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掏空式分紅”又一例,又因媒體關注事項而中止IPO,突擊分紅爲何爭議不斷?

2023-12-10 54 12/10

上市前“掏空式分红”又一例,又因媒体关注事项而中止IPO,突击分红为何争议不断?

財聯社12月10日訊(記者 肖斐歆)
北交所近日有公告提到,化工企業紅東方因媒體關注事項仍需進一步落實申請中止審覈,北交所決定中止其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審覈。

“因媒體關注事項”而中止的IPO似十分罕見,事實也是如此。自北交所開板以來,這是首例被監管公示因“因媒體關注事項”而被暫緩審覈的IPO項目。紅東方IPO背後有着怎樣的祕密,引發了輿情的關注?

綜合下來,清倉式分紅的爭議和環保負面輿情的雙重壓力或是媒體關注的兩大重要事項。

疑似“掏空式分紅”,曾下調募資金額不再補流

紅東方主要從事農藥原藥及製劑、精細化工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爲草甘膦原藥。碰巧的是,這與前段時間被市場拷問的福華化學的主營項目十分相似。此次IPO,紅東方擬在北交所上市,保薦機構爲中泰證券。

記者留意到,紅東方曾在一個月前對IPO募資額進行調整。紅東方原先擬募資12.91億元,在基於“公司整體經營發展戰略”的考慮下,調減至了10.91億元。但10.91億元對北交所來說也是“巨無霸”IPO的存在。在今年北交所首發的上市公司中,安達科技以6.5億元居於募資額首位。如果紅東方成功上市,將刷新年內這一紀錄。

這調減的2億元從何而來?記者對比招股書和公司公告發現,東方紅原計劃投入工業副產鹽資源化綜合利用和生產2000噸六氟磷酸鋰項目、研發中心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其中補充流動資金擬投入2億元。而在調整後的公告中,補充流動資金一項悄悄地消失了。結合當時處於風口浪尖的福華化學“掏空式分紅補流”,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之間的相關性。

在北交所的下發的第一輪問詢函中,也可以看到交易所對大額分紅下補充流動性的必要性和合理性產生質疑,要求發行人和中介機構結合報告期末賬面貨幣資金的情況,報告期各期分紅情況、大額理財產品支出情況,生產經營計劃、營運資金需求以及資金需求的測算過程與依據,說明補充流動資金及資金規模的必要性、合理性。

紅東方在IPO前夕存在兩次突擊大額分紅,在北交所的在審IPO企業裏,公司以報告期內高達8.20億元的分紅額成爲當之無愧的“分紅之王”。2022年9月,紅東方分紅4.61億元,公司全年淨利潤爲7.46億元;2023年5月,紅東方再次分紅3.59億元,而公司上半年的淨利潤僅爲1.37億元。

在股權穿透後,記者發現,韓根生和於紅霞夫婦分別直接持有紅東方25.54%和23.58%的股權。同時,兩人還通過100%控股紅東方生態,持有紅東方48.96%的股權。合計下來,韓根生和於紅霞夫婦共持有紅東方98.07%的股權,也就是說8.2億元有8.04億元都流入了兩名實控人的腰包。

大額分紅往往需要良好的業績表現予以支撐。在公司基本面良好,現金流充裕的情況下,大額分紅被視作是回饋股東,給予投資者信心的一種方式,但紅東方今年上半年的財務數據出現大幅下滑。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收7.12億元,同比下降37.84%;實現淨利潤1.37億元,同比下降70.48%;實現扣非歸母淨利潤1.29億元,同比下降71.95%。營收利潤雙降的情況下,今年紅東方5月的分紅額卻遠超淨利潤,不免讓投資者生疑這是否又是一場“掏空式分紅”?

環保負面輿情仍謎團重重

環保的負面輿情,也是引發媒體關注的一大重要事項。2019年3月,新京報、大河報、人民網等媒體對許昌市建安區2300餘畝農田麥苗發黃枯死情形進行了報道,相關報道稱麥苗開始從發行人工廠外牆開始枯死,後當地政府查明系草甘膦藥害引起,責任主體還需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認定。

在第一輪問詢函的回覆中長達四頁的相關問題,不難看出交易所對此問題的重視程度。而紅東方的回覆從側面暗自否定了公司爲草甘膦藥害事件責任主體,表示根據許昌市生態環境局建安分局出具的證明文件,其從事的生產經營及建設活動符合國家有關環境保護方面的法律、法規、規章和規範性文件,沒有發生過環境污染事故,不存在因違反環境保護相關法律、法規、規章和規範性文件的規定而受到我局行政處罰的情形。

主動申請中止審覈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紅東方IPO中止審覈,是發行人及保薦機構主動向北交所提交的申請。在交易所越來越注重輿情的當下,紅東方面臨清倉式分紅的爭議和環保負面輿情的雙重壓力,暫緩上會顯然有自身的考量。

年內,就有華耀光電、浙江國祥的前車之鑑。

9月,華耀光電IPO項目的保薦機構銀河證券和相關保代紛紛被監管點名。根據罰單表述,其中一條便是“未及時覈查關於發行人的重大負面輿情並主動向深交所報告”。

在審覈過程中,媒體對華耀光電的實控人荀建華多次受到重大監管處罰等相關事項進行廣泛報道,並對發行人本次發行上市的合法合規性產生質疑。保薦機構及保代未密切關注關於發行人的重大負面報道,在深交所詢問和要求覈查前,未按照規定對關於發行人的重大負面輿情及時進行覈查並主動報告,導致負面輿情持續發酵,市場影響惡劣。

10月,上交所叫停浙江國祥IPO,在發佈答記者問上,表示本着對市場負責、對投資者負責的態度,將針對自媒體反映情況,對浙江國祥開展一次專項覈查。

上交所在近期的發行上市審覈動態中明確指出,發行人及其保薦機構還應當密切關注公共媒體關於發行人的重大報道、市場傳聞。針對IPO企業的重大輿情,保薦機構應當建立輿情管理工作機制,在發行上市期間發生重大輿情的,應當及時報告並提交專項覈查意見,除首次申報時按照相關規定要求,對發行人歷史輿情進行專項覈查並提交覈查報告外,還應當在提交註冊文件時,同步更新提交輿情專項覈查報告。

紅東方此次主動中止審覈,也給身爲資本主義市場“看門人”的中介機構更多的時間,秉着對市場、投資者負責的態度,去進一步詳細覈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