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阿特曼首次提及傳為政變導火線的「Q*模型」,定調為「不幸的洩密事件」

2023-12-5 39 12/5
OpenAI阿特曼首次提及傳為政變導火線的「Q*模型」,定調為「不幸的洩密事件」

OpenAI創始人山姆·阿特曼(Sam Altman)週三正式重新擔任CEO。在經歷了突遭罷免,然後又戲劇性回歸後,阿特曼週三接受了外媒的採訪,回顧了從被罷免到回歸這一過程。

但是,對於被罷免的具體原因,奧特曼依舊三緘其口,他希望讓董事會的調查揭曉真相。他表示,自己從這次事件中學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沒有他,OpenAI也能正常運轉。

以下是採訪全文:

媒體:山姆,我希望先解決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那就是我們仍然不知道你被解僱的確切原因。你覺得你為什麼被解僱嗎?

阿特曼:董事會將對此進行獨立審查,對此我非常歡迎。我現在沒什麼其他可說的,但我期待著瞭解更多事情真相。

媒體:OpenAI董事會之前說對你失去了信任,你對此怎麼看?

阿特曼:這個問題你最好問他們。

媒體:你在X上說,你和董事會成員明顯有在誤解。這些誤解是什麼?

阿特曼:我覺得我還沒準備好談論這個話題。我認為讓這個審查過程進行下去是非常重要的。我很樂意談論任何有前瞻性的事情。我想將來有一天我會很高興地談論這裡發生的事情,但不是現在。

媒體:為什麼現在不能談?

阿特曼:我只是想讓審查繼續下去,不想干擾它。

媒體:你在內部備忘錄中談到了伊利亞·蘇斯克沃(Ilya Sutskever,OpenAI首席科學家)。你能告訴我他為什麼改變主意,決定和其他員工一起支援你回歸嗎?

米拉:我們不知道,你得問伊利亞。

媒體:山姆,事後看來,讓你回來的主要動力是什麼?

阿特曼:這個過程真的很有趣。那個週六早上,一些董事會成員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願意討論一下。我的第一反應是反抗,感覺就是「夥計,我現在很受傷,很生氣,我覺得這很糟糕」。

然後,我馬上又開始想,很明顯,我真的很喜歡這家公司。過去四年半時間裡,我把所有心血都投入到了這家公司,大部分時間都在從事這項事業。我們在我非常關心的使命上取得了巨大進展,這個使命就是實現安全有益的通用人工智慧(AGI)。但是也要感謝各位同事和所有在我們身上投下如此重大賭注的合作夥伴,還有米拉和領導團隊,以及所有在這裡從事這項了不起工作的人。

我花了幾分鐘時間才振作起來,說服自己,撫平情緒,然後對打來電話的董事會說:「是的,我當然想談談。」

媒體:所以,董事會想讓你回去?

阿特曼:是的

媒體:你一開始猶豫了嗎?

阿特曼:有一點。這件事發生後,我心裡五味雜陳。

媒體:很明顯,員工站在你這邊,這對你回歸發揮了多大作用?

阿特曼:毫無疑問,我們憑藉著一支更強大、更團結、更專注、更忠誠的團隊度過了難關。我們之前就具備了強大信念和專注力,現在我認為更上了幾層樓。這讓我感到一些慰藉。

在整個過程中,我們沒有失去一名員工,一個客戶。他們不僅在難以管理增長的情況下保持產品運轉,而且還推出了新功能。研發進展也在推進中。

媒體:你想回董事會嗎?

阿特曼:這聽起來像是一個公關話題,不是我現在關注的東西。我有一大堆非常困難、重要和緊急的工作要做。我希望能夠做好自己的工作,但這與是否進入董事會無關。這不是我現在花時間想的事情。

媒體:你說的“改進治理結構”是什麼意思?OpenAI的非營利控股公司結構會發生改變嗎?

阿特曼:這個問題最好留給董事會成員回答,但也不是現在。老實說,他們需要時間,我們會在這方面支援他們,讓他們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很明顯,我們的治理結構出了問題。解決這個問題的最佳方式還需要一些時間。我完全理解人們為什麼希望立即得到答案。但我也認為期望立即得到答案是完全不合理的。

媒體:為什麼你認為這是不合理的?我認為人們對發生的事情有很多不解。(你被解僱)似乎是因為分歧,而不是瀆職之類的事情。

阿特曼:哦,這是因為設計一個真正優良的治理結構,特別是對於這樣一個有影響力的技術公司而言,不是一個星期就解決的。我們需要花大量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進行辯論,獲得外界的反饋意見,進行壓力測試。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媒體:OpenAI的安全工作方法是否會因為剛剛發生的事件而發生變化?

米拉:不,這和安全無關。

媒體:有報導說你們的Q*模型取得了突破,到底什麼情況?

阿特曼:我對於這次不幸的洩密沒有特別的評論。但是我想繼續重申一件事:我們希望這項技術繼續快速發展,我們也希望繼續努力研究如何保證其安全有益。這是我們以前每天醒來要做的事情,也是將來每天醒來要做的事情。我認為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意見非常一致。

我們不評論任何具體的事情或項目,我們相信進步的源泉就是研究。你總有可能碰壁,但我們預計將繼續取得重大進展。我們希望就這個問題與世界保持接觸,想辦法把它做得儘可能好。

媒體:最後一個問題。我相信你還在思考這一切。我知道這才發生不久,那麼你從整個事件中學到了什麼?

阿特曼:我學到了,沒有我公司也能正常運轉,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當然,別誤會我的意思,我很高興能回來。但我回來後沒有任何壓力,不會認為「哦,天哪,我必須這樣做,或者公司需要我什麼的」。我自我感覺良好,這是因為要麼我挑選了優秀的領導者,要麼我很好地指導了他們。我很高興公司沒有我也會完全沒問題,團隊已經準備好了,成長了。

 

  • 延伸閱讀:OpenAI正式宣告Altman回任CEO,Altman談曾被視為「叛變首腦」Ilya Sutskever:希望他回來繼續工作
  • 延伸閱讀:OpenAI神秘新模型「Q*」曝光:為何強大到讓董事會警惕、Altman一度被離職?網友:莫非是天網雛形
  • 延伸閱讀:靠著微軟拉他一把,Altman打了一場可以寫入矽谷歷史的反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