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世紀狗血大審判證明:這個世界就是個草臺班子

2023-12-11 31 12/11

當地時間10月17日,FTX前工程主管Nishad Singh在一衆人陪同下走出位於紐約南區珍珠街500號的聯邦地方法院,完成了他第二天的法庭問詢。這場針對昔日“幣圈金童”、
FTX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Sam Bankman-Fried(SBF)涉嫌鉅額金融欺詐和洗錢等罪名的“世紀審判”
,自從10月3日在外界矚目下開庭,現在已經入第三週。

去年11月11日,全球第二大加密貨幣交易所FTX忽然暴雷崩盤並申請破產。一夕之間蒸發320億美元市值,100萬債權人受牽連,引發加密貨幣行業大地震。而隨着破產清算,FTX背後隱藏已久的黑暗、罪惡、瘋狂與不堪也浮出水面,連同SBF在內的多位公司高管悉數被捕,面臨美國司法部門的多項刑事指控。

至此, 三位曾圍繞在SBF身邊的FTX加密貨幣帝國核心圈人物都已經和檢方達成認罪協議,並作爲關鍵證人出庭。

我們先來認認臉:

Gary Wang,FTX 和其姐妹對衝基金Alameda Research 聯合創始人,曾任這兩家公司的CTO。他在高中數學夏令營裏與SBF 結識,兩人後來不僅一起考入麻省理工學院,還成了室友。2017年,Gary Wang從Google離職,和SBF共同創立Alameda。他在審判中作證,自己被SBF指示爲Alameda提供特殊待遇,從交易所成立之初就非法使用FTX客戶資金填補Alameda的財務缺口。SBF還讓他建立軟件漏洞,讓對衝基金Alameda在FTX擁有65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和"無限提款"權限。

圖片來自Yuki Iwamura/Bloomberg

Nishad Singh,FTX聯合創始人和前工程主管。畢業於UC Berkeley的他是SBF兄弟的高中密友和創業初期的室友,走上人生巔峯後就一起搬進了巴哈馬羣島的 10 人豪華頂層公寓裏。Nishad Singh表示知道 SBF曾轉移約80億美元FTX客戶資產到Alameda賬戶並私自濫用。

圖片來自Yuki Iwamura | Bloomberg | Getty Images

Caroline Ellison,三位證人中最受關注的一個。這位斯坦福女學霸是SBF在華爾街Jane Street公司做交易員時期的同事,也是他的知己和前女友,2021年8月起被提拔爲Alameda聯席CEO。她在證詞中承認Alameda非法使用 FTX 的客戶資金進行交易,並且指認SBF是擁有兩家公司最終決策權的人。

圖片來自Michael M. Santiago | Getty Images

實際上,包括SBF本人和這三位關鍵證人在內,FTX曾經的10名核心員工要麼來自SBF在Jane Street 的前同事,要麼是他在母校麻省理工學院的大學同學和“有效利他主義”社團成員,彼此間有着各種親密關係。

有知情人士描述FTX時說,“
整個業務都是由一羣住在巴哈馬的孩子經營的
”,並稱這個十人小團體過於年輕和缺乏經驗,在工作上沒有任何標準可言,所有事務幾乎都是SBF一個人說了算,處理動輒幾十上百億的資金就像兒戲。

那麼這些看起來“乳臭未乾的小嬉皮士”,又是如何令全世界那麼多資深投資人,包括紅杉資本、軟銀願景、淡馬錫、老虎全球等風投巨擘和野生幣圈玩家被狠狠“割了韭菜”,損失慘重,血流成河的呢?

如果要給FTX的崩塌時間線來個淺覆盤,一切就要從坊間關於Alameda資產構成的爆料說起。

跌落神壇僅需10天

去年11月2日,專注比特幣和數字貨幣的新聞網站 CoinDesk發表文章披露,FTX 的姐妹量化加密貨幣交易公司 ,同時也是 SBF自營的交易做市商Alameda Research大部分資產爲FTX 平臺的FTT代幣,約佔總資產的40%。

這表明,Alameda的財務基礎並不是建立在美元或比特幣這種相對穩定的貨幣體系上,而是取決於FTX的營運狀況。不僅如此,Alameda還以FTT代幣爲抵押,從FTX賬戶大量借款。說白了,就是
Alameda從FTX拿走客戶的真金白銀,卻只需墊付他們本來就不缺的自產FTT代幣
,手法儼然“皇帝的新衣”。

11月5日,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創始人趙長鵬(CZ)發Twitter示警風險,並表示要賣出手中所有FTT。

圖片來自X

這引發外界的強烈關切和不安,FTT立馬遭到投資人拋售,市場開始出現擠兌。

根據FTX內部郵件顯示,其資金72小時內淨流出近60億美元,FTT價格也從20多美元暴跌至1.5美元。同時,大量用戶發現自己在FTX平臺上的存款被凍結無法提現。此時幣圈已方寸大亂,幾近變天,人們開始嗅到暴雨將至,大廈將傾的苗頭。

就在危急時刻,11月8日,CZ戲劇性地在Twitter宣佈,“我們收到了FTX流動性嚴重緊縮的求助,爲了保護用戶,幣安打算全資收購FTX,並在未來幾天對這件事進行完整調查。”

圖片來自X

幣安要救市,這讓大家緊繃的情緒總算得到一絲緩解。可這口氣都還沒鬆完,不到一天時間,幣安官方Twitter發文稱,根據盡職調查結果,最終決定放棄收購FTX。

圖片來自X,版權屬於原作者

過山車再次急轉直下,轟隆隆滑向谷底,只不過這次確實是到終點站了:

2022年11月11日,SBF在Twitter表示自己已經向美國法院申請了 FTX和 Alameda 的破產保護
,並對最終走到這一步表示抱歉。

圖片來自X

SBF本人的身價從160億美元跌至不足10億美元。而他本人早已於上月初辭去CEO職務,並在被爆料的2號當天就跑路去了巴哈馬,在他視野開闊、風景優美的頂層豪華公寓裏,遠望着這出自己一手釀造的人間慘劇。

一團亂麻

接替SBF做FTX新任CEO和清算人的是John Ray 三世。作爲一名擁有40年經驗的專業律師,他以處理大企業破產和重組案件而聞名,被業界稱爲“復興泰坦” 。這一次,他的任務是儘可能回收FTX的資產,併爲債權人和投資者尋求公正處理。

John Ray III 去年12月3日在華盛頓的衆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發言,圖片來自Al Drago/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可即便經手過震驚全美的安然公司破產清算案件,幫助美國政府追回600億美元資金,這位老牌資深清算人在看過FTX留下的“爛攤子”後,也驚呼“活久見”:“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未見過如此徹底的企業控制失敗和如此不可信賴的財務信息
。”他說,“從受損的系統完整性和錯誤的海外監管,到控制權集中在極少數缺乏經驗、不成熟的個人手中,這種情況是前所未有的。”

從Ray向美國聯邦破產法院提交的30頁文件來看,
FTX的管理只能用一個字來概括:亂

首先,Ray
找不到任何公司銀行賬戶、現金賬戶或是應付賬款記錄
,資金流向極度模糊不透明,致使他無法確切知道FTX到底還剩下多少資產。“沒有經過專業的財務審計和監控,部分子公司也存在問題” 。如此龐大的百億美金級企業,竟連一份像樣的財務記錄都沒有,簡直比小孩兒過家家還隨意。

FTX也沒有適合商業企業的支付控制類型
:員工們平時是通過在線聊天平臺提交款項申請,不同的主管小組通過回覆emoji表情包來批准付款。

同時,作爲一家數字資產交易所,
FTX並沒有爲其數字資產保留賬簿或進行合規的託管
。他們“使用不安全的羣組電子郵箱作爲根用戶,來訪問全球 FTX 集團的機密私鑰和關鍵敏感數據。”這也導致FTX在宣佈破產的11月11號當晚,還上演了一場離奇的黑客攻擊大戰,超過3.3億美元從平臺流出,消失在茫茫鏈海(儘管後來這被懷疑是FTX前員工的“監守自盜”)。

此外,FTX沒有保留任何投資和決策記錄,也
從未召開過董事會會議
。甚至SBF本人還鼓勵 FTX和Alameda的高管們使用“閱後即焚”的Signal應用程序進行內部溝通。他們刻意選擇含糊的言辭編寫內部文件以規避審查,以防留下未來可能成爲罪證的記錄。Caroline Ellison就曾親口承認:“SBF告訴我們不要將事項書面化,因爲這可能會帶來法律問題。”

轉到人事方面,
FTX未能提供一份完整的員工名冊,缺乏僱傭條款,沒有會計部門
,更不用說標準化的工作流程了。暫不論有沒有“吃空餉”的可能,一家聲稱擁有300名員工的“幣圈頂流”交易所,管理混亂到如此地步。軟銀、紅杉等幾十家一流投資機構還爭先恐後地投入了超過20億美元,不知是不是由於對SBF描繪的加密貨幣烏托邦過度信任?

披着“有效利他”外衣的詐騙犯

如果只是管理的混亂,並不足讓SBF犯下滔天罪行。真正讓他墮入深淵的,實際是近乎瘋狂的貪婪。

在SBF 的主使下,
FTX把超過平臺客戶資產一半的近100億美元轉移到其關聯公司Alameda Research賬戶
,爲後者提供風險押注資金和彌補財務缺口,並使用定製軟件僞造賬本,掩蓋這項濫用客戶資金的非法行徑。

在去年6月加密貨幣行情螺旋向下的時候,爲了防止Alameda的資產真相暴露,SBF還讓前女友Ellison準備了7份不同的負債表,向外界隱瞞其欠下FTX客戶近百億美元這一事實。

而Alameda這頭也沒閒着:
它向FTX高管們個人放貸數十億美元
,其中包括給SBF個人的10億美元,工程主管Nishad Singh的5.43億美元,聯合創始人Gary Wang的2-3億美元等等——看到這裏,是不是感覺自己已經不認識“億”這個字了。

那麼SBF用這筆客戶的血汗錢做什麼了呢?

答:給核心員工買豪宅

新任CEO兼清算人Ray說:“在巴哈馬,據我瞭解,FTX 集團的公司資金用於爲員工和顧問購買房產和其他個人物品。有些交易似乎找不到貸款文件,而在巴哈馬的記錄裏,那些房地產是以僱員和顧問的個人名義登記的。”

路透社在巴哈馬註冊總署搜索了FTX、SBF和他的父母,以及其他公司高管的財產記錄,發現FTX旗下的地產控股有限公司在2021年和2022年總共購買了15處房產,價值近1億美元。

SBF在巴哈馬的Albany度假村頂樓公寓所在地,圖片來自The Telegraph

除此以外,FTX還買下去年2月的超級碗廣告位,又成爲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官方贊助商,並買下了邁阿密熱火隊籃球場爲期19年的冠名權,命名爲FTX Arena。

邁阿密熱火隊主場籃球場,圖片來自Heat Nation

SBF還熱衷於與政商名流、娛樂明星熱絡社交。去年,FTX與七屆超級碗冠軍湯姆•布雷迪和巴西超模吉賽爾·邦辰達成了長期合作伙伴關係。除了公司股權外,兩人還擔任FTX的品牌大使並出演廣告,並獲得加密貨幣支付作爲回報。

夫妻二人(當時還是)爲 FTX拍攝了一部名爲“湯姆布雷迪都加入了,你不來嗎?”的宣傳片,視頻中Tom Brady篤定地對着電話說:“這把我進了!”各行各業的人們接到電話,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說:“Tom,我也進!”

FTX廣告截圖,圖片來自YouTube

舊金山金州勇士隊也曾宣佈FTX爲其官方承認的加密貨幣和NFT平臺。籃球巨星斯蒂芬·庫裏成爲品牌大使及股東,多次爲FTX站臺。

FTX廣告截圖,圖片來自YouTube

現在,這些曾爲FTX造勢過的明星們不僅在平臺血賠,還被一些損失慘重的投資者們以虛假宣傳告上了法庭。

一直以來,SBF聲稱自己是“有效利他主義”( Effective Altruism)的忠實奉行者,這個運動在硅谷非常流行,原本是呼籲人們利用分析推理,讓自己做的好事最大化,對世界產生長期積極的影響。

而SBF確實也做了不少好事。大學時期,他就因爲覺得工廠養殖太過殘忍而變成素食主義者,事業有成後曾捐贈5000萬美元用於印度的疫情救濟和應對氣候變化,成立FTX未來基金資助包括人工智能、疫苗、大數據等領域創新,還曾爲DeFi(去中心化金融)項目提供資源和資金支持。

然而在他的價值體系裏,SBF卻認爲,任何能最大化效用的事,即便是撒謊和欺騙也是可以接受的。所以當他把上百億美金隨意挪用,欺詐舞弊,最終還是“玩大了”:FTX和Alameda不健康的資產結構無法同時應對市場擠兌和幣價大跌,他和好基友們精心營銷的加密貨幣帝國轟然倒塌。而他也被自己擁躉的運動否認:“如果你是拿別人的錢做好事,那就不叫有效利他”,只是紙醉金迷的金錢遊戲而已。

故事終章

根據美國聯邦破產法院的文件,FTX在破產申請中披露的負債高達100億至500億美元,而新管理層只找到了小部分資產,包括存放在離線冷錢包中的7.4億美元加密貨幣和約5.6億美元現金。案件共涉及超過100萬債權人,前50位債權人合計持有31億美元債務,最大單一債權人的債務超過2.26億美元。據說,錢,大概率是追不回來了。

審判預計持續6周左右,約在今年的感恩節前宣判。美國司法部門對SBF本人進行了包含金融欺詐、洗錢、電信詐騙、合謀罪等七項指控,如果罪名全部成立,他將面臨最高115年監禁。

從躺在辦公室懶人沙發上睡覺的“爆炸頭小哥”,到“幣圈巴菲特”之稱的頂級富豪,再到財富一夜清零的階下囚,故事的大結局是什麼,相信很快就等到了。

2020年8月,SBF在辦公室睡覺的“出圈照”,圖片來自FTXTwitter

最後,再送上CoinDesk記者,對就是爆料Alameda內幕引發FTX多米諾骨牌效應的那家幣圈媒體,在SBF審判聽證會上爲他做的側寫——未免太隨意了點兒。

這個世界可真是個草臺班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