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華人首富趙長鵬被“割”慘了,孫宇晨慌不?

2023-11-28 33 11/28

前華人首富趙長鵬的傳奇人生劇本,再添上一筆。北京時間11月22日凌晨,美國司法部官網發佈消息,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及其創始人趙長鵬與美國司法部達成認罪協議,幣安平臺將繳納43億美元的罰款。

加拿大籍的趙長鵬同意辭去CEO一職,並將支付個人罰款5000萬美元。即便如此,他將仍面臨最高18個月、最低10個月的監禁。最新消息顯示,美國司法部要求趙長鵬在認罪和量刑聽證會期間留在美國本土。

從一個普通碼農到加密貨幣領軍人物,再被冠以前“華人首富”,趙長鵬的人生足夠傳奇精彩。接下來趙長鵬是否會面臨牢獄之災還不確定,而在持續數年的調查之後和解,讓幣安懸在頭上的劍少了一把,但在全球其他市場上仍面臨“圍堵”。

值得關注的是,另一位幣圈大佬孫宇晨,也被美國有關部門盯上了。去年3月10日,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報道稱,根據對孫宇晨公司多位前員工的調查,獲悉孫宇晨在波場期間涉嫌內幕交易,還曾在Poloniex期間涉嫌欺詐、洗錢,美國國稅局、FBI等已介入調查,孫宇晨可能利用其他國家公民身份逃避法律制裁。

天價和解金額

根據美國司法部官網信息,運營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Binance.com 的實體幣安控股有限公司於週二認罪並同意支付超過40億美元,以解決司法部對違反《銀行保密法》(BSA)、未註冊爲匯款業務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的調查。

幣安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趙長鵬也承認未能維持有效的反洗錢計劃,違反了BSA,並已辭去幣安首席執行官的職務。

“幣安對其追求利潤的法律義務視而不見。它的故意失職允許資金通過其平臺流向恐怖分子、網絡犯罪分子和虐待兒童者,“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表示,任何想要從美國金融體系中獲益的機構,無論身在何處,都必須遵守規則。

對此,美國司法部要求幣安支付 43 億美元的罰款,這是美國曆史上最大的企業罰款之一。

作爲認罪協議的一部分,司法部還對幣安實施了監控和報告要求,幣安必須提交法律要求的可疑活動報告,該公司還必須審查過去的交易並向聯邦當局報告可疑活動。

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在講話中指出,作爲幣安的首席執行官,趙長鵬故意違反了聯邦法律,該法律要求金融機構防範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

綜合講話內容,幣安在這次判罰中被證實的違法行爲主要有:

違反BSA和多個制裁計劃。幣安被指未能實施預防和報告可疑交易的程序,包括與恐怖組織的交易,以及勒索軟件攻擊者、洗錢者和其他犯罪分子的交易,還有在美國用戶和受制裁地區用戶之間的交易。

作爲未註冊的貨幣服務業務運營。幣安承認故意作爲未註冊的貨幣服務業務運營,未能建立、實施和維護有效的反洗錢程序。幣安也未能減輕加密貨幣匿名性帶來的風險,使用戶能夠掩蓋交易的起源和目的地信息,反而促成了數以十億計美元的不受監管的加密貨幣交易。

以及,未報告可疑交易、非法地向美國客戶提供和執行商品衍生品交易等。

作爲認罪協議的一部分,幣安已同意沒收 25.11億美元,並支付 18.05億美元的刑事罰款,總罰款爲 43.16億美元。

其中34億美元將交給美國財政部的金融犯罪執法部門,9.68億美元將交給外國資產控制管理局。

幣安還同意保留一名獨立的合規監督員,爲期三年,並補救和加強其反洗錢和制裁合規計劃。

至於創始人趙長鵬,在繳納1.75億美元保釋金後被釋放,同時他同意辭去幣安首席執行官一職,並且三年內不能參與公司管理,同時還支付5000萬美元的罰款。

據悉,原本趙長鵬可能面臨至多10年監禁,現在達成認罪協議之後,可能減少到至多18個月,量刑聽證會定於北京時間2024年2月24日1時舉行。

全球多地被“圍堵”

目前,幣安已宣佈更換CEO。該公司全球區域市場負責人、前新加坡金管局和新交所高管鄧偉政接任幣安CEO一職。

在吃過高昂罰單後,和解協議允幣安繼續運營,但鑑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此前對幣安違反美國證券法的指控仍未得到解決,幣安的麻煩還沒有完。

根據財聯社報道,週二宣佈的協議不包括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之間的紛爭,SEC在今年6月起訴了幣安和趙長鵬,稱其違反了美國投資者保護法。

SEC主席根斯勒此前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通過13項指控,他們指控趙長鵬及幣安實體參與了廣泛的欺詐交易、利益衝突、缺乏披露和蓄意規避法律的網絡中。

雖然作爲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但是幣安的日子並好過,除了美國司法部調查之外,幣安此前已受多國監管警告。

據公開消息,早在2021年6月份,歐洲地區、英國市場金融行爲監管局(FCA)表示,幣安在英國的控股公司不得在英國開展任何受FCA監管的金融業務,並對向個人客戶提供貸款的業務也進行了控制。

同年,日本金融廳簽發了正式警告函,指出幣安旗下公司未在日本註冊便經營數字資產的交易業務。

今年5月12日,幣安正式宣佈將退出加拿大市場。5月底,幣安英國子公司也要求從英國金融行爲監管局的登記冊中刪除,幣安由此不再在英國擁有運營實體。

此外,今年6月份,幣安在荷蘭和塞浦路斯的服務也因無法滿足運營的註冊要求而暫停,幣安在法國的辦公室則被監管部門突擊檢查。

面對全球此起披伏的監管風暴,作爲幣安的掌舵人,趙長鵬多次對外表示:“我們希望在任何地方都獲得許可,並與各地的監管機構合作。”

即便表態願意擁抱監管,但面對現實環境,已是鉅富的他卻被迫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自2017年9月份國內叫停了代幣發行後,幣安退出了發源地中國市場,將服務器遷移到了日本,並在日本政府收緊加密政策後,又不斷遷移到馬耳他等世界各地。

2022年初,有報道稱趙長鵬正迅速成爲阿聯酋的常客,他在迪拜買了一套公寓,並在世界最高建築哈利法塔附近和該市的朱美拉棕櫚島舉辦了晚宴。

但趙長鵬的行蹤仍舊成謎,無人知曉其具體住所,即便強大的美國SEC,也只能將所有與訴訟有關的法律文書通過郵件的形式寄給幣安和趙長鵬的律師。

這一次幣安的遭遇,以及趙長鵬自身面臨的刑事處罰,或許讓他明白去中心化運營的加密貨幣,並不能完全逃避掉司法監管。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曲強稱,貨幣是國家主權的象徵之一,任何國家都不允許個人或者組織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發行貨幣,包括虛擬數字貨幣。

更重要的是,對幣安而言,內外交困之下,其在離岸加密貨幣市場快速喪失份額。根據Kaiko的現貨交易量數據,幣安的市場份額已從年初的90%降至7月中旬的73%,同時其競爭對手OKX的份額升至11%,較1月份幾乎翻倍。

開掛般的人生

2021年底,《財經》雜誌報道,幣安創始人趙長鵬身價達到900億美元(相當於5733億元人民幣),超過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的4244億元人民幣,登頂華人首富。

突然被封爲首富,讓遠在幣圈的趙長鵬獲得廣泛的關注。雷達財經此前報道,趙長鵬1977年出生在江蘇連雲港一個教師家庭,父親曾是中國科技大學教授。

12歲那年,趙長鵬舉家遷往加拿大溫哥華,在那裏度過了6年的中學時光,大學時期就讀於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

畢業後,趙長鵬在東京和紐約找到了金融工作,包括在彭博新聞的母公司 Bloomberg LP 工作了四年。

這種遷徙的生活給趙長鵬帶來了國際視野,讓他覺得“地球是一個整體,從來沒有真正持有強烈的單個國家概念。”

趙長鵬在幣圈的致富之路始於2013年,從一個牌友那裏瞭解到比特幣,並迅速進入該領域。據媒體報道,2014年,趙長鵬賣掉在上海的房產,拿出全部資金押注比特幣。

愛上了比特幣之後,趙長鵬轉身邁進了區塊鏈世界,2013年加入Blockchain.info任技術總監,次年6月份跳槽中國比特幣交易平臺OKCoin,任技術總監一職,併成爲3位共同創始人之一。

但這一次欠考慮的跳槽,因前東家Blockchain與OKCoin產生經濟糾紛,趙長鵬又離開了OKCoin。

此後,趙長鵬曾短暫迴歸老本行,參與創立從事金融交易系統研發的上海比捷,但很快回歸幣圈,於2017年7月份創建了幣安。

2018年的一次採訪中,他表示創立幣安時很多人不看好,“世界上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交易所。這是一個競爭極其激烈的行業。你爲什麼想重新創立一個交易所?這不會成功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預料,幣安發展迅猛,三個月註冊用戶突破百萬。2018年1月10日,幣安宣佈其全球註冊用戶超過500萬人,單日交易量超過100億美元,躍升爲世界最大的交易所之一。

趙長鵬用短短一年打造了屬於自己的加密帝國,這給他帶來了鉅額財富。彭博億萬富翁指數顯示,
2022年1月份,趙長鵬的個人財富高達960億美元。

去年加密貨幣交易所FTX倒下,幣安成爲受益者。但趙長鵬和幣安在此過程中扮演的角色,被認爲加速了監管對其的調查。

2022年11月份,正當FTX危難之時,作爲FTX主要投資者的趙長鵬卻宣佈將拋售賬面上所有的FTT,此舉引發擠兌潮並導致FTT價格在兩天內就下跌超80%。

據《紐約時報》援引的消息來源稱,趙長鵬此舉招致的後果是,FTX的CEO SBF作爲民主黨的重要金主,在華盛頓的私人會議上煽風點火,慫恿權貴人士對幣安和趙長鵬進行監管打壓。

雖然從上一次和對手的競爭中勝出,但這一次趙長鵬並不容易脫身。最新消息顯示,一名美國地方法官不顧政府的反對,批准了趙長鵬在明年2月份宣判前返回阿聯酋的請求。

但在11月22日的一份法庭文件中,美國司法部的檢察官敦促法院重新考慮,稱趙長鵬有不回到美國的“重大風險”。檢察官稱,如果趙長鵬選擇不承擔其行爲的全部後果,他很容易就可以承受超過2000萬美元的損失,然後在阿聯酋過上舒適生活。

孫宇晨也被美國監管部門盯上了

雷達財經注意到,作爲幣圈的另一個風雲人物,孫宇晨也曾被美國監管部門盯上。

去年3月10日,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報道稱,根據對孫宇晨公司多位前員工的調查,獲悉孫宇晨在波場期間涉嫌內幕交易,還曾在Poloniex期間涉嫌欺詐、洗錢,目前美國國稅局、FBI等已介入調查,孫宇晨可能利用其他國家公民身份逃避法律制裁。

有報道稱,孫宇晨曾通過變換自己的公民身份以及在世界各地開設大量銀行賬戶的方式逃避政府監管。其曾用100萬美元的投資換取了馬耳他國的公民身份,還曾在法庭上稱自己是加勒比羣島聖基茨和尼維斯的公民。僅在美國,孫宇晨就有13個銀行賬戶,在馬耳他還有8個賬戶。一位孫宇晨公司的前僱員稱:“他認爲稅收很愚蠢。”

綜合來看,孫宇晨涉及的指控包括:電匯欺詐、陰謀或意圖進行電匯欺詐、詐騙、洗錢、花費犯罪企業的戰利品、未註冊證券並撒謊、協助和教唆犯罪,以及合謀詐騙美國。

“吃瓜羣衆可以散了,我作爲格林納達駐WTO大使,駐地在日內瓦,既不是美國人,也沒有美國綠卡,不居住在美國,根本不涉及到任何美國稅務事項。”面對美國媒體的指控,孫宇晨予以了全盤否認。

資料顯示,格林納達地處北美,2017年曾被歐盟列入避稅天堂黑名單。

“這都是那些眼紅的人做的假把戲,目的是打擊孫哥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有網友調侃道。

孫宇晨的人生經歷,堪稱“神奇”。一方面,掛在他身上的“光鮮”標籤不計其數:北大學士、賓大碩士、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中國90後創業領軍人物、馬雲弟子……另一方面,其又屢屢因豪擲千金引發熱議,最知名的一次莫過於以約457萬美元拍下巴菲特的慈善午宴。不過,富豪人設背後,孫宇晨也深陷“收割財富,變現跑路”的質疑。

一位投資人曾評價孫宇晨是“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