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鵬認罪卸任 這可能是幣安最好的結果

2023-11-28 89 11/28

創辦幣安(Binance)6
年之後,趙長鵬最終不得不離開這家公司。但這已經是他在與美國監管機構長達數年的博弈中所能取得的最好結果。當地時間週二(11 月 21
日),幣安向美國司法部、財政部以及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認罪並達成和解,同意向美聯邦政府支付總計 43
億美元的罰款和賠償金。趙長鵬承認犯有洗錢罪,他將辭任公司 CEO 一職並支付 5000 萬美元罰款。新任 CEO 由幣安前全球區域市場主管
Richard Teng 擔任。

43億美元(約合307億元人民幣左右)的罰款,這是華人創業歷史上的最大罰款金額,這個數額相當於阿里巴巴那筆創紀錄180億元罰款的1.7倍,是寧德時代今年前三季度淨利的總和。

這筆罰款標誌着美國監管部門對幣安持續數年的調查告一段落。外界普遍認爲和解協議的達成將有利於幣安利空出盡。

與另一加密貨幣交易平臺 FTX 聯合創始人兼 CEO 山姆・班克曼 - 弗裏德(Sam Bankman-Fried)的遭遇對比來看,趙長鵬有可能面臨的最高達 18 個月的監禁更顯得微不足道。山姆・班克曼被判犯有欺詐和洗錢相關的 7 項罪名,刑期最高將達 115 年。檢方稱之爲 “美國曆史上最大的金融欺詐案之一”。

和解協議的達成表明幣安已暫時宣告安全。這家公司在聲明中着重強調,在和解協議中,美國監管部門並未指控幣安挪用任何用戶資金,也未指控幣安進行任何市場操縱。

趙長鵬在繳納了 1.75 億美元的保釋金後獲准回到阿聯酋居住——此前他舉家搬至迪拜以尋求當地政府支持。趙長鵬的量刑聽證會將於美當地時間 2024 年 2 月 23 日舉行。

“我犯了錯,必須要承擔責任。” 趙長鵬在社交平臺 X 上發文說,“這樣的處置對我們社區、幣安和我自己都是最好的。”他說已經無法想象自己再去經營一家初創公司了,計劃先休息一段時間,進行一些區塊鏈 / Web3/DeFi、人工智能及生物技術領域的投資。

不過,趙長鵬仍擁有幣安的大部分股權。

01.發生了什麼?

早在2018年,美國司法部就盯上了幣安,起因是調查一起犯罪分子通過幣安轉移非法資金的案件。美司法部更關注幣安平臺上否存在洗錢行爲,以及幣安是否違反美國製裁規定。這一調查持續數年。

2019 年,幣安爲了應對美國監管在美國開設了 Binance.US,稱其是合規平臺。2021年,幣安因涉嫌洗錢和逃稅受到美國司法部和國稅局的調查

路透社在去年底報道稱,部分聯邦檢察官認爲已收集到足夠證據,可以對幣安採取行動,包括向趙長鵬提起刑事訴訟。
此外,有消息人士稱美國司法部官員與 Binance的律師討論了可能的認罪協議。

彼時,幣安迴應稱路透社報道有誤。

但今年2月,幣安首席戰略官帕特里克・希爾曼(Patrick Hillman)就對外表示,願意支付罰款來與監管機構達成和解。

美國司法部對幣安提出了包括洗錢、串謀開展無牌匯款及違反制裁規定等多項指控,幣安承認了上述所有罪名。幣安在聲明中說,和解協議承認了我們公司過去存在違反合規的犯罪責任,它也爲我們的公司翻開了一個充滿挑戰,卻也是學習和成長的新篇章。

11 月 21 日幣安達成的這份和解協議涉及多家美國監管部門,包括司法部、財政部以及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
但必須強調的是,幣安此次與美國監管部門達成的和解並不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

SEC 在今年 6 月對趙長鵬及幣安所屬關聯公司提起民事訴訟,指控其違反一系列證券法規,包括非法轉移客戶資金、違反美國證券交易規則、經營非法交易平臺,以及存在欺詐性交易等 13 項指控,訴訟狀長達 136 頁。

與 SEC 訴訟有可能耗費數年之久,這將是幣安面臨的又一重大挑戰。《華爾街日報》表示,這也許是 SEC 迄今爲止最重大的行動,強制要求加密貨幣開發者和交易所向 SEC 註冊登記,將意味着加密貨幣行業要採用華爾街必須遵守的一系列成本高昂的監管規則,包括面向投資者的信息披露和禁止某些利益衝突行爲等。

02.居無定所的幣安

趙長鵬此次卸任 CEO 在之前就有跡象可循。

在美國監管機構對幣安多年的調查壓力之下,趙長鵬最早在 2021 年就對外透露過辭去 CEO 的打算。他說,自己正打算物色一名“具有強大監管背景的人”作爲幣安新任 CEO。據《晚點Latepost》報道,趙長鵬考慮退位的主要因素是來自各國政府對幣安不斷收緊的監管。

過去數年,雖然趙長鵬一直聲稱擁抱監管,但幣安從未真正與全球任何一家政府機構達成實質性合作。自成立以來,這家公司一直遊走在不同的國家和地區,來謀求對加密貨幣領域最友好的政策支持。

趙長鵬於 2017 年在上海創辦了幣安,那時正處於區塊鏈在國內爆發的前夜,投資人趨之若鶩。只用了半年時間,幣安就躍居爲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貨幣平臺,持續至今。

但隨着中國全面禁止代幣發行融資活動,叫停加密貨幣交易業務,趙長鵬緊急率領團隊轉戰日本。一篇報道中稱,趙長鵬在幾周內祕密而緊張地將 200 多個阿里巴巴服務器上託管的數據遷移到亞馬遜及其他海外服務器上。

2018 年 1 月,由於日本 Coincheck 交易所被盜,造成超過 34 億元人民幣損失,日本金融廳緊急對加密貨幣交易平臺出臺嚴厲監管措施。3 月,日本金融廳稱幣安未在日本註冊就開展加密貨幣交易業務,對其發出警告。4 天后幣安就撤離了日本。

此後幾個月,趙長鵬密集到訪包括馬其他、烏干達、百慕大等國家,以謀求在當地獲得合法經營。但這些合作均不長久。

接連在多個加密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的國家和地區受挫之後,趙長鵬放棄了設立幣安實體總部的構想。趙長鵬對外稱幣安是一家去中心化的組織,沒有全球總部,他在哪裏辦公,哪裏就是幣安的總部。

他曾在東南亞、歐洲等多地遊走,居無定所,行蹤不定。疫情期間,他一度停留在新加坡,在一間不到 10 平方米的小房間內遙控指揮着自己的加密貨幣帝國。

趙長鵬隱祕的行蹤甚至被人認爲是幣安有意營造的結果。《財富》雜誌在今年 4 月的一篇專訪報道中稱,2021 年,幣安的一家競爭對手爲尋找趙長鵬的蹤跡僱傭了私家偵探,但最後仍一無所獲。這名私家偵探懷疑,幣安專門僱傭了人手來掩蓋趙長鵬的行蹤。

甚至 SEC 在今年 6 月起訴趙長鵬及幣安附屬公司後,最後也因未能將法庭文件送達至趙長鵬手上,轉而只能請求法院批准以 “替代方式 “向趙長鵬的律師發送文件副本。

某種程度上,幣安去中心化的組織架構也爲這家交易平臺逃避各國政府監管提供了幫助。一些媒體在報道中稱幣安遊走在灰色地帶,遊離於監管之外,並從違規交易中攫取利潤。

03. 精神偶像 CZ

趙長鵬在圈內更廣爲人知的名字是“CZ”,熱衷於通過 X 與他的支持者們交流,他的賬號“cz_binance” 擁有超過 874 萬名粉絲。那條他宣佈辭任幣安 CEO 的帖子下,滿屏的留言都是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CZ認罪並辭去CEO的消息曝光後,有幣圈人士表示,幣安的代表性人物在各社交羣體中迅速做出迴應,以平穩的態度迴應了用戶的質疑。他們認爲,CZ爲了幣安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他已經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但幣安的歷史仍在繼續。

甚至有幣圈媒體發文稱,CZ一直加密貨幣最忠實的信仰者之一,是偉大的華人創業者。

趙長鵬之所以被圈內人士崇拜,與他成長經歷和謙和形象有關。他未完成大學學業,憑藉過人技術白手起家,他所開創CZ 時代的 6 年,也是加密貨幣蓬勃發展 的6 年。圈內人士認爲,幣安在熊市中對行業信心的樹立功不可沒。

不過,前華人首富的爭議也不小,包括幣安一系列被稱爲“割韭菜”的事件,比如受害者在幣安倒欠錢的穿倉事件、私吞國外用戶107個比特幣、幣安智能鏈多個項目“跑路”,以及合同市場因惡意斷網而導致的爆倉事件,甚至是招聘啓事中的低俗擦邊球營銷等。

但無論哪種形象,他始終活在網絡世界。11 月 21 日趙長鵬罕見地出現在西雅圖聯邦庭審現場,出乎多數人的意料。

根據外媒,作爲去年幣圈震盪中爲數不多幸存的知名交易所,幣安想要繼續活下去就要了結要各種法律訴訟。在達成和解後,仍可能面臨美國司法部的刑事指控,幣安如果能滿足預設的條件,這項指控就不會再進行下去。這些條件涉及支付鉅額罰款、發佈錯誤行爲聲明,並建立監督合規程序。

目前,趙長鵬已經繳納1.75億美元保釋金後被釋放,等待其涉嫌洗錢案件的“進一步訴訟”。作爲保釋條件的一部分,他必須在預定的判決日期前14天返回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