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鵬認罪,幣安領罰 全球最大加密幣交易所犯了什麼事?

2023-11-28 27 11/28

加密貨幣市場又颳起新“風暴”。北京時間11月22日,美國司法部官網發佈消息,運營着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Binance.com的幣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幣安”)承認反洗錢不力、參與無證匯款和制裁違規的行爲,並同意支付43億美元罰款;同時,幣安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趙長鵬承認自己未能維持有效的反洗錢計劃,已辭去幣安首席執行官的職務。

趙長鵬認罪,幣安領罰 全球最大加密幣交易所犯了什麼事?

幣安與美國政府多個部門達成的認罪協議,也結束了對這家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爲期多年的調查。上述消息公佈後,幣安幣下跌近6%。比特幣24小時價格下跌近2%,位於36800美元一線。

趙長鵬認罪,幣安領罰 全球最大加密幣交易所犯了什麼事?

從麥當勞打工仔到華人首富

趙長鵬是誰?總資產一度超過農夫山泉董事長鍾晱晱,達到900億美元。

他創立的幣安公司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對於許多不瞭解加密貨幣的人而言,趙長鵬這個名字似乎十分陌生。直到2020年後,趙長鵬才時常伴隨着“華人首富易主”的新聞標題進入公衆視野。

趙長鵬認罪,幣安領罰 全球最大加密幣交易所犯了什麼事?

據時代週報報道,1977年,趙長鵬出生在江蘇連雲港,12歲時全家搬到了加拿大溫哥華,其母親是一名教師,父親在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擔任學者。爲了減輕家庭負擔,他曾在麥當勞以4.5加元(約合24元人民幣)的時薪打工,還在加油站上過夜班。也許是這樣的成長經歷,讓他對錢格外感興趣。

從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的計算機專業畢業後,趙長鵬在2001年進入彭博社開發期貨交易軟件,又去了東京證券交易所工作。他的事業蒸蒸日上,在兩年內三度晉升,同時管理着橫跨三大洲的團隊。

直到2013年,趙長鵬才聽說了加密貨幣。

2013年12月,趙長鵬在拉斯維加斯的一次會議上遇到了加密貨幣以太坊的創始人之一Vitalik Buterin。在後者的啓發下,趙長鵬嘗試了兩家涉足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的公司,並決定自己創業。他賣掉了公寓,在比特幣上投資了100萬美元。

“我爸爸一直教導我要努力工作,找一份體面的工作。但讀完《富爸爸窮爸爸》之後,我開始思考,也許我想擁有一家公司。”趙長鵬曾對《財富》雜誌如此表示。

在基本不受監管的混亂行業中業務迅速增長

2017年,趙長鵬成立了幣安,他在期貨交易上的經驗也派上了用場。通過首次代幣發行,幣安籌集了1500萬美元的資金。

憑藉着極快的交易響應速度、50%的交易費用折扣,幣安在短短八個月內就成爲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由於幣安專注於加密貨幣之間的交易,不涉及加密貨幣的兌現,因此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避開銀行和監管機構的某些規則。幣安在2022年年底擁有超過1.2億用戶,每天處理價值約650億美元的交易,佔市場的70%。幣安從中收取手續費,同時自己發行加密貨幣BNB。按照規模計算,BNB爲全球第四大加密貨幣。

而趙長鵬的個人財富也大多來自他持有的加密貨幣和他在幣安的持股。

據CNN報道,自美國監管機構從6月開始加大對該公司的壓力以來,這一份額已降至接近40%,但仍然沒有其他交易所能與之相提並論,美國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也僅以5.37%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三。

與此同時,趙長鵬也長期隱藏公司總部的位置,據悉,此前曾設立在迪拜,而幣安的控股公司則位於開曼羣島。有消息人士稱,只要有國家願意爲幣安提供優惠的政策,幣安就會將總部遷到那裏,這使其更難得到監管。

13項指控,遭美國證交所起訴

事實上,監管的鐵拳早已對混亂的加密貨幣市場虎視眈眈。

2022年12月,趙長鵬的老對手,全球第二大加密貨幣交易所FTX的創始人班克曼因金融詐騙在巴哈馬被警方逮捕。FTX也迅速倒閉,用戶大量涌入幣安。

隨着調查的深入,FTX創始人團隊構建的龐氏騙局逐漸浮出水面,班克曼最高可能被判處115年的監禁。

現在,可能輪到趙長鵬和幣安了。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對幣安提起民事訴訟。今年6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該公司提起了廣泛的訴訟,指控幣安經營一家非法證券交易所,並對客戶資金處理不當。

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幣安提起的13項指控中,幣安將數十億美元的客戶資金與幣安自有資金混合在一起,這一指控類似於針對現已破產的FTX的指控。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加里·詹斯勒(Gary Gensler)表示,趙長鵬和幣安的實體參與了一個廣泛的欺騙、利益衝突、缺乏披露和蓄意逃避法律的網絡。

幣圈監管趨嚴

談及此次幣安領罰風波對於幣圈的影響,博通諮詢首席分析師王蓬博表示,事件對市場無疑會產生波及,加密貨幣估值仍有降低的可能。

“幣安領罰對於幣圈來說,喜憂參半”,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稱,處罰後對幣安的監管短時間會弱化,但同時,虛擬貨幣的弊端重新擺在各國監管面前。

“擦邊球”,一直是業界對加密貨幣形勢的形容,也使其長期處於監管的灰色地帶,各國對其態度不盡相同。加密貨幣自身運營特點與美國監管方式,決定了其更容易被用於洗錢、炒作,成爲違法犯罪的中介和渠道。

盤和林指出,加密貨幣繞過監管是其固有特徵,洗錢是必然存在的問題。而監管並未找到好的辦法來監督洗錢、欺詐等問題,各國對此心知肚明。這次之所以達成認罪協議,也正是因爲取證困難。

與海外不同,國內嚴格禁止虛擬貨幣進行支付、炒作、運營等活動。王蓬博坦言,市場環境一定是要合規的,也需借鑑中國在宏觀審慎金融監管框架和工具方面的積極經驗,堅決支持反洗錢,在金融框架體系內完成展業。

在多名分析人士看來,美國相關機構持續加強監管之後,加密貨幣市場的不確定性加劇,但長期來看,市場將更爲規範。“從反洗錢和合規的角度,機構需要讓交易更加透明,讓政府參與交易監管,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盤和林說道。

鏈接:幣安領罰事件脈絡

11月22日

趙長鵬同意認罪並辭去幣安交易所CEO職務

11月21日

美國司法部要求幣安支付40億美元終結刑事調查

6月5日

美國證交會起訴幣安和其CEO趙長鵬違反美國證券交易規則

3月28日

趙長鵬迴應被美國監管起訴:感到意外和失望

3月28日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指控幣安及趙長鵬涉嫌非法交易

上游新聞綜合自時代週報、澎湃新聞、財聯社、北京商報、百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