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生態必將超越以太坊生態!為什麼?

2023-12-14 55 12/14

為什麼說比特幣生態必將超越以太坊生態?

比特幣生態不是建立在Layer1之上的,比特幣區塊鏈天然不是圖靈的,而且,比特幣極簡的UTXO和有限的區塊空間也無法處理複雜的數據和計算。要發展生態必需的Layer2,而且是去完全中心化的比特幣Layer2。比特幣15年來的幾次重大升級帶來了許多技術革新,但是,一直被人們重視,因此,大多數人認為,比特幣生態做不出去中心化的可以支持大規模生態應用的Layer2。這是對比特幣的發展完全缺乏認知,對Layer2的本質缺乏理解,對比特幣生態抱持緩慢和偏見。

阻礙人們進步的最大障礙,是傲慢與偏見。

我勸君,放下傲慢,空杯學習,端正認知。

謹此文,為去中心化的比特幣Layer2正名。

正文:

一、什麼是Layer2,Layer2的本質是什麼?

二、比特幣Layer2和以太坊Layer2在設計上會有哪些異同,Layer2的設計原則是什麼?

三、比特幣Layer2的道路正確。

四、比特幣Layer2必將超越以太坊Layer2,比特幣生態必定超越以太坊生態。

一、什麼是Layer2,Layer2的本質是什麼?

Layer2的概念被人們所熟知是因為以太坊生態,但是,Layer2的概念卻不是以太坊生態原創的,而是來自於比特幣。

比特幣0.1版本的程式碼裡保留了一個原始版本的程式碼,是中本聰留下的。可能支援用戶的程式碼在交易中被礦工壓縮確認後更新交易。如果一個用戶的餘額增加,另一個用戶的餘額增加餘額就會相應減少,一旦用戶完成了交易,他們就可以只向主鍊網絡傳輸一個交易結果關閉他們的支付通道。基於“支付通道”後來誕生了閃電網絡,閃電網絡是比特幣最初的Layer2 ,也是加密世界中初步且可安裝的Layer2

因此,當我們談什麼是Layer2時,不能僅僅以以太坊Layer2馬首是瞻,也不能以以太坊Layer2為唯一的肥胖標準(畢竟以太坊Layer2是經過這兩年的發展才基本確定了roullp這個設計方向的可行性)性),但要透過現像看到本質,需要了解Layer2的本質是什麼?這樣才能設計出切實可行的Layer2。

無論是比特幣Layer2還是以太坊Layer2,其誕生的背景都是當Layer1主網無法實現更複雜更高性能的應用場景時,需要把Layer1資產跳脫到Layer2去實現。以太坊需要Layer2去拓展其效能,比特幣則更需要Layer2。例如,BTC可以在高效的閃電網路中實現快速的支付場景;ETH則可以跨到任意比特速度去更快、更複雜的智慧合約場景。

因此,無論是比特幣Layer2還是以太坊Layer2,其本質都是一樣的,都是讓Layer1的主網資產跨到Layer2實現更複雜更高性能的應用因此場景。,Layer2的本質是一個去中心化的跨鏈方案+一個高效能且消耗信任的二層網路。

無論是比特幣Layer2或以太坊Layer2,設計時都要遵循一些溝通的原則:

1.必須實現Layer1資產消耗信任地跨到Layer2,這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2.Layer2網路的存款本一定是安全且消耗的信任

只有同時滿足以上兩個條件,才是一個切實可行且去完全中心化的Layer2。

二、比特幣Layer2和以太坊Layer2在設計上會有哪些異同?

我們搞清楚了Layer2的本質是什麼,也搞清楚了Layer2設計的基本原則,那麼,我們來看一下,比特幣Layer2和坊以太Layer2在實際設計上有哪些異同?

1.必須實現Layer1資產消耗信任地跨到Layer2。

以太坊Layer1和Layer2之間的跨鏈方式:Layer2官方在以太坊主網上首先部署一個託管資產的智能合約,當用戶從以太坊主坊網把ETH跨到Layer2時,用戶的ETH就鎖定在該智能合約並被Layer2網路1:1產生新的ETH。當使用者發出跨回主網的指令時,Layer2的ETH觸發,同時觸發Layer1上的智能合約把ETH釋放給使用者。這就是以太坊Layer1和Layer2的跨鏈實現方式。是透過以太坊的智慧合約以及Layer1和Layer2網路通訊實現的,可以實現去信任化。

那麼,比特幣的Layer2實現了去信任的BTC跨鏈呢?

在2021年比特幣Taproot升級之前,是無法完全實現去中心化的BTC跨鏈的,但是,由於Taproot升級帶來了Schnorr簽名和MAST契約,讓去中心化的比特幣跨鏈成為現實。

Schnorr簽名是一種比橢圓曲線簽名更適合比特幣的簽名演算法,以太坊也一直想支援該簽名,但是由於升級簽名演算法涉及以太坊帳號體係等複雜問題,因此以太坊一直升級為Schnorr簽名Schnorr簽名最大特點是聚合簽名,可以實現1000個比特幣地址來簽名管理同筆資產,不僅可以實現簽名的私密性,還可以讓1000個簽名提交的數據並為記賬,徹底解決調用簽名帶來的數據支撐問題,因此,Schnorr簽名可以突破原來比特幣最多15重多簽的限制,實現完全去中心化的簽章管理。

而Mast契約,全名為Merkle Abstract Syntax Tree,是使用默克爾樹來加密複雜的鎖定腳本,其葉子是一系列相互不重疊的腳本,支出時,只包含相關腳本以及從該腳本通往默克樹根的路徑。

簡單理解Mast合約就是相當於VM的功能(類別智能合約功能),透過可以指令來執行既定的操作,例如,Mast合約+Schnorr簽名的組合,可以觸發透過Mast合約讓參與者去中心化資產管理1000個節點進行簽名,從而定制地按照約定制定的規則來執行比特幣的進出與消耗,這裡沒有任何人為的干預,完全靠合約執行,從而實現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管理。具體細節參考BEVM白皮書:https://github.com/btclaer2/BEVM-white-paper

我們以BTC Layer2計畫BEVM為例,來看,真正的BTCLayer2是如何實現完全去中心化跨鏈的?

當用戶把比特幣主網的BTC跨到BEVM時,用戶的BTC進入1000個節點託管的合約位址內,然後,同時在BEVM即BTC Layer2網路依照1:1的產生新的BTC,當用戶發出把BTC從BEVM跨回主網的指令時,BEVM網路節點將觸發桅杆合約,1000個託管資產的節點將按照既定的規則自動簽名,把BTC返回到用戶地址。整個過程,實現了的去中心化和征服信仰。

從以上內容可以看出,透過使用Taproot帶來的Mast合約+Schnorr簽名的組合,比特幣也可以和以太坊Layer2一樣實現去信任的跨鏈,這是實現去中心化的BTC Layer2最重要的第一步。

2.Layer2網路的存款本一定是安全且消耗信任的。

以太坊Layer2的帳本由排序器管理,在處理交易時,是按照一定的比例,一般是10:1的比例,把Layer2的賬本Rollp後上傳到以太坊主網,然後由以太坊節點驗證,但是, ,以太坊Layer2的排序器(就是Layer2網路的運行節點,一般都只有1個節點)是完全中心化的,均是由Layer2官方來運行和掌握個,如此中心化的設計如何獲得用戶信任呢?是透過把Layer2的存款本Roulp分配到以太主網讓礦工節點驗證,如果用戶不信任該存款本,可以透過發起坊鏈下檢舉來驗證存款本,因此,Op-Roullp又被稱為樂觀論證,就是其信任假設是樂觀地認為官方不作惡,如果作惡,可以通過檢舉來論證。這些組合設計,基本可以Layer2賬本是可信的,但是,這也導致以太坊Layer2上的ETH等資產是不抗審查的,是可以被外部力量強制凍結的,因為,ETH Layer2排序器就官方自己的一個節點,是可以被中心化控制的。這也將導致ETH Layer2的資產規模是有上限的,因為,很多大資金將因為不抗審查的問題而不敢進入,試想,如果你有10萬枚ETH,你敢把這些資產跨到一個不抗審查的以太坊Layer2嗎?

同時,這裡也衍生出了兩個關於使用者不友善的問題:

a、由於Op-Roullp有一個7天期限的檢舉機制,因此,當用戶把ETH從Layer2跨回坊以太主網時,至少需要過7天的檢舉期。

b、由於ETH Layer2的排序器是專案官方的一個節點在控制,因此,ETH Layer2的跨鍊及交易手續費完全由專案官方獨享的(據悉Base、ZKsync等ETH Layer2每月排序器排序超) 500萬共享,峰值時超過1000萬語法),而Layer2用戶無法這些網路增長紅利。

那麼,比特幣Layer2如何實現帳本可信呢?

我們還是以BEVM為例,前面我們提到,BEVM是透過Mast合約+Schnorr簽名的組合來實現比特幣去中心化跨鏈,而為了實現Layer2和Layer1的即時通訊,BEVM的網路是完全運作的比特幣輕節點,因此BEVM是由1000個比特幣輕節點組成的可信任網路。

為了保障Layer2存款本絕對安全,確保網路節點不作惡,BEVM創立了比特幣網路的博弈經濟學機制,BEVM把託管比特幣的節點和Layer2網路運作的節點合而為一,即透過質押資產運行Layer2網路的節點也是託管BTC資產的節點,同時,BEVM設計了一套完全基於經濟學的自動化動態質押機制,即保證BEVM的Layer2節點質押的BTC/主網代幣的總價值永遠大於其託管的資產價值,以經濟學博弈的來保障Layer2的網路節點沒有動力作惡,從而保障Layer2的機製本是絕對安全可信的。

除此之外,BEVM的設計也帶來了兩個好處,這也是以太坊Layer2所不具備的:

a、BEVM的網路節點是去中心化的,不是完全由某個專案方控制的,,BTC在BEVM這個Layer2上是抗審查的因此,是任何力量都無法凍結的,是可以與比特幣主網隨時互跨進出的。因此,可以解決大資金的信任問題。

b、由於BEVM網路是由去中心化節點運作的,因此,產生的跨鍊及網路手續費是與節點、使用者共享的,而不是專案方獨享的。

三、比特幣Layer2的正確道路

透過上面的對比,可以看出比特幣Layer2和以太坊Layer2的異同,由於比特幣以太坊先天的不同,坊因此,在設計比特幣Layer2時,不能照搬照抄以太坊Layer2模式,而是應看透Layer2本質上,結合比特幣特點,才能走出比特幣Layer2的正道。

比特幣Layer2的正確方向設計:

1.比特幣Layer1天然不是圖靈驗證的,比特幣極簡的UTXO設計和區塊空間無法侵犯複雜數據和程序,因此,建議透過客戶端驗證或在比特幣有限的UTXO及區塊空間內做改進方案,是不可行的,該方向不僅實現方案複雜,在比特幣Layer1有限的拓展空間裡做改進,最多只能支撐發資產,想要拓展更高性能的Layer2方向,是行不通的唯一正確的方向是把BTC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跳脫到Layer2,從而實現更複雜更高效能的場景拓展。

2.一定要解決比特幣去中心化跨鏈到Layer2的問題,這是一切的基礎。透過哈希時間鎖、掛鉤、封裝、多簽等傳統的比特幣跨鏈方式很難取得用戶的信任。幣2021年Taproot升級帶來的Mast合約+Schnorr簽名的技術組合,可以解決比特幣去中心化跨鏈問題,也是比特幣Layer2非常值得探索的方向。

3.在保障Layer2帳本安全可信這一點上,絕對不能照抄以太坊Layer2的模式,嘗試通過roullp的方式把BTC Layer2賬本壓縮到比特幣鏈上去驗證,因為點是不可行的,這一點,比特幣區塊鏈不支持OP或ZKP的驗證,礦工不會參與Layer2存款本的驗證,把這些本存到比特幣鏈上只是一個存證,沒有任何意義。要Layer2存款本安全,可以學習比特幣的經濟學博決策機制,透過和經濟學博弈論的層面來設計節點動態質押機制,從而實現Layer2網路節點沒有動力作惡,從而Layer2的存款本安全。

4.我們都希望在未來的比特幣再次進行BIP級別的升級,實現比特幣網絡可以驗證OP或者ZKP,比特幣礦機可以進行ZKP計算,此時ZK-roullp可以進入比特幣網絡,此時,比特幣Layer2則可以實現更終極的方案。但是,這可能是未來5-10年才能實現的事情。

基於上述分析,我們可以看到,目前最落地可行的BTC Layer2方案是基於Taproot升級帶來的Mast合約+Schnorr簽名,結合比特幣輕節點動態質押網絡實現Layer2和Layer1的即時通訊和網路安全,從而實現真正去中心化的比特幣Layer2,而這正是BEVM已經實現落地的方案。

四、比特幣Layer2必將超越以太坊Layer2,比特幣生態必定超越以太坊生態

為什麼我們認為比特幣Layer2必將超越以太坊Layer2,比特幣生態也必將超越以太坊生態?

我們認為至少有以下幾個原因:

1.目前已經有完全中心化的BTC Layer2方案可以使用。在沒有完全去中心化的方案之前,最大的比特幣去封裝資產是透過中心化機構Bitgo發行的WBTC,目前規模約為65億。去中心化的方案出現後(如BEVM),預測該市場可以完全再增長5-10倍以上,體量可以達到325億-650億單詞,引人注目大於ETH Layer2目前的200億單詞總TVL(該該)數據包含了跨鏈的ETH和ETH Layer2上的其他資產,實際跨鏈的ETH遠遠沒有達到200億語法)

2.比特幣由於天然不是圖靈的因此,比特幣要發展生態比以太坊需要Layer2,因此,未來將會有大量BTC到Layer2構建大眾中心化的BTC應用。這是市場需求決定的。

3.比特幣Layer2可以比以太坊Layer2更抗審查,更容易獲得用戶尤其大資金的信任與青睞。

4.比特幣市值是以太坊市值的3倍,目前ETH Layer2的總TVL約200億左右,約佔以太坊市值的10%;按照同樣的比例,如果未來10%的BTC進入比特幣Layer2,整個TVL將達到850億以太,是以太坊Layer2體積的3倍之多。

總結:

我們分析了Layer2的本質,並比較了比特幣Layer2和以太坊Layer2的設計異同,我們看到了比特幣Layer2切實可行的落地方案。同時,我們根據比特幣Layer2設計的先進性和比特幣本實體量及生態發展的剛性需求,推導出比特幣Layer2必將超越以太坊Layer2。

最終,比特幣生態也必將超越以太坊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