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柴油船被迫繞行半個南美洲!巴拿馬運河大梗阻已成全球航運業大患

2023-12-5 38 12/5

美国柴油船被迫绕行半个南美洲!巴拿马运河大梗阻已成全球航运业大患

財聯社12月5日訊(編輯 瀟湘)
隨着受乾旱影響的巴拿馬運河的航運瓶頸日益惡化,正促使美國柴油運輸船自2020年以來首次繞過南美洲最南端前往智利。

根據Kpler的數據,“綠色天空號”(Green Sky)柴油船目前正在將從美國路易斯安那州Clifton Ridge碼頭裝載的超低硫柴油,運往智利瓦爾帕萊索。

據Kpler稱,這艘柴油船這一次沒有試圖穿越巴拿馬運河,而是沿着南美洲東海岸駛向了該洲最南端的麥哲倫海峽,這是自2020年以來,墨西哥灣沿岸柴油貨物首次以此航線進行繞行。

麥哲倫海峽因航海家麥哲倫於1520年首先由此通過進入太平洋而聞名,該海峽東部每年9月中旬至來年3月盛行西南風,還往往會有風暴的產生,由於風大流急,航行通常頗爲困難。

在全程運費接近歷史最高水平的情況下,這一旅程花費的時間,預計也將比以往通過運河的時間多出大約一週。
根據 Argus Media的數據,從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到智利的燃料運輸成本,在11月下旬飆升至了創紀錄的每船460萬美元。 這是年初成本的兩倍多。

然而即便如此,在一些航運人士看來,與巴拿馬運河眼下的嚴重堵塞、曠日良久的排隊以及天價的優先通過權拍賣價相比,繞行數千公里似乎也已不算什麼。

由於歷史性的乾旱,巴拿馬運河的水位極低,當局已經限制了運輸,造成了長時間的大面積延誤,從而導致運費飆升。未來幾個月,隨着巴拿馬進入一年一度的旱季(通常從12月開始,一直持續到4月或5月),瓶頸問題只會更加嚴重。

巴拿馬運河大梗阻已成航運業大患

加通湖是巴拿馬運河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爲運河船閘提供淡水,但今年由於厄爾尼諾現象引發的乾旱,加通湖幾乎沒有降雨。因此,巴拿馬運河管理局已經縮減了允許通過的船隻數量,從過去的平均每天36-38艘減少到了近期的22次,明年2月預計還將進一步減少到18艘——僅爲正常數量的一半。

運河管理局還降低了吃水深度,這意味着一些船隻必須減少載貨量。即使明年降雨季按時恢復,交通擁堵和吃水限制預計也將長期持續。不少專家稱,在2024年年中雨季開始前,巴拿馬運河都無法恢復運力。一些貨船不得不等待長達20天才能通過運河,併爲此支付昂貴的延誤費用。

爲了解決這一問題,巴拿馬運河管理局正組織船東參加拍賣會,以競拍的方式安排優先過閘的資質。上月早些時候,日本一家能源企業就爲一艘液化石油氣運輸船支付了397.5萬美元的鉅額“插隊費”,拿下15日當天的優先通行權。運河管理局透露,這甚至並不包括約10萬美元的常規過路費用。

根據Waypoint Port Services的數據,一年前的此類平均拍賣價格僅約爲17.3萬美元。

在過往,當巴拿馬航線受阻時,得克薩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煉油廠,往往會將運往南美東部的貨物,轉運到大西洋對岸的歐洲市場。
而隨着未來幾個月航運限制的進一步收緊——幾乎看不到緩解的跡象,這一幕很可能將再度發生,這將影響到這些進口地區的能源供應。

與此同時,從墨西哥灣沿岸或美國東部港口駛往亞洲的船隻原本也主要仰賴巴拿馬運河通行,但如今可能也不得不改道,繞道南非的好望角或埃及的蘇伊士運河。

每條替代航線都會增加10天到三週的航程,具體取決於船隻的航行速度。據Avance Gas Holding Ltd稱,目前約有50 艘超大型天然氣運輸船正通過蘇伊士運河或好望角返航美國,相較7月份的10艘數量出現大幅增加。

Cheniere Energy液化天然氣租船和運營副總裁James Allen近期在一場天然氣行業會議上表示,“當我知道我不得不繞道好望角或蘇伊士運河,而不是在巴拿馬運河排隊等候——尤其是當排隊開始變得非常絕望,你需要支付400萬美元插隊的時候,我晚上反倒正睡得更香。”

全球貿易恐受重大影響?

航運公司目前正試圖將額外成本轉嫁給客戶。最近幾個月,班輪巨頭赫伯羅特、地中海航運和馬士基都宣佈了與巴拿馬運河相關的新附加費。

荷蘭國際集團經濟學家Inga Fechner表示,全球需求低迷削弱了對大宗商品和消費者價格的影響。但從長遠來看,更高的運輸成本將產生涓滴效應,最終打擊消費者。她表示,“成本越來越高,尋找替代航線會增加成本,最終可能也會影響價格。”

石油和天然氣船、運輸各種貨物的集裝箱船以及穀物運輸船,是過往通行巴拿馬運河的主要運輸工具。美國是向亞洲出口大豆、玉米和小麥等穀物的主要國家,其中大部分穀物以往通常從墨西哥灣沿岸出發,途經巴拿馬運河。但如今,巴拿馬運河的梗阻和密西西比河的低水位,已經促使一些美國種植者將穀物裝上火車運往美國西北太平洋地區,再從那裏運往亞洲。

航運服務公司Banchero Costa的研究經理Enrico Paglia指出,與2022年相比,今年美國對亞洲的穀物出口總量下降了26%,通過運河的穀物流量下降了37%。

Paglia指出,
如果運河瓶頸進一步惡化,巴西、烏克蘭和俄羅斯等其他主要穀物出口國很可能將受益,填補美國產品在亞洲的缺口
。由於運河限制的增加,巴西穀物的貿易已經變得更加活躍。因此,
美國谷物出口商可能會受到貿易中斷的最大沖擊。

英美航運公司首席執行官Paul Snell表示,運河堵塞已迫使他的公司停止從西雅圖向荷蘭鹿特丹的花卉市場運送新鮮的蕨類植物。該公司爲美國西海岸的其他產品找到了解決辦法——通過鐵路將堅果和乾果從加利福尼亞州運至休斯敦或弗吉尼亞州諾福克,然後將它們轉移到開往歐洲的集裝箱船上。但對於新鮮水果來說,運輸時間的增加是一個問題,特別是來自智利和祕魯等,過往通過巴拿馬運河運往美國東部和歐洲的國家的新鮮水果。

他表示,“考慮到我們將在運河問題最嚴重的時候,迎來我們的業務旺季,這對我們有重要影響。”

集裝箱運輸平臺Transporeon首席收入官Nikolay Pargov則指出,
集裝箱船運營商已經在預訂替代航線,以在2024年避開巴拿馬運河。
然而,集裝箱船僵硬的航線——對一些航運公司來說,每艘船都要考慮數千名客戶,加大了在最後一刻改變航線的難度。對於託運人來說,他們需要接受更長的運輸時間,併爲此花費更多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