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降傭正式落地:有基金公司各項費用縮緊,有券商忙着“找出路”

2023-12-12 32 12/12

公募降佣正式落地:有基金公司各项费用缩紧,有券商忙着“找出路”

降費實行半年以後,公募基金行業迎來第二階段費率改革。此次調整主要針對交易佣金費率及分配比例,現有的券商、基金合作模式或將受到衝擊。

12月8日,證監會研究制定《關於加強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證券交易管理的規定(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並於當日公開徵求意見。公募基金第二階段費率改革工作正式啓動。

《徵求意見稿》中提及,此次降傭主要涵蓋四大方面,涉及公募基金證券交易佣金費率、交易佣金分配比例、強化內部制度約束及外部監督制約、優化信披內容及要求。

該《徵求意見稿》對基金公司、券商、銀行託管及第三方服務商均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從目前《徵求意見稿》相關要求來看,券商可能率先開始整改,不符合此次《徵求意見稿》的被動股票型基金股票交易佣金費率應在三個月內完成交易佣金費率調整。

12月11日,某頭部券商人士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券商研究所及券商渠道端在公募基金的佣金分配上可能有新的調整,目前研究所重點服務買方的業務結構可能有變化。”他同時表示,自今年7月公募基金費率調整落地後,已經有部分公募基金產品同券商重新簽訂合同,調降佣金;但據瞭解,調降以中小券商爲主,後續對中小機構的衝擊面較大。

圖片來源:圖蟲

實行分類調降

《徵求意見稿》中主要對針對基金交易佣金四大方面進行約束與管理,並且針對基金產品類型及規模進行分類調降,避免一步到位對中小機構展業造成過大沖擊,但目前也有部分細節問題亟待下一步探討及解決。

第一,合理調降公募基金證券交易佣金費率。該項要求特別提出,權益基金中的被動股票型基金原則上不得超過市場平均股票交易佣金費率,且不得通過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務等其他費用,其他類型基金通過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務費用的,股票交易佣金費率原則上不得超過市場平均股票交易佣金的費率的兩倍。

不僅如此,《徵求意見稿》明確目前基金公司與證券公司約定的股票交易佣金費率若高於該規定的,應在三個月完成交易佣金費率調整。

據中信證券非銀金融團隊測算,目前A股市場毛佣金率爲萬分之2.64,僅考慮佣金率調整,預計A股市場席位租賃佣金規模可能從2022年的188.7億元降至126.4億元,降幅爲33%。這也意味着,每年可爲投資者節省62.32億元的投資成本。

其中,被動股票型佣金(剔除聯接基金)受影響較大,佣金規模將從2022年的9.0億元下降至4.2億元,降幅超50%;其他股票、偏股型基金佣金規模將從2022年的160.5億元降至106.4億元。

第二,降低證券交易佣金分配比例上限。將權益類基金的佣金分配比例上限由30%調降至15%。考慮到小管理人的交易單元管理難度和券商運營交易單元成本,對權益類基金管理規模不足10億元的管理人,維持佣金分配比例上限30%。

據時代週報記者梳理,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155家已發行股票及混合型基金的公募持牌機構中35家可豁免該項限制。一位基金行業資深從業人士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200億規模是業內公認的基金公司盈虧線,小機構生存難度很大,分類調降對於中小機構來說,也是減緩衝擊的方式之一。”

第三,強化公募基金證券交易佣金分配行爲監管。全面加強金融監管,明確基金管理人、券商相關禁止性行爲及基金託管人的監督職責,對相關違規行爲從嚴從重問責。

《徵求意見稿》中明確,嚴禁將證券公司選擇、交易單元租用、交易佣金分配等與基金銷售規模、保有規模掛鉤,嚴禁以任何形式向證券公司承諾基金證券交易量及佣金或利用交易佣金與證券公司進行利益交換,同時明確禁止使用交易佣金向第三方轉移支付費用。

第四,明確公募基金管理人證券交易佣金年度彙總支出情況的披露要求。基金管理人應於每年3月31日前,披露選擇證券公司的標準及程序,與服務券商的關聯關係、股票交易佣金費率、交易量及分配明細等均需按基金業協會發布的信披格式披露。

中信證券認爲,合規管理層面的改革,利於推進交易佣金支付走向以研究能力爲核心的發展模式,從券商業務結構來說,對銷售佣金依賴度較高的券商不利,以代銷爲核心的財富管理商業模式有望迎來轉型。

基金公司降本增效

自今年7月7日,公募基金第一輪降費啓動以來,已有136家基金管理人發佈公告,調降旗下存量主動權益類公募基金產品的管理費率及託管費率,分別調降至1.2%及0.2%以下。

證監會7月發佈實施《公募基金行業費率改革工作方案》,擬在兩年內按照“管理費用—交易費用—銷售費用”的實施路徑,分階段採取15項舉措全面優化公募基金費率模式,穩步降低公募基金行業綜合費率水平。除第一輪降費及第二輪降傭之外,第三輪還將對公募基金銷售等環節進行系列規範。據證監會測算,按今年6月底規模計算,降費後公募行業每年爲投資者節約費用支出合計約140億元。

行業改革總是伴隨着新的適應期及陣痛,但長期來看,行業高質量發展離不開適時地變化與調整。費率的調降短期內會給基金公司營收帶來一定壓力,基金公司內部也開始進行降本增效。

在時代週報記者的採訪中,有不少從業人士坦言,各項費用在全面縮緊,不管是待遇還是日常補貼。其中一名從業人士稱:“現在餐補要(晚上)八點半打卡才能報銷,回到家都十點了。”

還有從業人士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對明年年中發放的2023年年終獎金沒有期待。

不僅如此,作爲公募基金核心競爭力,日常投入很高的投研團隊也直言感受到“節衣縮食”。滬上一名券商系公募基金研究人員稱:“今年公司調研費用有一定程度縮減,許多行程都會盡量合併,如果調研的公司距離太遠會優選調研對象,部門成本也有壓縮,一些不重要的調研都選擇線上進行。”

此次降傭不僅影響營收,對基金公司後續業務結構及資源分配也有不小影響。

華南一家中小型公募投研人士表示,小型基金公司研究費用不夠充足,沒辦法全行業配置研究員,通常都需要賣方提供研究支持,但此次降傭政策落地之後,賣方研究所可能會優選大客戶進行服務,小基金公司能拿到的資源估計會變少,未來公司內部也需要討論資源如何合理分配的問題,挑戰不小。

還有從業人士指出,“監管有在根據業務變化調整改革方向。”此次調降的主要是權益基金中的被動股票型,今年該項業務發展迅猛,多家基金公司紛紛都在券商渠道“卷”規模。該行業人士認爲監管的調整是有的放矢。

與此同時,在公募費率改革大背景下,新的業務形式也陸續登場。

最新推出的浮動費率模式於近期正式落地,首批20只浮動費率基金已於近日全部成立,17家權益見長的基金公司參與了首批浮動費率基金髮行。從產品募集情況來看,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表現尚可。

20只產品合計募集規模達76.39億元,其中,交銀施羅德瑞元三年定期開放混合、景順長城價值發現混合發行規模分別達16.68億元及13.01億元,表現居前。也有多家基金公司自購旗下浮動費率基金,與投資者共擔風險。

券商忙着“找出路”

此次公募基金降傭,對券商及基金公司現有合作生態影響較大。未來將探索出何種合作模式,券商內部哪些業務將迎來拐點,尚不可知。

從中信證券的測算來看,此次降傭對證券行業收入的影響整體可控,約爲1.4%,據2023年上半年數據推算,公募基金席位租賃佣金佔行業總收入的4.3%。

儘管從業務佔比來看影響有限,但業內人士表示,過往分倉佣金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業務歸屬,如今這種模式可能被新的業務替代。

事實上,自今年7月第一輪降費開始執行後,已有公募基金同券商重新簽訂佣金合同,有的公募基金新的佣金方案已經降至萬分之四。

滬上一家中小型公募人士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我們平均費率已經降到萬四,但聽說不少大公司仍然維持萬八的水平,這次調降對我們影響並不大,主要合作的都是些中型券商。”其還提及,頭部公司可能仍在等待新政策落地,目前徵求意見階段,很難有明確方案。

該說法得到某頭部券商相關業務人士的證實,該人士稱,“目前徵求意見稿尚未落地,不少細則都尚在討論中。”

調降部分權益產品的交易佣金費率,也有新的業務正被討論與研究,不少券商人士認爲,券商結算基金業務未來關注度或許會提高。

券商結算模式於2017年底啓動試點,2019年初由試點轉常規至今。該業務規定證券公司可以當作託管人,並且基金產品管理人可以選擇一家或多家證券公司開展證券交易,且無佣金分配限制。

據方正證券非銀金融團隊研報,按基金成立日口徑統計,2021年、2022年及2023年(截至9月)券結模式權益類基金新發規模分別達2066億元、1033億元及518億元,佔同期權益類基金新發規模分別達10%、24%、23%,上漲趨勢明顯。

有券商人士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通常採用券結模式的基金產品名氣不大,很難走銀行渠道代銷,未來在佣金費率下滑的情況下,券商發力該業務也是正常。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爲,券商未來會加大對私募業務的投入。一位券商資深銷售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公募基金業務一直以來都是‘總對總’,一線銷售接觸並不多,最近券商內部金牌銷售都在加大對量化私募的佈局,估計未來業務重心會放在私募上,私募基金業務量可以算在銷售個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