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代言翻車屢見不鮮 C羅也被虛擬幣拖下了水

2023-12-7 42 12/7

C羅也被虛擬幣拖下水了。人稱“C羅”的足球明星克里斯蒂亞諾·羅納爾多(Cristiano Ronaldo)被告了,
三名男子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南區法院提起集體訴訟,指控C羅曾爲幣安做的推廣涉嫌“欺騙和非法”。
這一次與C羅一起被告的,還有F1、奔馳以及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等組織。原告認爲,正是C羅等名人與幣安的合作關係,引導了他們進行代價高昂且不安全的投資。

聽起來有點複雜,簡單來說,就是C羅曾和幣安合作發行非同質化代幣(NFT),如今幣安深陷麻煩,C羅作爲曾爲平臺站臺的明星,也跟着遭了殃。

C羅和幣安的合作不可謂不高調。

去年6月,距離卡塔爾世界盃揭幕還有近半年的時間,幣安就宣佈和C羅簽訂了獨家NFT授權協議,而且是“多年”協議。在當時的相關視頻中,C羅表示:“我們將改變虛擬貨幣遊戲,並將足球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在世界盃期間,雙方合作的首個NFT“CR7”發售,名字是C羅姓名首字母加其球衣號碼,起售價從77美元到1萬美元不等。

今年6月,雙方再次合作,突出“ForeverCR7:The GOAT”系列NFT,起售價從10美元到1.5萬美元不等,其中最高稀有度級別NFT的持有者還有機會與C羅見面。發佈近兩天,該系列NFT已經售出超過90%。

實際上,就在10月,幣安的CMO還在X平臺上發佈了C羅的視頻,視頻中C羅身穿印有“Binance”字樣的衣服,宣傳即將推出的新NFT系列。

不難看出,C羅與幣安的合作深入且持久。

11月底,幣安“翻車”,美國司法部稱幣安承認參與無證匯款和違反制裁等行爲,同意支付43億美元罰款。同時,幣安創始人兼CEO趙長鵬辭去CEO職務。而C羅與幣安合作的NFT系列價值縮水嚴重,CR7系列的價格已經跌至1美元。

本次訴訟之所以對準C羅等知名人士,邏輯也很簡單,在原告眼中,正是因爲有知名人士站臺,幣安才能做大做強,自己纔會投資,繼而纔會損失慘重:
“有證據顯示,幣安發行和銷售未註冊證券的欺詐行爲之所以影響範圍那麼大,與全球一些最富有、最有影響力的知名組織和名人的自願幫助和協助有關——例如被告C羅。”

訴狀中提到,C羅相關NFT宣佈後,“幣安”關鍵詞的在線搜索量增加了500%,而原告正是因爲C羅的參與才遭遇了投資的大幅虧損,損失超過10億美元。

爲什麼有那麼多明星都曾和虛擬幣交易平臺深度合作,以致今時今日引火燒身?
要想解開這個疑問,還要將目光轉向虛擬幣市場的“夏天”。

如果說如今虛擬幣市場進入漫長的“寒冬”,2021年就是火熱的“夏天”,並延續到2022年,直至FTX是年年底破產。在2021年,全球加密貨幣市值增長了5倍,虛擬幣的代表比特幣價格一度逼近7萬美元/枚,達到歷史最高位,全球加密貨幣用戶數超過2億。

而相當於虛擬幣界的Paypal、支付寶的在線交易平臺,也在此時迎來高光。Crypto.com在2022年中旬稱其用戶突破5000萬,是2020年年底的五倍;幣安的用戶數量年內從2000萬躍升至8500萬;FTX則在2021年用戶數增長1300%,在全球上百個國家坐擁500萬用戶,現貨交易總額達到7190億美元。

那一年,FTX完成兩輪、總金額超過13億美元的融資,參投的包括紅杉資本、軟銀、淡馬錫控股等,在當年第二輪融資後,FTX的估值達到250億美元,這個數字在次年1月的融資後已經達到了320億美元的峯值。

虛擬幣市場的繁榮之下,線上交易所走向臺前,向主流進攻。
有的創始人愈發頻繁地拋頭露面,爲虛擬貨幣佈道,也以其財富神話被主流媒體青睞。如趙長鵬在2021年以900億美元身價,擠下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成爲“華人首富”。FTX創始人山姆·班克曼-弗裏德(Sam Bankman-Fried)則在2022年5月登上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被評爲2022年《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

虛擬幣交易所本身的宣傳開始擴大,佔領用戶心智。美國網友在2021年幾乎被明星的加密貨幣宣言所包圍:好萊塢影星馬特·達蒙(Matt Damon)出現在Crypto.com交易所的廣告短片中,這則廣告宣稱“財富眷顧勇敢者”;初代網紅帕麗斯·希爾頓(Paris Hilton)在The Sandbox metaverse的活動上打碟,化身DJ;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Instagram上爲一款名爲EthereumMax的代幣宣傳。

此外,體育圈也彷彿被加密貨幣“攻陷”。僅就FTX來說,在2021年和NBA邁阿密熱火隊簽訂1.35億美元、長達19年的協議,主場球館直接更名爲FTX球館,還和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簽了爲期五年的協議,不僅合作發NFT,裁判員的衣服上都配上了FTX的標誌。

據GlobalData,FTX是年花費了近1億美元用於體育贊助,這還不是最多的,其同行Crypto.com和專門做粉絲代幣的Socios.com在體育營銷上花銷更大。

極具商業價值的體育明星自然也成爲FTX的目標,籃球明星庫裏、橄欖球明星布雷迪及其前妻,也正是在2021年和FTX達成了深度合作。庫裏成了FTX的品牌大使,布雷迪則是形象大使。他們都出現在FTX的廣告宣傳片中,布雷迪夫婦還多次現身FTX的線下活動中,和FTX的創始人或高管在舞臺上談笑風生。次年,Binance簽下C羅。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2021年底開始,“元宇宙”的概念被炒得火熱,與加密貨幣強聯繫的非同質化代幣NFT也頗爲流行。中國的網友八成都還記得周杰倫曾有價值300萬的“無聊猿”NFT被盜,林俊杰曾現身新加坡加密貨幣行業大會“Token 2049”。虛擬貨幣交易所與明星的合作,也在代言宣傳之外,有了合作發NFT這個選項,相當於明星周邊產品。

不是每一段合作都公開了價碼,但從碎片信息中可以看出虛擬幣交易平臺的“財大氣粗”。《大空頭》作者邁克爾·裏維斯(Michael Lewis)正在籌備有關班克曼-弗裏德的新書,後者告訴他,
FTX給庫裏的合作價格是3500萬美元,換取庫裏3年60個小時對FTX的推廣。
此外,布雷迪同樣的條件下報酬是5500萬美元。

在2022年的超級碗上,虛擬幣交易所的較量達到高潮。超級碗被中國網友戲稱爲“美國春晚”,是美國絕對的收視率之王——人口3.5億的美國,過去10年每年吸引超過1億觀衆收看。這使得超級碗成爲商業廣告盛宴,廣告費水漲船高,在去年轉播超級碗的電視臺中,NBC的廣告價格達到30秒650萬美元,而福克斯電視臺則爲30秒700萬美元。

2022年的超級碗被加密貨幣行業“佔領”,
FTX、Coinbase、Crypto.com以及eToro等幣圈新貴總計投入5400萬美元購買超級碗廣告。其中Coinbase花1400萬美元購買1分鐘的廣告,簡單粗暴地展示註冊平臺的二維碼。

被某個新興行業“佔領”,這樣的事上一次在超級碗上演還是2000年。那是第34屆超級碗,14家互聯網公司一起涌入,人稱“Dot-Com Super Bowl”。二十年後,加密貨幣行業涌入超級碗廣告,卻成爲曇花一現。

虛擬幣行業的輝煌沒有延續下去。2022年中旬,受幾十萬人追捧的LUNA幣毫無預兆地連續暴跌。年底,FTX的破產更是給虛擬幣行業帶來重創,整個行業進入“寒冬”。

FTX的突然破產,令數百萬投資者蒙受資金損失,但其危害不僅如此。FTX的創始人班克曼-弗雷德曾奔走華盛頓,積極推進加密貨幣的合規化。FTX因巨大的財務漏洞破產,創始人則被聯邦政府調查,這諷刺的一幕使得加密貨幣的形象嚴重受損。就在上個月,美國紐約一陪審團裁定,班克曼-弗裏德欺詐、挪用公款等七項罪名成立,他可能面臨最高110年的監禁。

過去兩年加密貨幣行業進攻主流大肆宣傳而建立的形象,頃刻間崩塌,不管是大衆還是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行業的信任已經不再。

今年超級碗加密貨幣行業被囫圇個兒地拉黑。福克斯體育非常直白地表示,在加密貨幣交易所FTX倒閉後,它已禁止在今年的超級碗比賽中投放加密貨幣廣告。

曾經爲虛擬幣交易所站臺的明星不得安生,曾經耀眼的輝煌,變成了刺眼的“黑歷史”。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布雷迪夫婦(現已離婚)。從去年11月FTX破產之後,夫婦倆屢次被不同的FTX投資者起訴,認爲他們要對FTX的騙局負責。其中一位原告就提到,自己是布雷迪所在的橄欖球球隊新英格蘭愛國者的鐵桿球迷,也是布雷迪的粉絲,看到布雷迪對FTX的代言之後,出於對布雷迪的信任,才向FTX投了3萬美元。

實際上布雷迪夫婦有可能也在這場商業活動中“栽”了。《紐約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布雷迪夫婦在與FTX的合作中獲得了約4800萬美元的報酬,但幾乎全是以FTX股票的形式。隨着FTX隕落,這些股票價值歸零,二人曾爲股票繳納鉅額稅款,也都拿不回來了。

除了布雷迪夫婦外,因FTX事件而被投資者告上法庭的還有庫裏、美國職業棒球明星奧的斯(David Ortiz)、加拿大電視主持人奧萊利(Kevin O’leary)等。

前文提到的曾在Instagram上宣傳代幣EthereumMax的卡戴珊也惹上了大麻煩,不同於被消費者狀告,卡戴珊引來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調查,英國金融行爲監管局FCA也點名批評卡戴珊等名人,指責他們推廣不知名的加密代幣,讓散戶投資者面臨風險。去年10月,卡戴珊因違反兜售法,向SEC支付126萬美元的罰款達成和解,並承諾三年內不會再參與任何電子貨幣的推銷。

同樣遭受自上而下調查的,還有香港男明星張智霖。將其捲入紛爭的是香港無牌虛擬資產交易平臺JPEX涉嫌詐騙案,今年9月香港警方一共逮捕了包括知名網紅在內的11人。而曾爲JPEX代言的張智霖,則到灣仔警察總部協助調查。和布雷迪夫婦、庫裏、C羅等人類似,張智霖曾擔任JPEX的品牌大使,併爲其拍攝廣告。

張智霖目前沒有被進一步調查,可能與其提前控制風險有關。其經紀人迴應稱,張智霖在拍攝完廣告後,就曾書面通知JPEX,稱如果JPEX未能取得執照,則不能使用其肖像進行宣傳。

就算合作的虛擬貨幣產品或平臺沒有“翻車”,明星依舊可能惹麻煩。
馬特·達蒙就因其爲Crypto.com拍攝的廣告而備受爭議。那則廣告將加密貨幣與人類探索太空作比,以表現加密貨幣是人類的下一個偉大成就。2022年超級碗期間,Crypto.com投放了這隻廣告,卻招致批評,人們並不認可將加密貨幣與探索太空相比較。馬特·達蒙的廣告也成了電視節目《南方公園》的梗,受人戲謔。

在今年三月一場電影首映禮上,馬特·達蒙專門解釋了爲什麼會拍攝該廣告。他表示,自己的清潔水倡議組織Water.org在2022年過得很低迷,而Crypto.com帶着錢來了:“Crypto.com聽說了這件事(Water.org的財務狀況很糟糕),他們自己給Water.org100萬美元。”

也許是因爲錢(所謂“TA給得實在太多了”),也許是因爲真的相信加密貨幣,也許兼而有之,明星一個接一個地接下與加密貨幣產品或交易所的合作。
他們出售的是自己的名氣,消費者卻誤以爲他們有超乎常人的判斷力。

明星代言翻車屢見不鮮,如今虛擬幣行業拖着明星下水,不禁讓人想起數年前的P2P行業。在P2P行業一片熱鬧時,數位明星入場,爲相關產品代言、做廣告。不到2年,P2P行業爆雷,多個平臺無法兌付,明星同樣成爲憤怒的投資者口誅筆伐的對象,甚至被告上法庭。

回過頭再看張智霖在被捲入JPEX案件後,經紀人的迴應中強調廣告拍攝後就已經通知JPEX沒有相關證照不得使用張智霖的肖像,但這沒有回答一個關鍵的問題:那麼,廣告拍攝前呢?

2021年,原銀保監會曾發佈《關於警惕明星代言金融產品風險的提示》,值得反覆誦讀:“金融產品信息不對稱性高、專業性強,代言人自身如果沒有辨別代言產品資質、不瞭解產品風險,可能產生宣傳誤導風險。”

早在2021年,人民銀行就宣佈禁止加密貨幣交易。中國大陸提前退出了加密貨幣的狂歡,如今看來,倒是爲明星們擋了一回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