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炒至幾萬元一瓶的NMN“不老藥”走下神壇:龍頭股高位重挫超七成,僅是一場“爲信仰充值”的膜拜?

2023-12-2 77 12/2

曾被炒至几万元一瓶的NMN“不老药”走下神坛:龙头股高位重挫超七成,仅是一场“为信仰充值”的膜拜?

財聯社12月2日訊(編輯 平方)
被炒至幾萬元一瓶的NMN“不老藥”正走下神壇。在剛進入中國市場時,NMN被部分消費者追捧爲“抗衰圭臬”“不老藥”,
引發從消費市場到資本市場的狂熱追逐
。有多家機構都曾發文稱看好NMN市場的未來發展,中信證券曾在2020年7月研報指出,
NMN行業遠期市場有望達到千億規模。
甚至到近幾個月,
還有不少投資者在互動平臺
向金達威、雅本化學、拓新葯業、特一藥業、溢多利、德展健康、國藥現代、百合股份等
多家上市公司提問NMN的相關情況
,具體如下圖:

然而,NMN龍頭企業金達威二級市場走勢萎靡,公司股價自2020年8月高點
迄今累計最大跌幅73.14%
。此外,雖然NMN作爲化妝品新原料的備案獲通過,
但作爲食品添加劑的申請卻被衛健委直接否決
。作爲一款高度依賴跨境銷售的保健品,
監管收緊引發外界對NMN未來市場的擔憂

▌作爲食品添加劑的夢破碎 被質疑虛假宣傳等亂象纏身 NMN仍是一場“爲信仰充值”的膜拜?

金達威旗下Doctors Best多特倍斯發佈的今年雙11戰報顯示,
雙11期間NMN蟬聯阿里健康類目單品TOP1
。另據科創板日報報道,雙11第一波進口消費數據中,從進口消費品類上看,今年保健品銷售成爲當之無愧的進口消費風口,
NMN等專業保健品全面增長

數據來源:多特倍斯微信公衆號
“不老神藥”NMN曾在資本市場多次引發炒作熱潮。作爲國內NMN概念的龍頭股,金達威2020年7月9日宣佈其NMN產品已上市銷售,公司股價應聲上漲,
在7個交易日內實現6個漲停
。中信證券分析師王喆曾在2020年7月14日發佈研報指出,中國市場近些年保健品行業發展迅速,行業過去10年複合增速9.5%。根據測算,
當前國內每1%保健品人口對應的NMN市場空間爲304億元
,伴隨未來抗衰老產品不斷推廣,
行業遠期市場有望達到千億規模
。艾媒諮詢也提出過預測,預計2023年以“益好生”爲代表的國產長壽酶,將保持70%高速增長,
市場規模將攀升到270億元

數據來源:艾媒諮詢
然而,好景不長。自2020年8月3日達到歷史高點後,金達威便開啓震盪下跌模式,
股價迄今累計最大跌幅73.14%
。其業績同樣在2020年達到頂峯後“往下墜落”,財報顯示,2020年-2022年公司淨利潤分別爲9.59億元、7.89億元、2.57億元。公告顯示,金達威2023年Q3淨利潤5947.86萬元,
同比下跌20.05%,據計算環比下跌38.72%

而在2022年1月,NMN作爲化妝品新原料的備案獲得國家藥監局通過。業內普遍認爲,這代表着NMN在化妝品領域的應用開始鬆綁,被視爲行業發展的利好消息。2023年1月28日,
國家衛健委正式受理NMN作爲食品添加劑新品種
,對此,金達威2月3日在互動平臺回覆表示,會有利於NMN的市場推廣。
二級市場表現方面,金達威於2月13日和14日收盤漲停,2月15日盤中觸及漲停
,2月16日盤中一度大漲超5%。雅本化學、兄弟科技等NMN概念股也在該時間段出現明顯上漲。拉長時間來看,上述三隻股票也在該時間段創下年內迄今的最高點。

但之後不久,
NMN作爲食品添加劑的夢破碎
。國家衛健委官網5月9日發佈新一批的食品添加劑新品種不予行政許可決定書,包括被稱爲“不老藥”的NMN(β-煙酰胺單核苷酸)等21種新品種被列入新名單。

受此影響,5月9日,金達威收盤下跌3.25%,雅本化學收跌2.06%。隨後,有投資者在互動平臺向雅本化學提問NMN申請食品添加劑不被許可,是否影響公司的NMN業務的開展。雅本化學5月15日迴應稱,NMN等大健康產品主要通過跨境電商平臺銷售,目前來看,NMN未被許可作爲食品添加劑這一情況
對跨境電商渠道銷售無直接、顯著影響

在5月份召開2022年度股東大會上,金達威董事長江斌認爲,
將NMN稱呼爲“不老藥”並不合適
。目前,NMN迎來了行業低迷期,一方面是
亞馬遜下架NMN產品
,另一方面,近期NMN被申請爲食品添加劑遭國家衛健委否決。江斌還表示:“(NMN)還存在另一種銷售現象,在內地加工,然後到香港地區去‘涮一下水’。又走回來,然後在廣東、江蘇、浙江一帶,私下用微信羣(售賣),
這裏面就會有很多質量問題
。”

據南方週末報道,NMN市場亂象還不止這些,
首先就是虛假宣傳
。一位從業人員回憶,在市場最瘋狂的時候,
不少產品都誇大使用效果
,稱NMN“有助於延緩衰老”“預防三高、糖尿病”“預防高血壓”“讓新冠病毒檢測轉陰”“消滅HPV病毒”等,甚至別有用心地把“抗衰”和“長生不老”划起等號。“即便現在,一些自媒體和微商,也仍然在傳播這些信息。”

現在,打開電商平臺挑選NMN產品,
常見品牌的瓶裝價已由數萬元降至千元左右
。價格已經下降不少,但對於普通消費者來說,
市場分析人士指出,NMN似乎仍是一場“爲信仰充值”的膜拜
,至於“爲信仰充值,究竟值不值得”
目前市場顯然沒有一致的答案
。不少消費者也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購買NMN產品,相關商品評論常見的留言是
消費者購買之前並不知道產品到底有沒有用

不僅如此,作爲一款高度依賴跨境銷售的保健品,中國國家衛健委、美國FDA等海內外審批層面態度的收緊,
也引發外界對NMN未來市場的擔憂
。另一方面,賣方增加、產品迭代逐漸使上下游市場競爭陷入“內卷”。業內指出,如今,
整個NMN市場僅原料端每年的出貨量就達到百噸級的產能
,國內企業已經
拿下全球NMN原料供應的90%左右
。金達威曾在2022年年報中披露,
公司NMN實際產能已達500噸
;另據公開信息,基因港餘姚工廠的規劃產能也達到200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