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樂觀情緒重燃!華爾街多頭堅稱:衰退只是“杞人憂天”

2023-12-14 37 12/14

美股乐观情绪重燃!华尔街多头坚称:衰退只是“杞人忧天”

華爾街多頭正在捲土重來。

智通財經APP獲悉,2022年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美股表現最糟糕的一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普遍預期讓許多投資者在進入2023年時感到擔憂。但一輪強勁的反彈推動美股接近歷史高點。

根據Tker的Sam
Ro編制的2023年標普500指數目標點位清單,華爾街的預期中值暗示股市與一年前大致持平。分析師預測該指數2024年收於4775點,較12月1日編制該清單時上漲約4%。

即使同樣的挑戰,即潛在經濟衰退、美聯儲利率路徑的不確定性以及對金融環境收緊的滯後影響的擔憂,仍然存在。

美國銀行的Savita
Subramanian最初預計美股將在2023年持平,她現在預計標普500指數明年將達到5000點。她解釋說,這種積極情緒源於投資者在2023年看到了“概念驗證”。

Subramanian在11月底表示:“我們已經熬過了加息的一年。”“我們還沒有看到事情戛然而止。”

仍有很多人看空,尤其是摩根大通的股票策略團隊,他們預測標普500指數將在2024年收於4200點。美聯儲何時以及多快下調利率是一個重要因素。

以Dubravko
Lakos-Bujas爲首的摩根大通股票策略師團隊在其2024年展望中寫道:“如果美聯儲不迅速放鬆貨幣政策,我們預計明年股市將面臨更具挑戰性的宏觀背景,在投資者倉位和情緒基本逆轉的情況下,消費趨勢將走軟。”“股市目前估值過高,波動性接近歷史低點,而地緣政治風險仍然很高。”

但多頭並不認同這一觀點。

Oppenheimer首席市場策略師John
Stoltzfus在談到整個2023年意外上行的經濟數據時表示:“從我們所看到的重要數據來看,美國經濟似乎比看跌者的負面論調更大。他們預期經濟衰退,就業機會大幅減少,收入大幅下降。但這並沒有發生。”

華爾街機構對2024年標普500指數的目標點位

“憂天小雞”式衰退

在預測標普500指數明年將至少突破5000點的策略師中,許多人預測美國經濟衰退要麼根本不會出現,要麼目前討論得太多,可能真的無關緊要。

BMO的Brian Belski稱之爲“憂天小雞”(Chicken Little
)式衰退。憂天小雞是一個虛構的角色,他堅持認爲天要塌下來,併爲此歇斯底里。Belski認爲,如果明年出現經濟下滑,那將是“名義上的衰退”。

Belski在其2024年展望中寫道:“我們將繼續從勞動力市場趨勢中尋找線索,除非情況急轉直下,否則目前我們根本不擔心有關衰退的爭論。”

德意志銀行的團隊仍站在經濟衰退陣營。他們預計明年上半年美國經濟增長將放緩,出現“溫和衰退”。但在該行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Binky
Chadha看來,經濟衰退的風險只會導致“溫和的短期拋售”。

Chadha的團隊在銀行股和週期性消費類股中看到了機會,因爲這些板塊的股價都已經反映了經濟衰退。由於經濟放緩已經反映在股價上,如果經濟衰退來襲,這些股票的拋售將減少,如果經濟全面反彈,這些股票將“飆升”。

企業利潤反彈

華爾街多頭的熱情也源於盈利的意外增長。在最近一個季度,分析師預計盈利將僅比去年同期增長0.4%。相反,FactSet的數據顯示,公司盈利增長了4.7%。

“事實上,11個行業中有8個顯示出正收益增長,其中4個——通信服務、信息技術、非必需消費品和金融——增長了兩位數。這是一個警鐘,”Stoltzfus表示。“這很了不起。”

對於美國銀行的Subramanian來說,這些行業正在發生的事情可能更令人瞠目。例如,她提到了引領2023年股市上漲的七大科技股之一Meta(META.US)。該公司曾宣佈2023年爲“效率年”。

最近一個季度,Meta的支出較去年同期下降了7%。該公司的營業利潤率從一年前的20%上升到今年的40%。該股也隨之上漲,今年以來上漲了約170%。

Subramanian表示:“我們看到(通信服務行業的)這些公司承認,它們擴張太快了,它們需要削減成本,需要裁員,需要整合產能。它們做得非常迅速和靈活。而且它們也不太關注增長,而是更多地關注現金回報。”

重要的是,並不是所有股票都迎來了反彈。

根據Subramanian的說法,標普500指數中一些在利率上升環境中掙扎的小盤股被剔除,作爲該指數再平衡的一部分,從而有效地降低了該指數的利率風險。

Subramanian表示:“那些面臨大量再融資風險、誕生在零利率時代、可能無法在如今5%的利率時代生存下來的公司,其市值會下降(並退出標普500指數)。”

美國股市正觸及2023年的新高,通脹降溫的速度比許多人最初預期的要快,圍繞美聯儲的討論已經從何時停止加息轉向何時開始降息。多頭正以強勁的勢頭向前推進。

Subramanian認爲,潛在大規模衰退、地緣政治衝擊使全球經濟脫軌等諸多風險“都在我們身後,而不是在我們面前。這讓我感覺樂觀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