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主權基金PIF是何來頭?

2023-12-11 31 12/11

5/5
沙特主權基金PIF是何來頭?

2/5

美元利率高企,全球宏觀風險增加,資金尋找安全避風港之際,中東資金悄悄扎堆投資中資股市場。

今年九月時,阿布扎比投資局入股白羽肉雞供應商鳳祥股份(09977.HK)引發市場關注,才發現中東資金早就大力佈局A股。此外,阿布扎比的另一家主權投資基金穆巴達拉(Mubadala)在北京設立辦事處,科威特投資局也有不少中資股持倉。

上週在香港舉行的FII PRIORITY亞洲峯會上,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負責人透露,未來計劃在中國內地增設辦公室,意味着又有一家中東主權財富基金看中了內地的資源與發展前景。

PIF的背景

說到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大家都會聯想到軟銀,因爲PIF正是軟銀背後最重要的金主。然而,
阿里巴巴(BABA.US)
的成功不可複製,軟銀這些年未能再找到堪比
阿里巴巴(09988.HK)
的成功投資,反而因爲WeWork等的投資失利讓PIF很惱火。

當然,軟銀並非PIF的唯一投資工具,PIF還有許多合作基金及自己的投資旗艦,也就不難理解PIF要成立內地辦事處,自己操盤把握內地經濟復甦機遇的需求了。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成立於1971年,是沙特的主權財富基金,爲對沙特經濟發展具有戰略重要意義的商業項目提供融資。

值得留意的是,2015年起,PIF改變了策略和組織架構——這也是其發展史上的一大轉折點:在此之前,PIF的投資僅用於發展,而且大部分資金投資沙特境內的項目,而在2015年之後,其戰略及結構也發生了改變,設定了可遵循的投資原則和規則,也擴大了對沙特以外資產的投資,未來PIF或將進一步擴大全球資產的投資配置。

根據主權投資基金統計機構SWFI的數據,當前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主權投資基金爲挪威主權投資基金,資產規模達1.48萬億美元;中投排名第二,資產規模1.24萬億美元;第三是外管局下屬的華安投資,資產規模爲1.02萬億美元;而中東的三大主權投資基金阿布扎比投資局、科威特投資局和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分別佔據第四、五和六位,資產規模分別爲8,530億美元、8,030億美元和7,767億美元,見下表。

PIF的作用

沙特於2016年發佈了“2030願景”,簡單來說就是從過去依賴石油,轉變爲經濟多元化、可持續發展。作爲主權財富基金,PIF存在的作用是:擴大自身基金的資產規模、解鎖新產業、通過該基金來建立戰略性經濟合作,以及通過該基金引入尖端科技和專業知識。

PIF的資金主要來源於以下幾個方面:1)沙特的注資;2)沙特將資產轉移到PIF(例如沙特阿美的少數股權);3)貸款和發債;4)投資的留存收益。

從2015年到2020年,PIF的資產規模由5,700億沙特里亞爾(約合1,520億美元)擴大到2020年的1.5萬億沙特里亞爾(約合4,000億美元)。

2014年至2016年期間的合計股東回報爲3%,而2018年至2020年的合計股東回報爲8%。

據《經濟報》今年8月初報道,PIF到2022年末的管理資產規模已達到5,957.3億美元,較2020年底增長了44.7%,股東投資回報率達8%,其中有77%爲沙特本地投資,23%爲國際市場投資。

《經濟報》的報道顯示,PIF於2022年在沙特本地投資包括對沙特企業投資1914.7億美元(佔32%),對開發沙特發展潛力行業的80家企業投資1253.3億美元(佔21%),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發展項目投資544億美元(佔9%),沙特大型項目投資322.7億美元(佔5%),以及非投資性財稅貢獻544億美元(佔9%)。

由此可見,沙特本土投資依然是PIF的重點。

國際投資方面,2022年PIF的戰略性全球投資組合佔總額的10%,金額約爲624億美元;各類型全球投資組合的佔比爲3%,規模約291億美元,全球主要股市投資項目約451億美元,佔8%。

PIF的國際投資

PIF的國際投資分爲兩大類:

1)國際戰略投資:直接和間接投資於增長型公司、未來產業以及戰略合作伙伴,包括投資於最大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

例如PIF是軟銀願景基金的主要投資者,承諾投入450億美元,資助其投資於物聯網、人工智能、健康科技與金融科技;承諾投入200億元到黑石集團的基建基金計劃,專注於美國的基建現代化投資;與俄直接投資基金進行了100億美元的聯合投資項目,其中PIF投資了20億美元於基建、製造、物流和零售等多元領域。

此外,PIF還投資了衆多未上市和已上市公司。就美股而言,PIF於2023年9月30日的持倉市值爲365億美元,較之上季的389億美元縮水了6.17%。

其中最大持倉要數電動汽車生產商Lucid(LCID.US),但從當前的股價來看,PIF的虧損應不少。第二大持倉是已經被微軟(MSFT.US)收購併退市的動視暴雪,第三大持倉是叫車平臺優步(UBER.US),詳見下表。

財華社留意到,PIF在2023年第3季期間大致上維持美股持倉,但是大幅增持中概股,例如增持中國電商
拼多多(PDD.US)
53.17萬股,增持比例達到45.38%,並增持百濟神州(BGNE.US)的3.67萬股,增持比例達到11.55%。

目前PIF持有拼多多、阿里巴巴、百濟神州(688235.SH)、Sea(SE.US)等中概股,還不計及軟銀願景基金所持有的衆多中概股和未上市中資獨角獸,可見PIF於中國資產的敞口並不少,而且還在不斷加碼。

2)多元化海外投資:覆蓋固收、股權、對衝基金、房地產和基建等投資。

PIF的中國投資

PIF對中國資產並不陌生,除了通過軟銀願景基金投資中國科技創新企業和獨角獸外,PIF也與我國的多家大型企業進行合作。

例如今年年中,PIF與中國電動汽車生產商高合汽車的母公司華人運通訂立合資協議,從事新能源汽車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同樣在今年年中,PIF聯合沙特阿美與寶武集團旗下寶鋼股份簽約,在沙特建設全球第一家綠色低碳全流程厚板工廠;此外,PIF還與中投共同設立聯合投資基金,與華爲合作在沙特開發5G網絡,投資騰訊(00700.HK)的電競賽事組織公司等。

與此同時,易達資本於12月8日宣佈,規模10億美元的二期基金獲PIF旗下的母基金公司Jada投資。Jada主要面向中小企投資機會,專門投資於私募股權(PE)基金和風投。根據PIF的資料,到2020年,Jada或已對14支投資基金投資近11.5億沙特里亞爾(約合3.07億美元),另外還推出了一個“新興基金經理升級”項目,進行專業開發。

易達資本是一家總部位於中國和利雅得的風險投資基金,4億美元的易達一期基金就由PIF和阿里巴巴共同投資,而這次10億美元基金再獲PIF做LP,其投資戰略主要是搭建金融與合作橋樑,幫助資金方發掘新市場,利用資源助其觸達具有發展潛力的新興市場,例如中國以及中東和北非(MENA)。

涉及的投資領域包括雲服務、電商、企業服務、金融科技、遊戲產業、健康護理、即時通訊、物流、社交媒體、電訊等。

總結

財華社從美國財政部的數據瞭解到,沙特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國債的重要持有者之一,但是近年隨着投資戰略的深化,石油生產利潤能夠從投資等其他領域得到更高的回報,沙特於美國國債的持有規模似乎在縮減,例如其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由2020年1月時的1,828.5億美元,降至2021年1月的1,351.22億美元,再到2023年9月的1,171.31億美元,已顯著收縮。

另一方面,沙特主權財富基金PIF的資產管理規模卻不斷擴大,從2020年末的4,000億美元,到2022年末的5,957億美元,再到現在的7,767億美元,顯示出其投資範圍的擴大,以及其擴大經濟與產業結構以降低對石油產業單一依賴的決心。

當前歐美市場利率高企、通脹仍處於高水平,資產價格維持在較高的水位,與此相對,中國等新興市場的資產價格處於歷史低位,爲這些投資基金帶來了有利的投資機會,無怪乎中東資金紛紛建立橋頭堡進行投資佈局,國內的創業家與企業家也應把握這樣的發展機會,做大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