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造富神話難再現:A股龍頭股價高位腰斬,增收不增利背後營銷費用高企

2023-12-9 22 12/9

保健品造富神话难再现:A股龙头股价高位腰斩,增收不增利背后营销费用高企

財聯社12月9日訊(編輯 若宇)
被“健康焦慮”困擾、時不時傳出“不敢看體檢報告”的年輕人,正越來越注重養身。相關數據顯示,目前超九成的90後具備養生意識,其中一半以上開始追求養生的生活方式,而
保健品則成爲更多年輕消費羣體的新“剛需”
。多家公司跨界進入保健品行業陣容,也有不少大型保健品企業、藥企甚至食品企業先後向海外品牌拋出橄欖枝,比如
H&H國際控股早於2015年收購Swisse斯維詩;新希望2016年拿下澳大利亞保健品品牌Australia Natural Care;湯臣倍健2018年收購LSG公司,順利將Life-Space納入麾下
,以此獲得益生菌市場的發展紅利。

Choice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12月8日收盤,A股市場上保健品概念股共有7家,分別爲
ST交昂、康比特、百合股份、青海春天、仙樂健康、湯成倍健和金達威
。另據財聯社不完全統計,還有多家上市公司業務涉及保健品,包括
東阿阿膠、啓迪藥業、健康元、哈藥股份、西王食品、東鵬飲料和片仔癀
等,具體情況如下:

值得一提的是,焦慮衍生的消費習慣得以延續,保健品企業也取得了營收數據的同比持續增長。2023年前三季度,保健品龍頭湯臣倍健實現營收77.8億元,
同比增長26.34%;
同期Swisse中國市場
營收同比增長40.8%
。不過二級市場反應並不熱烈,截至週五收盤,湯臣倍健股價
年內累計最大跌幅30.21%
;Swisse母公司H&H國際控股
年內累計最大跌幅50.48%

▌保健品龍頭造富神話褪色?“營銷大師”湯臣倍健Q3陷增收不增利困境 美股康寶萊2021年高點迄今股價累跌超八成

保健品亦稱爲膳食補充劑,可按功能分爲營養素補充劑以及功能性保健食品。細分來看,
湯臣倍健、健合國際
等公司在營養素補充劑領域有所佈局,
康寶萊、碧生源
等深耕體重管理領域,
西王食品
在運動營養領域有相關業務、
華潤藥業和東阿阿膠
等則在中國保健藥品領域佈局。據NBJ數據顯示,全球膳食營養補充劑2022年的銷售額爲1761.7億美元,行業發展態勢良好,將繼續保持增長,
預計2025年膳食營養補充劑接近2000億美元。

市場格局來看,天風證券劉暢等人此前研報指出,2020年保健品行業CR10爲32.7%,
湯臣倍健與無限極爲行業最大龍頭

安利(中國)、合生元、東阿阿膠和康寶萊
的市場份額緊隨其後。

不過作爲國內傳統保健品巨頭,湯臣倍健二級市場表現卻不盡人意。拉長時間看,湯臣倍健
2021年5月至2022年9月期間股價高位腰斬,累計最大跌幅55.19%
。截至週五收盤,
公司股價再次逼近去年9月的階段性低點
。而在2019-2021年期間,慢牛股湯臣倍健股價累計
最大漲幅達180.11%

湯臣倍健股價日線走勢圖
業績方面,湯臣倍健
單季度營收同比增速持續放緩
,第三季度甚至出現
增收不增利
的情形,其解釋主要系品牌建設投入增加及非經常性損益影響。翻看三季報不難發現,2023年前三季度湯臣倍健
研發費用僅1.23億元,佔營業收入的約1.58%
,而
銷售費用卻高達27.29億元,佔比超營業收入的35.07%。
對此有分析稱,業績受高昂營銷費用等因素拖累。

在保健品龍頭股行列,股價大跌的並非湯臣倍健一家。港股公司
H&H國際控股
(曾用名“合生元”)自2018年5月高點迄今
累計最大跌幅88.88%
,公司曾於2017年6月-2018年6月期間
累漲2.3倍
;美股
康寶萊
自2021年2月高點迄今
累計最大跌幅81.97%
,公司曾在2015年-2019年期間
累漲近3.5倍

H&H國際控股股價周線圖

康寶萊股價月線圖
反觀同爲保健品概念的
東阿阿膠
,則自2022年9月低點迄今
股價累計最大漲幅達80.16%
。但不可忽視的是,公司
單季度營收和淨利均呈現同比增速逐級下滑的窘境
。2023Q3實現營業收入12.61億元,同比增長3.32%;實現歸母淨利潤2.53億元,同比增長23.42%。2023年前三季度,
東阿阿膠銷售費用率亦高達38.48%
,同比增長0.90個百分點。業內分析,保健品行業的整體研發門檻不高,在同質化的市場競爭環境中,
營銷成了品牌制勝的關鍵

東阿阿膠股價走勢日線圖

業內坦言重現當年保健品造富神話並不容易。一方面傳統勢力賴以生存的
直銷、藥房渠道增速放緩
,線上渠道的推廣費用卻連年上漲;另一方面國家對保健品原料目錄的嚴格把控,
國產品牌在品類創新上也有侷限
。但通過跨境渠道進入國內市場的保健品無需批文。

值得關注的是,業內人士表示,消費者對海外品牌的青睞
也爲“假洋牌”留下了鑽空子的空間
。有分析進一步表示,很多跨境小品牌的產品原料實際是由國內的中小廠流出的,只是在海外完成貼牌包裝程序後再通過跨境渠道回國銷售。這些產品的穩定性、降解速度是
沒法跟國內大廠比較的