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認罰43億美元,趙長鵬認罪、辭職 懸念是,CZ會入獄嗎?

2023-11-29 44 11/29

趙長鵬面臨最高18個月的監禁,目前幣安仍未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達成和解。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首席執行官趙長鵬已經辭去首席執行官職位,並承認違反了美國反洗錢法,這一妥協可能會保留幣安繼續運營的能力。

幣安認罰43億美元,趙長鵬認罪、辭職 懸念是,CZ會入獄嗎?

媒體援引庭審記錄稱,趙長鵬週二出現在西雅圖聯邦法院並提出抗辯。檢察官指控幣安爲受制裁組織的交易提供便利,並鼓勵美國用戶隱藏位置,以避免洗錢罪名。

幣安認罪並同意支付總計43億美元的罰款,其中包括與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達成民事和解的金額。
但截止目前,幣安仍未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達成和解。

庭審記錄還顯示,趙長鵬同意支付5000萬美元的刑事罰款,不過該數額可能會根據他同意支付的單獨民事罰款而減少。趙長鵬的認罪協議尚未公開。

“我犯了錯誤,我必須承擔責任,”趙長鵬在社交媒體平臺 X(前身爲Twitter)上寫道,“這對我們的社區、幣安和我自己都是最好的。”

幣安認罰43億美元,趙長鵬認罪、辭職 懸念是,CZ會入獄嗎?

根據聯邦量刑指南,趙長鵬面臨最高18個月、最低10-12個月的監禁,他將在晚些時候被判刑。

而在幾周前,陪審團裁定了FTX創始人Sam Bankman-Fried(SBF)7項欺詐和共謀罪名成立,意味着這位硅谷的寵兒將面臨終身監禁。他的老對頭趙長鵬最終也會被關進監獄嗎?加密貨幣史上最富有的兩個人是否會成爲獄中密友?

根據CoinDesk的數據,幣安的原生代幣幣安幣 (Binance Coin) 較前一天下跌5.3%,至 242美元。最大的加密貨幣比特幣同期下跌1.5%。

幣安在一份聲明中承認,過去它缺乏必要的合規控制,但此次和解標誌着其承擔了責任。由於官司纏身,幣安今年解僱了大批員工,高管紛紛出逃。

明知違法,故意違法

檢察官指控幣安爲受制裁組織的交易提供便利,並鼓勵美國用戶隱藏位置,以避免洗錢罪名。

檢察官稱,幣安在2018年就知道自己擁有數百萬美國用戶,但沒有設立檢測洗錢或違反制裁法的計劃。檢察官稱,幣安在2018年1月至2022年5月期間處理了美國人與據信位於伊朗的用戶之間價值8.99億美元的交易。

檢察官稱,
趙知道自己有很多美國客戶,他在2019年9月的一次聊天中寫道,儘管法律似乎禁止這樣做,但他還是積累了如此多的美國用戶,
“請求原諒比獲得許可更好”。

“使用新技術來違法並不會讓你成爲破壞者。這會讓你成爲罪犯,”司法部長Merrick Garland 說。

該交易使趙能夠保留其對幣安的多數股權,儘管他將無法在該公司擔任高管職務。司法部官員表示,他沒有資格返回公司。

幣安仍未與SEC達成協議,趙長鵬面臨潛在威脅

知情人士稱,幾個月來,司法部和幣安一直在努力達成協議。趙長鵬最近聘請了一位新的首席律師,美國昆鷹律師事務所的 William A. Burck,在司法部代表他出庭,Gibson Dunn & Crutcher 代表幣安。

知情人士稱,幣安和趙長鵬目前仍未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達成和解協議,
SEC於 6 月起訴了幣安和趙長鵬,並指控其違反了《美國投資者保護法》。幣安等頭部加密貨幣交易所已決定向SEC提起訴訟,認爲他們可以證明加密貨幣不屬於SEC監管的投資類型。

據媒體此前報道,司法部的調查着眼於幣安的檢測和防止洗錢的計劃,以及該計劃是否允許伊朗、俄羅斯等受制裁國家的個人在該交易所與美國人進行交易。

知情人士稱,另一項協議解決了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今年早些時候針對幣安和趙提起的民事訴訟。幣安必須支付的 43 億美元包括用於解決 CFTC 索賠和財政部機構提出的索賠的金額。

趙長鵬會入獄嗎?

理論上,違反《銀行保密法》——要求金融機構採取措施防止和抑制洗錢活動——最高可判5年監禁。承認違反該法的趙長鵬也可能面臨5年監禁——但有幾個跡象表明他不會被判最高刑罰。

其一,作爲協議的條件,趙長鵬現在被禁止在幣安擔任執行職務,但也將被允許保留他在幣安的多數股權。

媒體認爲,
司法部做出這樣的讓步表明,官方願意在某種程度上迎合趙長鵬,以期達成有史以來與幣安的歷史性和解。
而聯邦檢察官雖然不會決定趙長鵬將在監獄中度過多長時間,但他們確實有能力就量刑向法官遊說。

雖然司法部的消息人士週二對媒體表示,計劃對趙長鵬施加18個月的刑期,但這並不能保證他一定會進監獄。在過去類似的有關加密貨幣和洗錢的刑事案件中,檢察官曾要求判處重刑,但這些要求都被拒絕了。

另外,趙長鵬接下來的計劃顯然不包括服刑,至少在公開場合是這樣。趙長鵬週二在X上表示,他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享受一些假期,對區塊鏈、DeFi、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初創公司“進行一些被動投資”,並有可能成爲一些企業家的導師。

即使趙長鵬以某種方式被判處入獄,希望他與老對頭SBF在監獄中團聚的人們可能會失望。

根據法律顧問Christopher Zoukis的說法,被判處10年或更短聯邦監禁的罪犯會被安置在最低安全級別的聯邦監獄,這些監獄爲非暴力犯罪者提供宿舍式住宿,並提供相對較好的生活質量。即使趙長鵬得到了最壞的判決,他也會被送往這樣的地方。SBF可能會在中等安全級別的聯邦監獄服刑數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