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跌倒,美國吃飽,長鵬就此退隱江湖

2023-11-28 28 11/28

幣安跌倒,美國吃飽。幣安和趙長鵬終於認罪了,這是美國政府迄今打擊加密貨幣領域違法行爲的最大收穫。美國政府週二宣佈,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及其創始人趙長鵬分別與司法部、財政部以及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達成認罪協議,承認違反美國政府反洗錢法律,接受相應的處罰。

幣安跌倒,美國吃飽,長鵬就此退隱江湖

根據認罪協議,幣安承認自己有罪,支付43億美元罰金,接受政府指定的監督員進行合規整改;趙長鵬承認自己有罪,同意支付5000萬美元罰金,辭去幣安CEO職位,並且三年之內不得繼續參與幣安未來事務。

美國司法部長加蘭德(Merrick Garland)提到了幣安繳納的43億美元罰金。他表示,“幣安之所以成爲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部分原因是他們從事的犯罪行爲,現在他們要繳納美國曆史最大金額的企業罰金之一。”加蘭德還強調,因爲幣安配合政府調查,罰金已經打了20%的折扣。

幣安跌倒,美國吃飽,長鵬就此退隱江湖

43億美元的認罪協議罰金是加密貨幣領域的歷史最高罰金。幣安這43億美元罰金包括18億美元罰金以及沒收的25億美元。其中34億美元將交給美國財政部的金融犯罪執法部門,9.68億美元將交給外國資產控制管理局。

科技行業的歷史最高罰金屬於Meta。2019年7月,Facebook向美國反壟斷監管機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支付50億美元罰金,就未能妥善保護用戶數據一事達成和解。雖然罰金高達50億美元,Facebook也就此擺脫了“劍橋分析”醜聞的相關責任。

企業歷史最高金額罰金則屬於英國石油。因爲2010年在美國墨西哥灣原油泄露導致海洋環境嚴重污染,英國石油在2016年被美國政府處罰208億美元。這還不包括該公司清理污染以及賠償的費用。排在第二位的則是大衆汽車,2015年這家車企巨頭因爲尾氣造假被美國政府開出了147億美元的罰金。

取保回到阿聯酋

需要指出的是,幣安及趙長鵬與美國政府達成的是認罪協議(Plea deal);這意味着受調查者承認他們被指控的犯罪事實,承認自己有罪。認罪協議需要提交給法院並得到批准,此次認罪協議是在西雅圖的聯邦地區法院批准的。

美國司法部的快速執法協議主要包括:認罪協議、暫緩起訴協議、不予起訴協議以及終止調查協議。其中,認罪協議是情節最爲嚴重的,意味着政府已經掌握確鑿證據準備起訴,被告只能認罪換取減輕處罰;而終止調查協議則意味着情節輕微或者政府缺乏證據,不再繼續調查。

而且認罪協議不代表被告可以免除刑事責任。美國政府尚未決定對趙長鵬的刑期訴求,他的刑期宣判被推遲6個月,原本趙長鵬可能面臨至多10年監禁,現在達成認罪協議之後,可能減少到至多18個月,但也有可能面臨更高的刑期。

趙長鵬被法官允許取保候審,保釋金是1.75億美元。這一保釋金額令人驚訝,因爲趙長鵬個人資產超過200億美元。不過,趙長鵬並沒有被限制出境,被允許返回阿聯酋的家中等待後續宣判。趙長鵬當即承諾自己會回到美國受審,他的下一次聽證是在明年的2月23日。不過,美國政府對法官允許趙長鵬離境並不滿意,可能會上訴要求阻止趙長鵬出境,因爲美國與阿聯酋之間並沒有引渡協議。

穿着黑色西服和淺藍領結的趙長鵬在法庭上表示,“自己原先對回到美國認罪感到有些害怕,但現在他感到釋然,想了結此事,承認責任,翻過人生的下一章。”根據認罪協議,如果刑期不超過18個月,他就放棄上訴權利。

在達成認罪協議之後,幣安發表聲明稱,“這一協議承認了公司在過去違法犯罪行爲中的責任”。在趙長鵬辭去CEO職位後,幣安區域市場全球主管Richard Teng將繼任CEO職位;而趙長鵬會在過去業務領域提供諮詢。

幣安跌倒,美國吃飽,長鵬就此退隱江湖

趙長鵬隨後也在X(前推特平臺)表示,自己犯了錯誤,必須承擔責任。他又表示,自己期待從目前繁忙的工作日程安排中得到休息,計劃在諸多加密貨幣項目進行一些被動投資,不會再運營創業公司。這或許意味着這位加密貨幣行業最重要的商界領袖可能就此退隱江湖。

給加密貨幣的信號

或許對幣安和趙長鵬來說,達成認罪協議意味着他們終於了結此事,開始翻過新一章。但對加密貨幣領域來說,幣安和趙長鵬認罪卻有着深遠影響,標誌着曾經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行業已經完全納入美國政府的監管雷達。

幣安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一度佔據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市場交易分額,目前的市場份額也高達44%(CCData統計數據)。而趙長鵬更被認爲是加密貨幣行業的商界領袖,可能也是加密貨幣世界首富。按照彭博億萬富豪指數,趙長鵬的個人資產約在230億美元。

同樣在這個月,美國曼哈頓聯邦地區法院的12名陪審員一致認定,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FTX創始人兼CEO山姆·班克曼-弗萊德(Sam Bankman-Fried)的7項欺詐罪名全部成立。他被指控通過後門程序,竊取FTX平臺高達百億美元的儲戶存款到自己的加密貨幣對衝基金。

但與趙長鵬不同的是,SBF始終拒絕接受認罪協議,堅持進行無罪辯護。而他的同謀們則紛紛選擇了認罪並出庭指控SBF。這意味着SBF被陪審團定罪之後,無法得到減刑。他的具體刑期將於明年3月宣判,可能面臨着高達115年的監禁。

值得一提的是,幣安及趙長鵬的認罪協議是由美國司法部長加蘭德(Merrick Garland)以及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聯合主持新聞發佈會宣佈的。這是美國政府打擊加密貨幣聯合行動的最重要成果,也是兩大監管部門最值得誇耀的戰績。耶倫在發佈會上表示,這是給整個虛擬貨幣行業現在和未來的一個信息。

加密貨幣行業從興起之初就以去中心化爲目標,希望創建一個脫離政府監管的全球交易平臺,但去監管的另一面則是揮之不去的違法陰影。比特幣迅速成爲犯罪分子進行違法交易的熱衷貨幣,在著名的暗網“絲綢之路”,幾乎可以用比特幣進行所有的違法交易。在美國政府的重點打擊之下,絲綢之路兩位創建者因爲協助洗錢和販毒的罪名,都被判了終身監禁。

刻意逃避合規

幣安和趙長鵬到底犯了什麼罪?在此次認罪結局之前,美國政府多個部門已經對幣安和趙長鵬展開了爲期數年的刑事調查。最終美國政府對幣安提出三項指控:洗錢、非法經營匯款業務以及違反美國製裁法。

財政部長耶倫表示,幣安爲了追逐利潤,完全無視其法律責任,縱容資金通過其平臺流向恐怖組織、網絡犯罪分子以及侵犯兒童者。耶倫尤其強調,幣安從未提交過一次可疑行爲報告。

按照美國《銀行保密法》要求,金融機構必須瞭解其客戶真實身份,避免與犯罪分子或是美國政府制裁的實體進行交易,向監管部門註冊所有美國的企業客戶。

她具體解釋稱,幣安沒有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和報告可疑交易,縱容了ISIS、基地組織等恐怖組織在其平臺進行交易,坐視違法分子在其平臺進行非法藥物、販賣兒童等犯罪行爲交易。此外,幣安還違反美國對伊朗、古巴等國的制裁令,放任美國與伊朗客戶在其平臺進行了110萬億次交易,金額超過8.98億美元。調查顯示,趙長鵬很清楚幣安沒有采取有效的合規舉措。

根據美國政府的起訴書,從2017年創辦到2022年10月,幣安和趙長鵬精心策劃,一方面從美國市場獲利,另一方面卻沒有根據法律監管要求對平臺實施交易控制。幣安選擇不遵守法律和監管要求,是因爲他們認爲採取這些合規措施會限制他們吸引美國用戶。

美國政府調查獲取的幣安內部文件和通信記錄顯示,爲了吸引美國用戶,幣安設計了諸多手段,允許美國的VIP客戶繞過IP地址,通過離岸實體進行國際交易,縱容了每天數十億美元的虛擬交易。幣安員工按照趙長鵬和其他高管的指令,鼓勵VIP客戶設立新的賬號隱瞞他們的美國信息。

內部文件和通信記錄顯示,趙長鵬非常清楚幣安交易平臺上的美國客戶。他在2019年的一次內部溝通中表示,如果幣安從第一天就拒絕美國客戶,那麼就不可能發展壯大至今日的規模。他不僅要求公司幫助美國客戶規避監管,在美國用戶成爲執法部門關注時,幣安甚至會告知VIP用戶。

行走的炸彈

2020年,美國用戶佔據了幣安總用戶的16%,超過其他所有國家。但幣安卻刻意將美國用戶劃分到“未知地區”。趙長鵬在內部表示,這是一個“灰色地帶”,並且還要求員工儘可能採用政府無法追蹤的通信手段與美國客戶進行溝通。

即便是那些已經被確定從事違法行爲的客戶,幣安也在幫助他們繼續留在自己的平臺。內部文件顯示,2020年幣安一方面將某名客戶確定爲“違法行爲主要資助者”,禁止該客戶在平臺交易,另一方面又討論如何幫助該客戶設立新賬戶,重新進行交易。

雖然從幣安成立開始,這家交易平臺和趙長鵬就一直面臨“縱容非法交易”的指責,但他們卻始終強調,幣安一直遵守全球各國法律法規。爲了迫使幣安和趙長鵬認罪,美國政府已經進行了爲期多年的聯合調查。

幣安的控股公司總部設在開曼羣島,但從創辦至今,卻沒有一個全球總部。趙長鵬本人多次表示,不會設立全球實體總部,希望保持“去中心化”的運營模式,他是加拿大公民,長住在阿聯酋。

知名經濟學家“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就是他最大的批評者之一。去年11月,魯比尼在阿聯酋的一個公開活動上言辭激烈地抨擊,幣安和趙長鵬面臨着諸多洗錢調查,就是一個行走的炸彈(即隨時都出事)。兩人因此大打口水戰。

當時趙長鵬回擊諷刺說,“我不在乎(他說了什麼),有些人就是靠抨擊別人來出名,這種負能量的人自己做不出什麼事業,通常都是窮鬼(Generally stay poor)”。而在幣安與趙長鵬認罪之後,魯比尼在X平臺上滿意地表示,“終於走人了(Good Riddance)”。

需要額外指出的是,此次幣安與趙長鵬達成認罪協議的是美國財政部、司法部以及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並沒有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而SEC對幣安及趙長鵬的民事訴訟依然還在進行中。

幣安跌倒,美國吃飽,長鵬就此退隱江湖

今年6月SEC向幣安和趙長鵬提起13項指控,指控他們欺騙執法部門,濫用客戶資金,將數十億美元的客戶資金轉移到趙長鵬自己控制的單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