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趁OpenAI內訌重組AI團隊,挖來硅谷最高華人高管Bill Jia

2023-12-9 20 12/9

Meta工程高級副總裁空降Google

除了暗自蓄力猝不及防發佈Gemini,Google在做什麼?


在內部重組AI團隊,在對外挖角高管
,在對手“犯錯”時厲兵秣馬重塑競爭力。

以上就是量子位剛剛獲悉的爆料。據說Google先是悄悄將所有關於AI的部門關停休克,然後重組出代號
核心人工智能
的新部門。以及更重磅的是,Google還從外面挖來了領導Core AI的負責人,一位華人,當前硅谷大廠中職級最高的華人:

賈旭東

沒錯,Meta的Bill Jia。Meta的工程高級副總裁,掌舵包括AI/ML基礎設施、數據基礎設施、性能和容量工程以及硬件工程。技術圈更知名的成績則是
Py火炬
——目前最流行的AI框架之一。

以及如果提到Meta華人高管、框架,你會聯想到Caffe作者、後來跳槽阿里回國擔任首席AI科學家的
賈揚清
,那在Meta的時候,賈揚清向上彙報的老闆,就是Bill Jia。

谷歌趁OpenAI內訌重組AI團隊,挖來硅谷最高華人高管Bill Jia

Bill Jia是誰?

想上個月,OpenAI的“後院起火”大戲,攪得硅谷甚至西雅圖睡不好覺。

微軟CEO納德拉各種神操作被誇上了天,同時他的印度老鄉——Google CEO皮查伊,則一度被諷刺睡得死沉,都不知道趁亂挖牆腳。

然而調侃歸調侃,劈柴哥其實是有大動作的。量子位就打聽到,Google內部正在搞組織調整,把原先分散各處的AI力量重塑,然後兵合一處,完成了Core AI的組建。

此外,Google還爲這個AI新部門,找到了領導者:
賈旭東

而且據說Bill Jia之所以最後花落Google,跟OpenAI這波內訌密不可分。量子位聽聞,AI新浪潮洶涌以來,Bill Jia就成爲了大小公司們和高端獵頭名單上的“重點對象”。

明星創業公司希望拉他入夥,大公司也希望把他招入麾下——OpenAI也是其中之一,據說還提供了一個高級別崗位。

但沒想到,Google趁亂誅心,完成了對Bill的挖角。

Bill Jia,現任Meta工程高級副總裁,掌舵Meta的AI/ML基礎設施、數據基礎設施、性能和容量工程以及硬件工程等基建型業務,也是框架大神,PyTorch就出自其團隊,賈揚清在Meta也是向Bill Jia彙報。

Bill Jia也是
目前硅谷大廠中職級最高的華人
,是全球科技巨頭中最富權勢的華人高管之一。但他這個人,之前低調異常,始終沒有完成技術圈之外的“出圈”——直到這一次“換工作”。

谷歌趁OpenAI內訌重組AI團隊,挖來硅谷最高華人高管Bill Jia

公開資料顯示,Bill是
上海交大
校友,他先在交大拿下工業工程和材料工程本科雙學士學位,而後在
新加坡國立大學
主修分佈式調度算法,取得碩士學位。

2003年,Bill前往美國求學,2007年在
南加州大學
(南加州大學)拿到
運籌學和算法設計博士
學位。

博士畢業後,Bill有四年的時間在
微軟
度過。

微軟時期的Bill主要負責基礎設施優化算法,工作內容包括但不限於:

  • 開發和應用算法、統計/數學優化模型,以增強系統的架構、能力和性能,以支持關鍵的決策過程;
  • 開發ML算法,預測用戶行爲/偏好,設計門戶網站,提高用戶參與度等。

谷歌趁OpenAI內訌重組AI團隊,挖來硅谷最高華人高管Bill Jia

2009年年底
,Bill離開微軟,
加入了Facebook
(現Meta),並在接下來的7年裏擔任工程經理/主管(Engineering Manager/Director)。

那時候,Facebook的員工總數不足1000人,創立不過5年,IPO則要等到2012年。

量子位瞭解到,從2009年開始任職以來,Bill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制定公司軟件產品性能戰略、推動公司優化和基礎設施規劃。

到了2017年1月,Bill升任Facebook人工智能基礎設施和平臺副總裁
,基本已經是Facebook職級最高的華人了。

這一階段,他的工作重點還擴展到尖端AI/ML平臺和基礎設施的開發,比如開發和構建AI和ML框架、分佈式學習/訓練、探索前沿ML訓練平臺和預測平臺。

值得一提的是,影響力巨大的
Py火炬
,就由Bill及其團隊打造和拓展。

基於基礎組件,Bill主導和帶領了Meta基礎設施的開發構建,包括數據記錄、數據攝取、數據流、數據倉庫、數據計算(spark和presto)、數據監控和可視化服務。

產品方面,Bill管理着公司產品的性能、架構和容量,以應對超增長的用戶羣/流量和快速的產品發佈週期。其其餘工作也深入了Meta的一系列核心產品,如搜索、廣告、新聞動態、照片、視頻等。

谷歌趁OpenAI內訌重組AI團隊,挖來硅谷最高華人高管Bill Jia

整體總結一下,加入Meta後,Bill不僅在算法方面有所建樹,還主導定義了Meta的硬件平臺和戰略。

迄今爲止,Bill的title是SVP of Meta——是硅谷科技公司中職級最高的華人高管。

Google挖走Bill Jia,帶隊Core AI

不過,現在——或者最晚2024年開啓前,Bill Jia就會加盟Google,開啓他的新旅程。

量子位獲悉,他離職的消息已經在Meta內部宣佈,而下一站也基本確定:
出任Google Core AI負責人

具體職級尚未可知,或許等到Google官宣公告,會一併對外明確。

有意思的是,量子位還打聽到,Bill“可能換工作”的消息,從ChatGPT狂飆以來就沒斷過。

因爲外面的誘惑和offer實在太多了。

量子位已經多方證實的是,明星大模型創業公司以合夥人offer挖過他,大廠也開出天價合同找他,以及OpenAI也是密切接觸方。

但最終,不知道是否因爲“內訌”事件,OpenAI輸掉了這位華人高管的爭奪戰,而且Google贏得的不光是Bill Jia一樁人心,可能還會有更多AI工程師和科學家。因爲“內訌”事件動搖的,是外部觀望者的軍心——以前以爲OpenAI鐵板一塊,現在帝國的裂痕誰都能看見,而且再也回不去了。

不過說回Bill Jia,最受關注的還是他會給Google AI帶來怎樣的改變?

在他本人履新發聲之前,或許可以通過他最近在公開場合的發言,來看他如何思考AI,核心可以歸納爲三個關鍵詞。

一是開源。

他認爲,在AI模型層,計算機視覺、語言翻譯領域之所以發展到今天如此成熟,開源在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以計算機視覺爲例,

CNN(卷積神經網絡)一問世就是開源的,後續的一系列模型也基本開源,加速了多輪創新和技術迭代。

而開源大模型正不斷形成生態圈,同時驅動着閉源大模型朝下一代不斷升級。

與此同時,開源大模型也爲生態系統中的開發者提供更多機遇,“未來6到9個月,手機端去運行一些規模相對較小的LLM完全有機會變成現實”。

二是架構。

Bill預測,大模型有機會出現能理解段落與段落之間關聯的新模型架構,這會是一個重要的節點。

三是時間關聯性。

大模型現在對處理輸入時,主要還是考慮空間關聯性;以後的模型需要考慮時間關聯性,“這對視頻生成和邏輯生成至關重要”。他還強調,這現在還屬於大模型的弱點,亟需研究創新。

所以可以推測的是,Bill Jia上任Google,如果他個人的AI思考得到了Google戰略級延續,那Google接下來對OpenAI的反擊戰,可能會以
開源架構
爲側重。

那麼承接這波Google反擊OpenAI壓力,首當其衝的可能會是已經推出LlaMA的Meta(手動狗頭)。

咦,如果從這個推斷來看,OpenAI再亂,Google也最好優先從Meta挖牆角。當然那時候也有調侃說,Google對OpenAI人才興趣不大,畢竟現在OpenAI的人才主要都是從Google跑過去的,跳槽不到一年回來還得漲工資,Google的軍心不得大亂?

既然挖角OpenAI不划算,那截胡OpenAI潛在候選者,再把接下來重點競爭的Meta的AI基建掌舵人挖來……一石二鳥,簡直完美。

當然,以上消息純屬坊間多渠道證實的傳聞,Bill Jia入職Google,請以他本人官宣或公司說明爲準。而劈柴哥的Google AI重振雄風戰略思考,也以布林或佩奇說明爲準(再手動狗頭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