美聯儲官員提供採取進一步加息行動的理由,不少美聯儲官員捍衛加息的口風,也出現了明顯的動搖。

這也令
當前幾乎所有的市場人士都相信,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政策制定者今晚料將連續第三次會議保持利率不變。

而很顯然,在對今晚利率決議按兵不動的一致預期背後,
市場人士的關注重點,也將主要轉移至美聯儲未來(尤其是明年)利率變動的前景上:

以下是我們對於今晚美聯儲決議各個層面看點的前瞻解析:

美聯儲貨幣政策聲明:哪些改動值得留意?

在今晚公佈的12月貨幣政策聲明中,負責制定利率的FOMC幾乎肯定會表示,委員會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區間維持在5.25%-5.5%。

不過,
在美聯儲對就業、通脹、住房和整體經濟增長的評估中,可能會有一些措辭上的調整。

例如,
美國銀行就認爲,該委員會可能會放棄“進一步收緊政策”的說法,而只是強調致力於將通貨膨脹率降至2%。
(11月會議的原文是:在確定進一步收緊政策的程度以便隨着時間的推移使通脹率恢復到2%時,委員會將考慮貨幣政策的累積收緊程度、貨幣政策對經濟活動和通脹的滯後影響,以及經濟和金融進展)。


高盛則認爲,FOMC聲明還可能會排除有關金融環境收緊的描述
(11月原文:對家庭和企業更爲收緊的金融和信用環境可能對經濟活動、招聘和通脹造成壓力),並可能對此前用來表達加息傾向的其他一些細微變化進行調整。

這一點其實也不難理解。隨着數據偏弱、通脹回落,以及聯儲鴿派發言,目前金融條件已較11月FOMC會議時大幅放鬆。如下圖所示,高盛編制的金融條件指標的寬緊程度目前已經回落到了去年6月時的水平。

在股債市場上,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10月份達到了5%,但現在已經回落到4.25%左右,與9月初的水平完全一致。與此同時,股市也在飆升。標普500指數年內迄今已上漲了近20%,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了近38%。

中金指出,如果金融條件放鬆導致美國經濟再度加速走強,形成“不着陸”的情形,這將是美聯儲不願意看到的。

嘉信理財首席投資策略師Liz Ann Sonders也表示,“暫停加息幾乎是肯定的。但是,
如果在聲明中,或者在鮑威爾記者招待會上,對金融環境的放鬆有一點抵觸,我不會感到驚訝。鮑威爾將不得不解決這個問題。

利率點陣圖:今晚所有人的焦點所在?

對於在北京時間週四凌晨3點熬夜守候在電腦桌前的國內投資者而言,美聯儲政策聲明的措辭細節變動,或許還可能會被忽視,但
相信所有人在美聯儲決議發佈的第一時間,都不會忘記去看一張圖表——那就是美聯儲的利率點陣圖。

如果美聯儲對即將到來的降息表示贊同,那很自然地會體現在美聯儲官員各自預測的利率數值上。市場關注的是“均值點”,即所有成員對未來三年以及更長期的預測的中間點。在9月的上份點陣圖上,美聯儲官員對明年的利率預估中值爲5.1%。

可以預見的是,美聯儲官員最新對明年底利率的預測,是多半會較9月點陣圖出現下移的
——因爲當時的預測是基於今年還會再加息一次來判斷,但這一幕如今已不會發生。以9月時的情況看,美聯儲當時認爲明年將降息至5.1%——等同於判斷2024年會降息兩次。但如果當前還維持這一預測,那麼就只相當於明年僅降息一次——這似乎可能性不大。

但是,美聯儲點陣圖下移的程度,又多半不可能趕得上當前市場激進的鴿派押注。
正如同我們昨日在一圖看懂電報中提到的,在9月時,即便是最鴿派的美聯儲官員也僅預計美聯儲明年將降息至4.25%-4.5%,但當前利率期貨市場反映的定價(約爲4.1%)已經比這更低。

換言之,如果當前的市場定價是正確的,那麼“所有”美聯儲官員在9月時對明年降息幅度的看法都將是錯誤的,這顯然也不太可能。

因此,
今晚的點陣圖對明年降息幅度的判斷,究竟會落在哪,將是非常容易影響市場判斷美聯儲鷹鴿程度的一個切入點。
LPL Financial首席全球策略師Quincy Krosby就表示,今晚的點陣圖將是非常重要的,因爲美股早前的大漲很大一部分便是基於市場押注的鴿派轉向——認爲降息即將到來。如果美聯儲官員默許,哪怕只是稍微同意市場的觀點,市場就會攀升。

對此,高盛和富國銀行的觀點是,
2024年的利率點陣圖中位數預計將從9月的5.125%下調至4.875%,仍保留相當於兩次的降息空間。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Jan Hatzius稱,“要讓美聯儲迅速降息,還需要發生很多事情。明年下半年比上半年更加現實。”

嘉信理財的Sonders也認爲美聯儲點陣圖的變動不會太激進。Sonders表示,“我並不是說這(降息)不會發生,我只是認爲基於目前收集的數據點,這還爲時過早。最終,也許債券市場(關於降息)是正確的,但從現在到明年3月,經濟層面如果沒有更多痛苦傳來,(降息的判斷)可能就不會正確。”

Dreyfus and Mellon首席經濟學家和宏觀策略師、前FOMC經濟學家Vincent Reinhart則認爲,由於美聯儲已多次按兵不動,他們對2023年的利率預測必然會下調。但他也認爲,政策制定者可能會暗示2024年的降息幅度會更小,以防止市場走在自己前面。

中金也預計,
由於今年12月不再加息,美聯儲至明年底的利率中值預測或將下移至4.8%(9月爲5.1%),如果新的點陣圖顯示明年降息次數明顯多於兩次,市場可能會將其解讀爲鴿派信號。

經濟展望報告:美聯儲將如何看待當前經濟運行狀況?

每個季度,FOMC除了會公佈利率點陣圖外,還會公佈他們對衆多關鍵經濟變量的最新預測,其中包括了國內生產總值(GDP)、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指數以及失業率。

今年9月,FOMC在經濟預測摘要(SEP)中認爲,美國GDP增長將放緩,失業率將小幅上升,到2026年,通脹將逐漸回到美聯儲的目標水平。業內預計,這些數字可能會被進一步修正,但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

在近來市場對美聯儲降息預期升溫的背後,美國經濟數據的表現其實整體良莠不齊。

美國商務部最新公佈的修正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率計算增長5.2%,較首次預估數據上調了0.3個百分點。不過,GDP終究只是滯後指標,市場上對美國經濟前景的擔憂也始終存在。美聯儲11月發佈的褐皮書調查結果也顯示,自前一份報告發布以來,美國經濟活動有所放緩,未來6至12個月的經濟前景減弱。

高盛預計,美聯儲在最新經濟展望報告中,可能會將GDP“小幅向上修正”,而失業率和核心PCE通脹將小幅下調。

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近期則預計,美聯儲最看重的通脹指標PCE物價指數在2024年將降至2.25%左右,2025年將接近2%。同時他預計,明年經濟將放緩至1.25%。

會後新聞發佈會:鮑威爾會再度扮演“市場殺手”嗎?

在從進入議息周以來,不少華爾街人士過去幾周其實就一直較爲擔心一件事,那就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是否會打壓近來市場上高漲的降息預期。
而很顯然,在北京時間週四凌晨3點半,全球市場的“舞臺”,就將交給鮑威爾。鑑於近期的劇烈波動,不難想象在投資者等待鮑威爾發表講話時,市場將會有多麼緊張不安。

有分析人士指出,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本週將面臨一個艱難的平衡問題,即在面對人們要求其透露明年打算何時降息以及降息幅度的巨大壓力時,如何保持美聯儲貨幣政策計劃的靈活性。

鮑威爾面臨的挑戰之一是,金融市場並不相信他對進一步貨幣緊縮的警告——投資者認爲,全球最大經濟體已經放緩到足以消除進一步加息的需要。此外,他們相信即將發佈的數據將迫使美聯儲比預期更早地降息。

這或許也是美聯儲官員一直不願公開談論降息問題的原因:他們擔心市場過度猜測降息幅度,超出實際條件的允許。這種過度揣測本身就會導致借貸成本下降,讓美聯儲更難確保經濟增長足夠緩慢,從而戰勝通脹。

“他們(美聯儲官員)可能有一種感覺,除非出現意外情況,否則他們已經完成(加息)了,但是傳達這一點存在風險和成本,所以他們必須抵制這種想法,”曾任美聯儲董事會高級顧問直到2021年的Ellen Meade表示,“現在是一個微妙的時刻,因爲金融狀況非常重要。”

因而,
鮑威爾很有可能會在本次例會上再度“老調重彈”,即一方面肯定通脹將繼續放緩;但同時宣佈貨幣政策“轉向”可能爲時尚早,未來美聯儲仍舊將謹慎行事。

有着“新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知名記者Nick Timiraos表示,
美聯儲官員不太可能在本週認真討論何時降息的問題,未來幾個月內可能都是如此
,除非經濟比預期更加疲軟。但他們也並不認爲,利率需要無限期保持在當前的抑制經濟增長的水平。

Bankrate首席財務分析師Greg McBride則認爲,市場預期超前的這種情況我們已經見過三四次了,他們已經失控,鮑威爾可能不得不發表強硬言論以控制投資者。美聯儲已經將利率提高到高於市場早些時候預期的水平,因此他們可能不會像市場預期的那樣儘快降息。美聯儲可能會繼續強調 ‘政策將不得不在一段時間內保持限制性’這句老話。

中金指出,鮑威爾可能會在某個時刻繼續強調聯儲要平衡雙向風險,暗示即便不再加息,政策利率也將在高位停留較久,在一定程度上“打擊”市場激進的降息預期。
從與市場博弈的角度看,美聯儲希望市場“乖乖聽話”,不要與其作對。美聯儲不想看到資產價格大上大下,更不想因爲自己的行爲而加大市場波動。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研究機構Bespoke的統計,在近四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伯南克、耶倫和鮑威爾)的任內,美股在鮑威爾任內的議息日裏,表現是相對最弱的。尤其是在美股尾盤階段,往往會受到利率決議的影響而遭遇打擊。而
今晚,鮑威爾是否還會在新聞發佈會上扮演市場的“殺手”,不妨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