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威爾記者會上證實,FOMC相信已達終端利率並預計未來會降息

2023-12-14 18 12/14

鲍威尔记者会上证实,FOMC相信已达终端利率并预计未来会降息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記者招待會上
證實,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委員們相信目前5.5%的利率是終端利率,他們預計未來會降息,但他沒有排除未來在經濟形勢允許的情況下加息的可能性。

鮑威爾表示:“FOMC的與會者根據他們對未來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的判斷,寫下了他們關於聯邦基金利率適當路徑的個人評估。”“儘管與會者
認爲進一步加息可能是不合適的,但他們也不想排除這種可能性
。”

當被問及市場應該如何解讀FOMC聲明中在“進一步收緊”之前增加的“任何”一詞時,鮑威爾表示,這是“
承認我們相信我們可能處於或接近本輪週期的峯值利率
。”

他說:“與會者沒有寫下我們認爲有可能的額外加息,這就是我們寫下的內容,但與會者也不想排除進一步加息的可能性。這就是我們真正的想法。”

鮑威爾說,最近的經濟指標一直令人鼓舞,但FOMC需要看到更多的數據才能確信。

他表示:“強勁的增長似乎正在放緩。”“從很多指標來看,勞動力市場正在恢復平衡,通脹正在取得真正的進展。這些都是我們一直想看到的。”

他繼續說道:“我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沒有人宣佈勝利,那將爲時過早,我們不能保證這一進展。”

美聯儲主席還承認,何時可能降息的問題“顯然是全世界討論的一個話題,也是我們今天會議上討論的一個話題”,但他拒絕提供時間表或證實市場預期。

當被問及描述FOMC內部圍繞可能降息的談話時,鮑威爾表示,這是個人立場和前景的分享,而不是辯論。他說:“每個人都寫下了SEP(經濟預測摘要)預測,很多人提到了他們的利率預測。"“沒有來回推搡,沒有試圖達成協議,只是‘這是我寫下來的,這是我的想法’之類的事情。”

在回答美聯儲是否在美國接近2024年總統大選之際尋求提前降息的問題時,鮑威爾斷然否認這是FOMC決策的一個因素。

他說:“不,我們不考慮政治事件,我們不考慮政治,我們將在我們認爲合適的時候採取我們認爲對經濟合適的措施。”

鮑威爾還被問及,如果明年經濟增長仍強於預期,是否會危及降息,或者僅在通脹方面繼續取得進展是否就足夠了。

他回答說:“歸根結底,這一切都與前景和風險平衡有關。如果經濟增長更加強勁,那將有利於人們,有利於勞動力市場……這本身不是問題。它使我們更難實現我們的目標,這纔是問題。這可能會給通脹帶來一些上行壓力,這可能意味着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達到2%的通脹,這可能意味着我們需要更久地保持較高的利率,這甚至可能意味着最終我們需要再次加息。”

當被問及經濟衰退的跡象將如何影響降息的速度和規模時,鮑威爾表示:“如果開始出現衰退或類似的跡象,那麼是的,這肯定會嚴重影響降息決定。”

在談到美聯儲可能在降息方面落後於曲線並損害經濟增長的擔憂時,鮑威爾表示,FOMC正在認真對待這種可能性。

他說:“我們意識到我們堅持太久的風險,我們知道這是一個風險,我們非常關注不犯這個錯誤。我們已經回到了過度風險和不足風險之間更好的平衡,我們現在回到了二者都很重要,而且它們也更加平衡的狀態。我認爲,我們未來制定政策時一定會牢記這一點。”

在談到最新的點陣圖時,鮑威爾表示,點陣圖顯示明年降息75個基點並不意味着FOMC預計經濟會惡化。他說:“這可能只是一個跡象,表明經濟正在正常化,不需要緊縮政策。”

美聯儲主席還表示,
FOMC成員在做出決定和更新預測時,實際上確實考慮到了令人鼓舞的CPI數據,甚至PPI報告

鮑威爾表示:“第一天早上公佈了CPI,第二天又公佈了PPI,將轉化爲PCE。”“現在已經非常非常晚了,但儘管如此,鼓勵與會者在今天上午10點之前更新他們的SEP預測。在那之後,工作人員必須把所有這些都收集起來,並創建你看到的文件。所以直到上午10點左右,也許是上午晚些時候,都可以更新,我相信有些人確實根據我們今天看到的更新了他們的預測。”

最後,他談到了美聯儲的量化緊縮政策(QT),以及他們是否希望在降息的同時繼續該政策。

他說:“這取決於原因。如果降息是因爲要回歸正常,這是一回事。如果是因爲經濟真的很弱而降息……你必須知道原因是什麼,才能瞭解同時做這兩件事是否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